充分利用皇宮賭船改造為博彩博物館 充分利用皇宮賭船改造為博彩博物館

特首崔世安日前巡視北區,與商戶代表座談。北區工商聯會會長黃健中提出多項建議,包括改造祐漢公園、增設筷子基夜市、美化蓮峰廟及北區海堤邊,藉此優化北區營商環境,提升居民生活素質。行政長官崔世安回應表示,特區政府將會積極研究,未來在粵澳新通道澳門區域範圍內,撥出土地發展旅遊設施,前期包括會興建公屋,以及旅遊業界多次提出希望有機會競投的經濟型酒店及較小規模的會展場地。特區政府還將積極研究蓮峰廟改造計劃和將停泊在筷子基北灣的皇宮賭船發展為北區旅遊項目。

這最後一點,正中「澳博」的下懷,「澳博」執行董事梁安琪表示,「澳博」會全力配合特區政府將皇宮賭船發展為北區旅遊項目的計劃,因為皇宮賭船具有澳門特色和歷史價值。她建議透過博物館形式介紹本澳博彩業發展的歷史,可起到宣傳本澳旅遊娛樂事業的作用,至於會否引入飲食元素等具體發展方案,她謂有待探討。

將皇宮賭船改造為澳門博彩博物館,這確是一個好主意。被人們稱為「賊船」的「海上皇宮」,是澳門的回憶。當年它停泊在內港碼頭,夜夜燈火通明。不但是其內設的賭場,是本澳一些賭場常客前往「小賭怡情」的「紮馬」之處,及來澳香港旅客甫落船就「賭他一把」的聖地(當時港澳碼頭在內港),而且船上的酒樓餐廳,更是社團宴會的好地方,多少「鴻門宴」在此上演。後來雖然港澳碼頭遷往外港,但仍無礙其繼續發揮「內港旗艦」的作用。當時內港一帶人流如鰂,與「海上皇宮」有一定關係。

現在,「澳博」配合政府的外港規劃,將「海上皇宮」拖到了筷子基北灣停泊。現在,配合特區政府發展北區經濟的計劃,將之改建為博彩博物館,在吸引海內外遊客來參觀的同時,周邊區域開設一些污染程度較低的商業攤檔,兩者互補配合,或可帶旺西北區的旅遊經濟。日後輕軌線路開設到此並予設站,相信該區的興旺就一定會有期。

實際上,澳門除了以是「東方賭城」聞名全球之外,也以「博物館之城」著稱。澳門雖然只有三十平方公里、五十萬人口,卻擁有十幾個博物館,從綜合澳門大型博物館--澳門博物館(其實,稱為「澳門歷史博物館」更為貼切),到專業性的澳門藝術博物館、海事博物館,再到迷你型的專題博物館如葡萄酒博物館、大賽車博物館、消防博物館、土地暨自然博物館、住宅博物館、宗教藝術博物館、郵電博物館、植物博物館、歷史及藝術博物館等。因此可以說,澳門是一個博物館式的社會。盡多的博物館展示了澳門的發展史,社會生活和文化傳統中的某些縱面,而且與澳門現有的文化生活密切關聯。因此可以說,澳門是一個博物館式的社會。盡多的博物館展示了澳門的發展史,社會生活和文化傳統中的某些縱面,而且與澳門現有的文化生活密切關聯。

然而遺憾的是,作為澳門龍頭產業的博彩業,也是全中國目前唯一可以合法開賭的「澳門賭城」,無論是博彩業的發展歷史,還是博彩業的各項知識,本應都能以適當的形式,向遊客和市民作適當的展示,但卻就至今尚沒有一座「博彩博物館」,這就使「東方賭城」 與「博物館之城」這兩大稱號,發生了斷層脫節。

現在更有一個隱懮是,自賭牌開放後,美資博企挾其龐大的財力(其實是借貸而來),先進的博彩概念和技術,在澳門迅速擴展,所佔有的地盤不斷擴大,猛烈地挑戰著「澳博」的澳門博彩業龍頭地位,並還曾以語言作出威脅。而且,還有要在澳門社會政治上掌有「話語權」的跡象。如果美資博企將其在拉斯維加斯開設「博彩博物館」的經驗也移植來澳門,也在澳門設立一座「博彩博物館」,並按照其思維定勢來介紹澳門博彩業歷史,那就將連詮釋澳門博彩業的「話語權」,也一舉「拿」了下來。

實際上,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家賭場,就附設有一個也是小而精的「博彩博物館」的。它以各種文獻、照片、實物,詳盡介紹了拉斯維加斯的「開賭史」,並展示了各種賭具、包括歷史上曾用過現已淘汰了的的籌碼、老虎機,還有已經拆卸重建的舊賭場的模型等。此外,還有與博彩有關的紀念品出售。這家「博彩博物館」的投資額不高,但其不算便宜的門票收入,卻為其帶來了可觀的利潤。盡管門票不菲,仍吸引了大量的遊客購票入門參展,以滿足自己對拉斯維加斯這座賭城的歷史和現狀以及博彩知識的求知慾。

由此,連同其前身「澳娛」有著近半個世紀歷史的「澳博」,作為澳門博彩業發展史的重要見證者,很有必要搶在美資博企將其在拉斯維加斯開設「博彩博物館」的經驗移植到澳門之前,盡早建立一座「博彩博物館」。這除了是要牢牢掌握對澳門博彩業發展史的「話語權」,保證相關詮述是以中國人的思維和澳門博物業發展見證者的親身感受,來闡釋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史之外,也是填補澳門「博物館之城」的一項「空白」,為博彩業這個龍頭產業,為積極貢獻給澳門政府庫房收入四分之三以上的博彩業「樹碑立傳」。

「澳門博彩博物館」的內容,可從當年「賣豬仔」潮中有人聚賭開始,介紹澳門博彩業的初始到合法的過程,也宜以各種生動的方式,重現當年引進西方博彩技術之前,中式賭場的盛況,將「吊籮」交付賭資等,及介紹當今各種博彩項目的知識。至於地點,可「廢物利用」將己廢棄的舊賭場進行翻新開設。由此,在「形塑潛意識」方面讓新老賭客都習慣成自然地認同和肯定「澳博」在澳門賭業發展史中的重要地位。即使是日後「澳博」的市場佔有率不可避免地下跌,也是如此。

值得注意的是,在禁止開賭的內地,現在也已建立了與博弈有關的博物館。比如,江蘇省體育彩票管理中心已於去年一月成立了江蘇省五環彩票博物館正式成立。該館的主旨是研究體育彩票發展、提高彩票文化,是全國首家體育彩票博物館。又如,北京大學彩研所經有關部門批准,也在北大彩研所博彩文化展示中心的基礎上,啟動以「彩票業發展」為主題的文化教育基地——「世界博彩文化藝術博物館」的建設,博物館籌委會正在向社會各界徵集各類與博彩有關的資料及實物。既然如此,准許開賭及以博彩業為主要經濟支柱的澳門特區,就不應任由不准開賭的內地拿走展示博彩歷史的話語權了。

過去,皇宮賭船的功能,除了是賭場之外,還有酒樓等。原來賭場的部份,可以改為博彩博物館,而酒樓等部份則可以繼續照原樣保留,配合岸上的燈光夜市等,形成一個新的「平民夜總會」式的旅遊消費區。再配合附近的經濟型酒店,對於吸引內地和外地「個人遊」及背囊客,是有好處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