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蔣介石延安之行內幕

1947年3月13日,蔣介石派飛機轟炸延安。14日,胡宗南指揮7個師15萬兵力,大舉向陝北解放區進犯。

3月19日晨,在南京官邸的電訊員終於收到了蔣介石久盼的胡宗南從前線發來的捷報,喜形於色地報告說:“胡部進佔延安城。”

蔣介石接到電報一看: “我軍經七晝夜的激戰,第l旅終於19日晨佔領延安,是役俘虜敵五萬餘,繳獲武器彈藥無數,正在清查中。”大喜,立即下令南京與西安的商店和居民當晚一律懸掛國旗,燃放鞭炮慶祝“陝北大捷”。

由於蔣介石下令催動所有的宣傳機器進行宣傳。報刊、電臺對延安大捷進行宣傳鼓噪,弄得中外記者個個心跳,紛紛要求進行戰地採訪,前去延安。

這可急壞了前方的胡宗南。

原來延安是毛澤東主動撤出的,胡宗南所謂“經七晝夜激戰”之說,純屬“天方夜譚”,所謂“佔領延安”,只是占得一座空城,哪有“五萬共軍的俘虜”和繳獲的“無數”武器彈藥?記者們來了,肯定要參觀“俘虜”和觀看“繳獲的武器”。胡宗南急得團團轉,手下參謀急中生智,在延安城四周緊急設置戰俘營l0座,抓來500名村民,再從國軍中挑選出1500名“伶俐”士兵,混合夾雜在一起,緊急加以排練。他手下的參謀長說:“‘戰俘’難題解決了,‘繳獲’的武器沒辦法解決!”

胡宗南親自下令:“儘量搜集三八式和漢陽造的步槍送到戰績陳列室!”

“但數量太少,與‘無數’相差甚遠!”

“下令把警備延安的地方部隊的武器也速速送來。”

“他們的武器取過來,八路夜襲的話,可就麻煩了!”

“武器白天送去陳列館,晚上送回去。”

結果,當記者團千里迢迢趕到延安後,10座戰俘營由2000名“戰俘”輪番唱戲。“戰俘”在第一個戰俘營被記者參觀完後,記者才起身離開,馬上被汽車趕運至記者正要去的下一個戰俘營。運送記者的汽車司機奉命在途中故意開慢速度,或有意拋錨,以拖延時間。當記者們趕到第二個戰俘營時,急急趕來的“戰俘”們早已準備就緒了。胡宗南的絕招玩得記者們團團轉。

弄虛作假之事,總不免會露出馬腳。對扮演戰俘和充當解說參謀的人,事先都規定了應急措施:當你無法回答時,就立即挺起胸脯,規規矩矩地立正,一言不發。但記者還是發現了“俘虜”玄機,說:“咦?在昨天那個戰俘營,我不是見過你嗎?”“俘虜”們立即按照事先的預案,挺起胸脯,“啪”地一個立正,然後一言不發。

記者們對他們無法可治。

不過,胡宗南對付記者有絕招——除了矇騙之外,就是銀彈攻擊,不少南京去的記者被擊中,一手接錢一手操筆,信口吹法螺,把一篇篇吹噓大捷的“戰地通訊”、“戰地報道”發往南京,弄得《中央日報》等大報刊連篇累牘地刊登。

此時因為“火爐”南京太熱,蔣介石正在廬山避暑。在離開廬山前,他曾指使國民政府最高法院對毛澤東下達了一道“通緝令”,罪名是“意圖顛覆政府,其為內亂犯”,把一年前還握手笑談的毛澤東“懸賞通緝”。此時南京報刊宣傳“陝北大捷”的熱度比“火爐”的氣溫還猛烈,傳奇的英雄、意想不到的戰鬥傳說、智勇雙全的指揮官事蹟……撩得蔣介石也在廬山坐不住了,又返回南京。

報章的宣傳還在升溫。蔣介石如同許多對戰局一無所知的人一樣,渴望著去延安看看。

延安是毛澤東等人的駐地,從1935年開始就一直是中共的領導中心。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等人在這裏生活了十多個春秋。

胡宗南接到蔣介石要來延安的指令後,立即忙碌起來了。飛機在西安與延安之間多次往來,從西安把洋瓷臉盆、澡盆、馬桶、沙發、鋼絲床、山珍海味及廚師等運抵貧苦的延安,再調集最先進的大炮部署在延安四周進行警戒,宛如大敵來臨。

隨後,又派了一批侍衛去打前站,檢查延安城內外的安保措施是否到位。

一切就緒,蔣介石啟程了。

1947年8月7日,蔣介石乘坐著美齡號專機飛臨延安,在延安簡易機場塵土飛揚的跑道上降落,隨即,被重兵接送到延安城內最好的、戒備森嚴的邊區外交賓館。

當天下午,蔣介石親自在延安城內主持召開了旅以上軍官會議,專門研究出兵增援榆林的問題。

晚上,蔣介石單獨與胡宗南再次研究榆林作戰問題。胡宗南說:“此次共軍打榆林的真正意圖,也許是準備在米脂以北伏擊我增援部隊。”

“今後陝北作戰,不必再強調穩紮穩打了,採取急進猛打的戰法,彌補以前與共軍作戰顯露出的缺陷。”蔣介石強調說,“迂回增援的整編第36師不但要隱蔽,而且行動要快,要達到出乎共軍意料的奇效。”

為此,蔣介石還告誡胡宗南說:“陝北為主要戰場,為匪之首腦所在,如不肅清,後患無窮。本令7月底徹底肅清,現在決定延長一個月,8月底定須肅清。”

當夜,中將侍衛長石祖德率領武裝衛隊駐守在四周,胡宗南的精銳嫡系部隊在外圍擔任警戒。

第二天一大早,在大群侍衛們荷槍實彈的保護下,蔣介石出現在延安城裏,到處轉悠。

俞濟時等人伴隨著蔣介石來到了棗園。蔣介石終於看見了被自己“通緝”的毛澤東住過的那間窯洞,只見它與當地農民的窯洞沒有兩樣。俞濟時說:“看,門窗是沒油漆過的舊木頭做的,洞內牆面剝落,靠窗的那張榆木桌桌面坑窪不平,簡陋的床也是榆木釘的。”

儘管蔣介石對毛澤東等人的情報十幾年來一直沒中斷過。此時此刻,面對延安小城和這些近乎原始的窯洞,他還是感到十分震驚,怎麼也無法想像老對手在如此惡劣的生存環境中如何保持著旺盛的鬥志,如何有效地指揮著千軍萬馬,且能在這樣的桌子上把文章寫得如此尖銳犀利而又文采飛揚……蔣介石驚訝毛澤東的意志,感歎他的毅力。跟從著他一起觀看的侍衛們,也是一個個“嘖嘖嘖”地感歎不已。

突然,蔣介石發現窯洞外院子有棵樹。走過去,樹下有個石凳,旁邊還有架紡線的紡車。他指著紡車問道:“毛澤東要這東西做什麼?”

胡宗南回答說:“由於我大軍圍困,延安物資匱乏,據說這是其親自紡紗用的!”

蔣介石試著搖了搖紡車。紡車吱呀一聲,線斷了。他站起身,搖了搖頭,隨即快步離開。

在門外,胡宗南又告訴說:“旁邊和下麵是周恩來、朱德和劉少奇等人住的窯洞。”

蔣介石望去,這些窯洞外觀和毛澤東這間窯洞都一樣,估計裏面也差不多,立即繞開了。

離開棗園後,蔣介石直接回了邊區外交賓館,審定了胡宗南送來的作戰計劃,當天就離開了這個讓他心緒不寧的地方。

這是蔣介石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來到延安。

蔣介石回到南京後才過十幾日,就有消息傳來:由他在延安親自審定的作戰計劃由胡宗南執行下去,完全弄砸了。派出去的整編第36師兩個整編旅共六千多人在沙家店被殲,在延安城內接見過的旅長劉子奇被俘。該師另一個旅——整編第28旅趕緊撤離榆林,在清澗岔口又被解放軍截住,傷亡三千多人。胡宗南在陝北作戰由戰略進攻轉為戰略防禦了。

10月,整編第76師師部和一個旅被殲,師長、參謀長和旅長全當了俘虜。沒有兩個月,蔣介石在各個戰場上大敗。毛澤東則以人民解放軍總部的名義發佈《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提出了“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的口號。

(華宸/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