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社服規劃不僅有助凝聚共識 減少糾紛

王希富

繼兩年前“黑沙環美沙酮服務站”選址風波後,上月北區居民反對青洲社屋內開設預防濫藥外展服務設施,事件再度引起社會討論和關注。本澳中區社諮委成員歐家輝稱,近年本澳社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社區矛盾,官民間拉鋸越演越烈,經常難以達成共識,讓人憂心社會這種不良的氛圍不斷積累,不但無助解決問題,更衝擊社會和諧。近年來,隨著本澳社會急速發展,衍生出的家庭和青少年問題也日漸複雜,各種個案屢見不鮮。外展服務機構設於社區內,不但方便有需要的人士前往求助,也方便向居民提供宣教輔導,達到社區教育目的,而且可以發掘更多社區隱密個案,讓外展社工可適時跟進消除危機。但從兩年前的“黑沙環美沙酮服務站”選址,到今次“SY部落”進駐社區事件,都因屬於敏感服務,無可避免地引起居民反彈和抗拒,最終鬧起一連串與政府對立的行動,雙方僵持不下。

面對這類情況,社會上不斷有聲音稱,事件部分原因“在於政府決策前往往缺乏諮詢機制,居民永遠都是最後一個知情者,容易因對機構或服務不瞭解,產生抗拒情緒”。建議政府在決策前,不但要落區向居民講解和溝通,廣泛諮詢社會意見,更應在未來強化相關的宣傳和教育,提升社會的同理心。其實,澳門地少人多,各類社會服務設施必然鄰近民居,所有居民都應瞭解及明白,不應抱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態。

而且,在社會服務的需求日益增加下,也有社會聲音要求當局應全面規劃本澳的社會服務,提出中長期的發展規劃,並將擬設的社服設施計劃向社會公佈,諮詢當區居民意見。在眾多的批評聲音和建議中,筆者最為看重社會服務全面規劃這一意見。雖然本澳正在進行社工認證、長者權益保障立法、家暴立法等方方面面與社會服務相關聯的諮詢與研究,但是也的確存在批評者所指“見步行步”、“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問題。對維繫整個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社會服務缺乏一個整體的研究及規劃。而這樣一個整體的研究,筆者認為其作用並不止於減少社服機構佈局帶來的社區爭議。其一,整體清晰的社服研究及規劃,將為整體社會服務的良好發展提供保證,無論是社會最為關注的老齡化、雙職工增加帶來的托兒位需求增加,還是應對青少年行為偏差、問題賭博、吸毒等應影響社會治安的問題。這些都需要社會服務的跟進。而在整個社會服務的研究及規劃過程中勢必將從根本上對該些問題進行探究,尋找其問題根源以及從整個社會穩定發展的角度上去尋求對策,避免出現顧此失彼的情況。同時也可以預見到社會對社服工作者的需求數量及素質要求。這些都為社會服務的順利開展,發揮應有的最佳作用打下基礎。其二,整體的社服研究規劃,將可更加做到社會資源的有效利用,因為本澳社團社會的一大特點就是社會服務大部分由社團承擔,而政府提供主要的財政資金來源。雖然這有助於民間力量的發動和利用,但是以社團為主體開展社會服務業不可避免的會出現集中與某一領域或方面的問題,甚至出現某種“過剩”也不是沒有可能。而整體研究及規劃則可更加讓社會清晰未來對社會服務的需求及投入。並可以明確新增或預期可能出現的新領域,為社會資源的合理配置奠定基礎。

曾記得有議員在立法會感歎“澳門病了”:現在社會上人人說“敬老愛老護老”、“原居安老”,但護老院打算設在老城社區就遭到反對和抗議;人人說“浪子回頭金不換”要支持接納,更教小朋友“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對有意以美沙酮取代毒品,期望重過新生的人卻拒之千里,連只是借個空間做康復治療都令居民百般擔憂。不但黑沙環衛生中心開設美沙酮服務站受附近學校家長及居民反對。連在三盞燈區建倉儲式停車場、聖老楞佐堂興建垃圾回收站等關乎社會民生的設施都因遭到自私心態的反對而擱置。但是議員們並不相信,澳門人是“凡事只顧自己利益,不肯為大眾公益付出”的,只是在道德上出現矛盾,呼籲尊重多元利益,加強人文、品德教育。筆者同樣亦深信:澳門市民仍舊有著極大的社會自覺性,以及承擔責任感。對未來澳門社會服務的整體研究及規劃也會抱持積極的支援態度。相信在官民共同努力、良好溝通的前提下,以整體研究與規劃促進社服工作良性發展指日可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