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台港教訓妥善解決「三中一青」問題

台灣地區「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慘敗。其原因固然很多,但馬政府忽略「三中一青」,致使民間怨氣很高,尤其是「三中一青」中的青年,畢業即失業,即使找到工作也只得「二十二K」(即二萬二千元新台幣,相當於澳門幣六千元),打工一輩子也賣不到房子,心情苦悶,因而年輕選民尤其是「首投族」,都傾向將不滿情緒發洩於執政的國民黨,而且運用國民黨忽略了的網絡、通訊軟件、手機等新媒體手段,攻擊國民黨的候選人。在種種不利因素的加疊之下,國民黨又焉有不慘敗之利?

而在香港已經發生了六十多天的「佔中」運動,固然有著外部勢力插手並煽動,以圖在香港實現推翻特區政府,及挑戰中國中央政府,甚至將「顏色革命」的禍水引流進中國大陸的痕跡,不過,部份參與「佔中」的青年人,則是因為工薪收入大不如前,及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更是難以上樓置業而滋生強烈的怨氣,感到與與當年只要努力搏拼,就有機會上流,就能購買到房子,有較大的差距,因而相信泛民的宣導,將所有的問題都歸咎於「沒有真普選」,而被「我要真普選」的口號所迷惑。

台灣地區和香港特區出現的這些教訓,都是值得澳門警惕及吸取的,並努力予以妥善解決,而以杜微防漸的。尤其是對香港「佔中」的發生,民進黨幸災樂禍,馬英九也在「雙十講話」中揶揄一番之後,澳門特區的「一國兩制」是否能實施得更好,就成為捍衛「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唯一陣地了,不容有失。相信,中央也希望澳門能夠成為捍衛「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堅強堡壘。幸而,在盛傳的第四屆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及檢察長人選名單中,都是愛國愛澳人士,也都是具有較高的能力者,更都是有過與「反對派」進行堅決鬥爭的經歷者。因此,相信在第四屆特區政府的任期內,在行政長官崔世安的正確領導下,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在全體「澳人」的共同努力下,澳門特區將能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維護特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無負我們自身的職責任務,無負中央的重托,無負大家躬逢其盛的偉大時代。

澳門特區是否也存在著「三中一青」的現象?無可否認,確實有。盡管澳門特區的選舉制度與台灣地區不同,澳門特區的社會政治環境與香港特區也不完全一樣,但台灣地區和香港特區所存在的某些社會問題,尤其是「三中一青」的現象,澳門特區同樣存在,是不能輕怠忽略的。

在台灣地區,所謂「三中一青」,指的是中低收入階層、中小企業、中南部,「一青」指的是青少年。與之相對應,澳門特區也存在著中低收入階層、中小企業及青少年的問題,至於「中南部」,或可將「北區」代入。

實際上,自博彩業開放並呈一支獨秀的態勢發展之後,中小企業的發展以至生存,都受到嚴重的擠壓及排斥。因舖租飆升和人資缺乏而紛紛「執笠」結業。盡管特區政府推出了多項扶持政策,包括各類優惠基金,但仍無法抵受博彩業的擠壓威脅。許多特色小吃絕跡,不少傳統工藝後繼無人。中小企業經營甚為艱難,而且也在經濟結構上,不利於經濟安全。這也正是中央政府要求澳門特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要旨之一。不過,比起台灣地區,澳門特區的情況還算較為好些。

在中低收入階層方面,他們未能充分享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平情而論,隨著澳門特區經濟的發展,居民的收入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水漲船高」,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澳門居民人均月工資收入中位數從四千九百元上升到一萬二千元,失業率降低至百分之一點四,位於全世界最低之列。但問題是,在同一時間內,樓價的升幅更大更猛,以致當年青年人大學畢業後投入職場第一個月的薪金,雖然不高,但可買到十多呎樓;現在的年輕人的首份薪水額雖然提高了,卻只能買到兩呎樓。這個強烈反差,正是民怨滋生的主要因素之一。如果不是特區政府的各項福利制度較好,相信怨氣將會更大。

北區的樓房和街道景觀,頗為殘舊,還遠不如內地的二、三線城市。更大的問題是該區居民的生活品質及精神面貌,未能與澳門特區作為國際城市的標準相適應。北區城市建設的殘舊,是受當時歷史條件所局限。如何應通?一個舊區改造規劃,拖了好幾年,「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其他的各項有利於提高居民居住品質的議題,也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效率不高。

最值得關注的是「一青」的問題更為嚴重。與「三中」問題相比之下,其在政治上的意義更值得注意。盡管與台灣地區相比,澳門特區百分之一點三的失業率,等於是全民基本就業,已是比台灣地區幸運得多,澳門青年只要肯做,就不愁「冇工做」。但盡管如此,也儘管收入不低, 而與高樓價相比,仍然使得青年們對人生前途感到無奈及悲觀。在這方面,澳門青年的感受,與台灣青年是大同小異的。

還有一個向上流動問題,澳門特區的情況與台灣地區也差不多,不少青年感到自己缺乏職位晉升及提升至中產階層的機會。盡管也不少青年在自行創業中做出了成績,或是在工作中經過努力而獲得晉升較高的職位並獨當一面,但遺憾政府和社會沒有正面宣傳,而致未能廣為人知,也就難以激發出正能量。而在怨氣高漲之下,支流也就變成了「主流」,甚至是意識上的逆流當道。

因此,部分青年人頗為苦悶,心中怨氣尋找出氣孔發洩。因而當有政治團體打出「反離補」的旗號時,就刺激了他們對自己際遇不公的共鳴感,瞬間就聚集了成千上萬的年青人。這是足以引起警覺的。

因此,對即將宣誓就職的第四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及第四屆特區政府來說,妥善紓解青年人心中的怨氣,防堵其受到「太陽花學運」及「佔中」的影響,從經濟層面轉化為政治層面,應是一個重大任務,而且應將之擺在重要的位置。崔世安過去出任過將近十年的社會文化司司長,而盛傳將會接任社會文化司司長的譚俊榮,也出任過十年的社會文化司司長辦公室主任,而青年工作是屬於社會文化司的職能之一,因而應是輕車熟路。但今後還應多下工夫,在紮紮實實地為青年們解決「上流難」和「上樓難」問題的同時,針對新的變化形態,採取生動活潑的方式,而不是形式主義,與青年們(包括持反對態度的青年)推心置腹地交流,引導青年們匯入愛國愛澳的主流。

相信,只要澳門特區政府能妥善解決好「三中一青」的問題,澳門特區的長期繁榮穩定就有保證,就將能充分發揮向台灣地區垂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