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慘敗後的未來幾個走向初析

台灣「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崩盤慘敗。原本在選前,人們就已預感國民黨的選情「不妙」,並已有台北市和台中市將會「失陷」的心理準備;但開票作業尚未結束,就大吃一驚(可能連民進黨自己也跌破眼鏡),竟然連選前預估將會大贏二十萬票的國民黨「明日之星」朱立倫也僅只是險勝。這是國民黨一九四九年渡台後的第二次慘敗(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失去政權);也是一九九七年(歷史竟然如此巧合,也是十一月二十九日)縣市長選舉,民進黨一舉拿下十三席的翻版,而且極有可能會像當時民進黨以「地方包圍中央」策略,緊接著在二零零零年奪下「中央執政權」的發展走勢那樣,在二零一六年再次實現「政黨輪替」。

從現在到二零一六年初的第十三任「總統」選舉和第九屆「立委」選舉,只有一年多一點的時間。未來政治態勢將如何發展?值得觀察。

一、馬英九將難以建立「歷史定位」。建立「歷史定位」,這是馬英九念茲在茲的重大任務。但在國民黨慘遭罕見的失敗之後,由於將會對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發生連動作用,拱手將執政權奉送給民進黨,因而屆時他的歷史定位,就將是「中華民國」和國民黨的罪人。盡管這與大環境有關,但造成這種大環境的因素之一,就有馬英九自己執政無能,未能善用、用足大陸給予的紅利,以及破壞黨內團結,只顧自己政治地位,發動黨內鬥爭。

實際上,馬英九在其二零零八年當選就職,及二零一二年成功爭取連任的六年多來,辜負了七百萬選民的殷切期望,也辜負了北京「讓利」政策的扶助,更辜負了自己當初的「小馬哥」清新形象。由於「武大郎開店」式的心胸狹隘,在六年前當選時,不是為調動一切積極因素來共同建設台灣著想,而是擔心別人「功高蓋主」,掩蓋自己的光芒,甚至是「取而代之」,因而防避並排斥各路英雄,包括冷落為他「登機」鋪墊「兩岸台階」的連戰、吳伯雄、江丙坤等功臣,也包括沒有委任執行力頗高,可以為他建功立業的宋楚瑜出任「行政院長」,因而一個「八八風災」,就將他的民調從高峰陡然下滑,並從此一路跌跌不休。但另一方面,他又卻想做「全民總統」,委任「獨派」出身的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令到許多深藍支持者一肚子怨氣。再加上熱衷於黨內權力鬥爭,發動「馬王政爭」等不知所謂的爭鬥,導致黨內離心離德,鬥志渙散。有人說,今次選舉許多深藍選民沒有出來投票,就是要給他一個教訓。

在選前的關鍵時刻,媒體廣泛報導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在其最新出版的《兩岸波濤二十年紀實》一書中,「曖昧」地指責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向對岸出賣情報」,不但對連戰的政治人格造成極大傷害,也對連勝文的選情做成極大的損害,因而揣測該書的出版時機「充滿權謀」。但其實,此類較為嚴謹的政論式回憶錄的出版週期頗長,因而其出版時間只能說是巧合而已。其實是另有「有心人」影印了記載上述史實的那一頁,並用螢光筆劃了「曖昧」的那一段,發給特定名嘴而渲染開來而已。實際上這一頁所載的內容,是許多讀者並未注意的。相反,蘇起在書內,更多的是內容是委婉地批評馬英九,尤其是指出委任賴幸媛是重大失策。他還在書中透露,當馬英九詢問他意見時,他就當面表達反對態度,並指出將會壞事,事後的發展果然如此。因而他批評道,海峽兩會簽署了多項協議之後,賴幸媛沒有做好宣導工作,失去掌握引導輿論的主導權,結果讓民進黨的各種污名化兩岸交流及協議的謬論「先講先贏」,佔領了輿論高地,馬政府後來要予以補救也是事倍功半了,這也成為「太陽花學運」爆發的土壤。

馬英九一心要以實現「習馬會」來成就自己的「歷史地位」。但在「九合一」敗選之後,倘辭去國民黨主席,在北京拒絕承認他的「中華民國總統」身份之下,

他就失去正當理由登陸。除非是他背水一戰,自忖反正民調已低到無法再低,登陸已無須擔心「失分」,並願意以「台灣地區領導人」的稱謂登陸。這可能是重新拉高民意和國民黨聲勢的唯一辦法。

二、國民黨難以在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內,實行可以促使其翻身的大改革。這次選舉,徹底暴露了國民黨「百年老店」的老朽。在面對八零及九零後的新選民及「首投族」,尤其是在網絡盛行,以及在「太陽花學運」中已反映青年學生運用新傳播工具進行聯絡動員的情況下,國民黨仍以傳統的方式進行選戰,「計劃趕不上變化」,因而只能是丟失這一大攤的選票。而現在距離「二零一六」只剩下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國民黨即使是擁有改革的願望,也難以改變目前的落後狀況。再加上國民黨人心渙散,中生代接班層斷層,要在此短期內扭轉頹勢,並不容易。

三、蔡英文的政治前景如何?蔡英文原本已在二零一二年輸掉過一次「總統」大選,本來按照民進黨的慣例和傳統,她不應該再選,即使是再選也將會在下次「總統」黨內初選中遇到賴清德的挑戰。但由於她領導民進黨以壓倒性的姿態贏取「九合一」選舉,因而她曾經的輸選紀錄可能會被忽略,將能再次代表民進黨出戰「總統」大選,賴清德只能作其副手。蔡英文甚至為了加分,或將設法「策反」王金平作自己「副手」,而將賴清德「鎖死」在台南市。

蔡英文已經確定,明年初選前將會到美國參訪,爭取華府的理解和支持。其實,華府早就不輕信向馬政府傾斜的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該處的民調公然聲稱連勝文「還有希望」),實際上國務院十天前就另行派出一位高級官員直接到訪民進黨總部,這是歷史上首次有美國高級官員到訪民進黨總部。

蔡英文可能也像陳水扁那樣,作出類似「四不」的某些保證,但只限於不會像陳水扁那樣「刺激北京」。是否也包括凍結「台獨黨綱」?由於民進黨已取得大勝,反而覺得沒有必要,甚至仍將不承認「九二共識」。倘民進黨能再次執政,是否將會推動進行兩岸交流?在「太陽花學運」的誤導之下,可能認為「可有可無」,有固然歡迎,無也沒有損失,反正大陸方面也不會「讓利」,即使「讓利」也不見得能讓民進黨的支持者「三中一青」直接受益。

對於正在「立法院」審查的《兩岸服貿協議》,及有待審議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由於將涉及「二零一六」前的民眾觀感,而且上台後也或能利用,因而估計反正其當初「狙擊馬政府得分」的戰略目標已經達陣,因而或將會「放手」。但仍要掌握主導地位,包括爭取通過民進黨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文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