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信心爆棚不再避嫌提出釋扁訴求

民進黨獲得「九合一」選舉大勝,不但是在全台灣地區中,所統轄的行政區域及人口都已過半,而且六個直轄市在廣義上拿下了五個,形成繼一九九七年第十三屆縣市長選舉後,又一次「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態勢,再次實現「政黨輪替」戰略目標已是只剩下「幾步路」。因此,黨主席蔡英文已是信心爆棚,不再像過去那樣忌諱陳水扁的議題,而是在勝選後沒幾天,還未完成謝票的行程,就迫不及待地台中監獄探視他,並呼籲馬英九尊重專業醫師的意見,盡快讓他保外就醫、居家治療。而這一次,不但是民進黨人踴躍跟進,呂秀蓮還聲稱如在聖誕節前不釋放陳水扁,她將會絕食;而且還有不少國民黨人作出正面回應,在黨內已經儼然是馬英九對立面陣營首領的王金平,也呼應蔡英文的呼籲,要求馬英九同意讓陳水扁保外就醫,並聲稱這是符合大眾的期望,就連被視為深藍的郝龍斌,也終於率先為「釋扁」議題開腔附和。由此,正在為國民黨「九合一」選舉慘敗,並遭遇「逼宮」壓力而焦頭爛額的馬英九,再遭遇一道棘手的難題。

以往,關於讓陳水扁離開監獄的話題,民進黨人已經提出過多次,但形式則有所不同,從特赦、大赦到在醫院監外執行,什麼都有。今次由蔡英文提出的,則是保外就醫,居家治療。

而從台灣地區的赦免制度看,陳水扁並不適用於特赦或大赦方式,實際上,《赦免法》第三條「特赦之權力」的規定表明,特赦可以分為普通特赦與特別特赦兩種,普通特赦僅僅免除刑罰的執行,即只消滅行刑權,而不消滅對該犯罪人的判決;而特別「特赦」則是在情節特殊的情況下,也可以以特赦的形式來撤銷對該犯罪人的有罪宣告。而從效力和後果上看,特別特赦與大赦(按:大赦不但赦免其刑,而且也赦免其罪)沒有甚麼兩樣。它們之間的區別僅僅在於:大赦針對不特定多數的人和事,特赦則針對特定的人和事;大赦的程序比較複雜,特赦的程序則相對簡單得多。

按照《赦免法》規定,特赦的程序是:「總統」本人可以自行提起特赦;「總統」也可以給「行政院」下命令,再由「行政院」轉而命令主管部(犯罪人由軍事法庭審判的,其主管部是「國防部」;其餘案件的主管部是「法務部」)進行審議;主管部也可以打報告給「總統」,請求他頒令實施「特赦」。

不過,“特赦”陳水扁卻是對馬英九爭取連任能起到“加分”作用。尤其是馬英九在去年初當選“總統”後,曾幻想當“全民總統”,並希望在二零一二年競選連任時能獲得更高的得票率,至少是把部分原投票給謝長廷的淺綠選民也爭取過來。因此,他才有委任原“臺聯黨”“立委”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之舉。但經過一年多的實踐證明,馬英九依靠此類行政措施來爭取淺綠選民的意圖並不成功。或許,在二零一二年“大選”前,宣佈“特赦”陳水扁才能真正收到爭取淺綠選民,至少是可以扭轉目前部分中間選民已流失之態勢的作用。

本來,馬英九運用其「總統」權力,特赦陳水扁的最佳時機,是在二零一二年他爭取連任「總統」之前。因為倘是推至更早的時間,將會刺激一眾深藍政治人物,實際上邱毅就曾聲稱,馬英九若特赦陳水扁夫婦,他就將會翻臉。但在時間推移之後,在馬英九爭取連任之時,一方面法院已經對陳水扁做出了最嚴厲的無期徒刑判決,深藍政治人物討回了公道,心中的烏氣得以一吐為快;另一方面,馬英九的民調從當選時的過半驟降到當時的不到二成,在恢復支援度的過程中更需要收撫淺綠民心,而且當時連藍軍「立委」也主張,修法令「特別費」除罪化,倘完成立法程序就可使陳水扁當政時期的三百多名政務官,以至以往李登輝當政時期的部分政務官,都可獲得解脫,而且也能免除馬英九必須運用特權來發出「大赦令」的煩惱,並將可營造藍綠「和解」的社會氛圍,這就可為馬英九特赦陳水扁提供較好的社會環境氣氛。

但以潔身自愛自恃的馬英九,卻因自己的政治潔癖而錯過了這個機會。現在,蔡英文提出讓陳水扁保外就醫,居家治療。而據前「監委」葉耀鵬指出,是否要讓陳水扁保外就醫,這是法律與政治的衝突問題。要釋放陳水扁是屬於政治行為,但從法律角度來解讀是不可能放的;問題是在陳水扁自己,如果要政治解決,陳水扁就必須先承認自己是錯的,但是他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承認錯誤,在他不承認錯誤之下,馬英九就將難以做出這個決定。何況,按照台灣地區的獄政制度,之所以允許「保外」,就意味著這個人已經到了臨死狀態,為了不讓受刑人死在獄中,就讓他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讓他能夠避免死在獄中,而不是讓他「出去把病醫好」。

但作為法學博士的蔡英文,為何現在對陳水扁的「出獄」問題如此感到興趣,而毫不避嫌,甚至是提出不符法律規範的要求呢?這除了她所學的法學專業,是國際貿易法,並非是刑法系列,因而有所不了解之外,看來更是由於目前的政治形勢對民進黨極為有利,而在民進黨內,也已剩下她「一顆太陽」,眼看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她即將「手到擒來」,因而已是無所禁忌,也就無須顧及「反扁」群體的感受了。

實際上,蔡英文在過去是曾經頗為忌諱接觸「釋扁」議題的,擔心將會刺激及惹怒「反扁」群體,尤其是藍綠以外的中間選民,擔心將會流失這部分人的選票,導致她未能成為「第一位女總統」。因此,她只是關心陳水扁的司法人權,而不關心「釋扁」的議題。現在她終於涉足「釋扁」議題,這就折射了,她已不再擔心由此而流失中間選票。

其實,蔡英文現在敢於接觸「釋扁」議題,可能還有更深一層的含意,那就是隱晦地警告馬英九,不要在「釋扁」問題上做得過絕,否則「他朝君體也相同」,在卸任「總統」後,也將會遭民進黨人控告,而被法院送進監獄時,也將失去「釋馬」的機會。

實際上,民進黨早就在整理馬英九的「黑材料」了。盡管馬英九清廉自恃,應是沒有類似陳水扁的貪腐問題,但是他日理萬機,處理那麼多事情,難保沒有類似余文處理他的發票那樣的失誤。何況,單是一宗黃世銘洩密案,他就已是吃不了兜著走。

蔡英文這一招,確實夠「辣」,就看已經焦頭爛額的馬英九,如何接招及化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