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國軍演關鍵詞

實戰、聯合、檢討,成為2014年中國軍演關鍵詞,找哦你報告給軍隊正在向“能打仗打勝仗”轉型

中國軍隊能打仗、能打勝仗嗎?如果戰爭來臨,中國軍隊能打贏嗎?對於諸如此類的問題,是多年來人們一直關注也一直擔心的話題。

人們之所以關切地不斷發出質疑的聲音,一個原因是中國軍隊確實缺乏現代戰場環境的歷練,另一個原因是長期以來彌漫在軍中的不實之舉和虛假之風,特別是軍事訓練領域積澱的種種“和平陋習”。

習近平主席對軍隊提出“能打仗打勝仗”要求,在2014年中國軍隊的演兵場,得到了充分體現和落實。用“脫胎換骨”來形容中國軍隊在這一年裏的改變並不為過。

2014年,中國軍隊在總部直接組織下,在多個大型訓練基地展開20多場實兵演習演練。縱觀2014年中國軍演,突出的關鍵詞是實戰、聯合、檢討。

實戰

實戰化,是解放軍新一輪軍事訓練改革唯一關鍵詞,更是2014年中國軍演關鍵詞之一。

著眼實戰化,解放軍展開了-系列改革創新和探索實踐,中央軍委出臺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準意見,總參謀部提出“訓練與實戰一體化”,全軍成立軍事訓練監察領導小組,對全軍軍事訓練進行督導督查。

從今年開始,4年內,陸軍所有合成旅、兵種旅都將至少進行一次跨區基地化訓練,並進行高度實戰化的對抗演習,以全面檢驗評估陸軍部隊作戰能力。

持續兩個多月、用兵數萬人的“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習,集中顯示了這一次提倡實戰化訓練的不同:出於軍隊最高領導層的決心,它已經被提升到了不同尋常的戰略高度。

“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習,其實是一次陸軍作戰能力的“大摸底”--一批部隊將脫穎而出,成為“首戰用我”的真正選擇。“大摸底”將全面衡量、評估中國陸軍的整體實力。“解放軍能不能打仗、能不能打贏、能打贏誰……這些問題經過真實、認真的評估,最終將納入國家最高層的戰略考量。”

9月上旬,空軍新一屆殲擊航空兵部隊對抗空戰競賽性考核拉開戰幕。7個軍區空軍19個航空兵旅(團)的170名殲擊機飛行員,在廣袤的西北戈壁展開近半個月的藍天競技,角逐5頂彰顯空軍殲擊機戰鬥員技戰術水準、含金量極高的“金頭盔”。

“金頭盔”之戰,代表著中國空軍對抗空戰訓練的最高水準,2011年至今已連續舉行4屆。為檢驗和磨礪空軍殲擊機部隊的實戰能力,“金頭盔”比武日益貼近未來空戰,考核的難度、強度、規模逐年遞增。

“和平使命-2014”上海合作組織聯合反恐軍演,中國軍隊無論是出動的兵力,還是參演戰機的規模,以及實戰化程度,都創造了歷屆之最。

“火力-2014”陸軍兵種部隊跨區基地化演習專家組組長、南京陸軍指揮學院張攀雄教授認為,整個“火力-2014”系列演習,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實戰的氛圍更濃、實戰的標准更高、實戰的環境更真。

張攀雄感到,演習中“情況”不斷,逼著指揮員開動腦筋應對變化莫測的複雜戰場態勢;戰場機動、作戰籌劃和作戰實施,晝夜不間斷連續實施,3天時間裏參演官兵最多的只睡了6個小時;千分制評估標准、檢驗性考核方法,使參演部隊高度緊張、壓力巨大,不敢有絲毫懈怠;防空兵部隊發射導彈,空中、地面幹擾雙管齊下,遇到惡劣天氣仍按作戰進程組織實施。

“過去炮兵、防空兵實彈射擊,一般都要選個好天氣。在如此真實的戰場上,遇到啥天氣就是啥天氣,沒的選擇。”張攀雄說。

所有的探索、所有的實踐,部聚焦一個關鍵詞--實戰化。實戰化的軍事訓練是能打仗的基礎,更是打勝仗的保障。向實戰化軍事訓練要戰鬥力,提升打贏下一場戰爭能力,中國軍隊別無選擇。

聯合

聯合實兵演習,因其組訓難度大、部隊協同要求高,被軍事專家看成是軍事演習的最高形式。

聯合作戰、聯合行動是現代戰爭的基本形態和基本作戰樣式,也是取得戰爭勝利的重要保証。

解放軍由於受體制編制的限制,多年來在聯合訓練、聯合作戰方面還沒有真正形成體系、形成力量,在一些所渭的聯合演習中存在著“貌合神離”現象。

今年3月,解放軍成立了全軍聯合訓練領導小組,集中統管全軍的聯合訓練,並負責檢驗評估聯合訓練質量。全軍聯合訓練領導小組的成立,解決了在現有體制下組織開展聯合訓練的運行機制問題,促進了我軍聯合訓練在戰略、戰役和戰術3個層次的融台。

今年5月至10月底,解放軍在全國多個地區和海域按方向、分階段組織了“聯合行動-2014”大規模實兵演習。在總參謀部統籌指導下,演習由各大軍區和海軍、空軍組織實施。參演力量涵蓋陸、海、空軍,第二炮兵和民兵預備役部隊,以及部分戰略戰役支援保障力量。演習緊貼各部隊的作戰任務和作戰環境,除各型軍機、武裝直升機、艦艇參演外,民航、地方戰備運輸隊和國防動員系統也參加了部分課目的聯合演練。

“聯合行動-2014”演習是我軍進入新世紀以來最大規模聯合實兵演習,其時間跨度之長、作戰要素之全;、參演兵力之多、演練內容之複雜、研究問題之廣泛、實兵對抗之激烈均為近年來罕見。

“聯合行動-2014”演習是一次從作戰力量、作戰要素到作戰體系,逐級聯合逐級形成體系作戰能力的常態化演訓活動,除陸海空主戰力量外,戰略預警、測繪導航、氣象水文、戰傷救護、後勤補給、裝備搶修等戰略戰役支援保障力量也是重要角色。演習不僅要求各軍兵種在作戰行動中高度協同,更著力實現指揮機構的聯合指揮決策;不僅要求參演部隊按照作戰任務達成演習目的,更看重基於體系作戰能力的基礎訓練。演習開始前,全軍共組織開展了60多場專項試驗和專攻精練活動,探索驗証了一系列作戰協同規則、聯合作戰能力標准和新的戰法訓法。

8月下旬,海軍和空軍航空兵首次聯合組織的自由空戰對抗演練在華東某空域精彩上演。在4天8局的巔峰對決中,空軍派出的南空航空兵某師“王海大隊”與海軍派出的“海空雄鷹團”互為對手、互為條件,自主對決、自由搏擊,達到了互相砥礪、共同提高的目的。

海軍空軍首次聯合組織自由空戰對抗演練,突破了以往海軍空軍航空兵各自內部交流的局限,為常態化組織不同軍種聯合對抗訓練練奠定了基礎。

對此,業內人士評論指出,現代戰爭是體系與體系的對抗,聯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軍目前的聯合程度、深度都亟待加強,聯而不動、聯而不合、聯而不通的問題比較普遍,聯合訓練向深度發展還存在一些有形和無形的壁壘。我們沒有理由沾沾自喜,更沒有理由裹足不前。對於聯合訓練這個系統工程來說,還有很長的路等待我們去奮力跋涉。

檢討

揭短亮醜、家醜外揚,發現問題、查找問題,暴露問題,剔除虛假、摒棄“陋習”,這些是在今年解放軍軍事演習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匯。

在今年解放軍的演訓場上,可謂刮起了一場軍事訓練領域的“反腐風暴”。這場風暴直逼真實戰場、直面部隊不良風氣、直指演訓中的各種問題。

之所以稱之為“反腐風暴”,是因為解放軍軍事訓練領域長期彌漫的諸多不實之舉和歪風邪氣,猶如一劑劑有毒的、腐蝕的針劑注入部隊肌體,毒害著部隊的風氣,制約著部隊的戰鬥力,消磨官兵的戰鬥作風和意志。

“跨越-2014”陸軍合成旅系列軍事演習的集中複盤檢討環節,大螢幕上重播的都是短板弱項、問題“毛病”,時間精確到分秒、人員精確到動作、裝備精確到單車,人証物証俱在,不講情面、不留迴旋空間,了場演習共查找出1500多個問題。

在朱日和訓練基地坐鎮指揮“跨越-2014”系列演習2個多月的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子中將,在演習一開始就對采訪報道演習的新聞媒體記者表示:“朱日和不唱贊歌。”

“火力-2014”系列演習是今年解放軍組織的陸軍兵種部隊跨區基地化演習,整個演習呈現出規模大、持續時間長、出動兵力多、參演裝備全、遠程機動距離遠、實戰化程度高、問題導向鮮明等7大亮點。

這場演習從7月中旬一直持續到10月下旬,相繼在東北、華北、西北、魯北和塞北等地展開10場演習。演習跨越夏秋兩季、持續3個多月。6大軍區的10個炮兵,防空兵旅參演,出動兵力2萬多人,炮兵、防空兵所有武器裝備全部在演習中接受實戰檢驗。部隊遠程機動平均2600多公里,最遠機動里程4300多公里。

演習中,100多名由相關院校、訓練基地教學骨幹、訓練專家組成的導調隊伍,依託“炮兵、防空兵幹分制檢驗評估標准”,實時採集上幹個考評點的數據,通過導演部講評、專家點評和部隊自查,共查找出33類1000多個不符合實戰要求的問題。

摒棄和平陋習貫穿演習全程,陸軍兵種部隊多年來習以為常的陣地配置隊列化、一個陣地打到底、目標性質單一、固定靶標航路、雷達長時間開機等和平陋習被一一剔出演兵場,我軍陸軍炮兵、防空兵部隊演習正在發生著從應考到“應戰”、從打靶到“打仗”的深刻轉變。

向軍事訓練中的一切虛假現象、不實之舉、歪風邪氣以及存在的問題開刀、開戰,這樣的導向一旦確立並永遠堅持下去,“能打仗打勝仗”就會成為三軍將士的思想力、意志力和執行力,中國軍隊也一定會煥發新的朝氣、振奮新的精神、滋生新的血性,所向披靡、無往不勝。

(劉逢安/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