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中裝”:“一定不能把那些出土文物和劇裝拿出來”

11月11日,在北京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剛剛落幕,一貫反應“靈敏”的淘寶網上已開始出現“APEC‘新中裝’領導人同款預售”。據一家店主表示,僅預售半天就收到了20多份訂單。

一天前,10日傍晚,與會各經濟體領導人及配偶身著“新中裝”的合影出現在電視屏幕上時,這種集合了中國歷代服裝要素的服裝樣式,立時在網絡上備受追捧。而看著這些好評,趙卉洲和吳青青近一年的緊張情緒終於放鬆下來。

自從去年年底接到邀請函、開始參與這次會議領導人合影服裝設計的初選以來,他們的言談都非常謹慎。

大合影公開之後,趙卉洲(APEC女領導人及配偶服裝設計師之一)和吳青青(APEC男領導人服裝設計師之一)終於可以對所有人說──“我是這些衣服的設計團隊成員”。

大範圍邀請

趙卉洲是深圳女裝品牌藝之卉的首席設計師,此前在中國國際時裝周上獲得過多種獎項。2013年12月底,她收到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轉發來的《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領導人服裝設計邀請函》,署名是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北京市籌備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以下簡稱“領導小組辦”)。

按照在美國舉行的首次APEC會議沿襲下來的慣例:APEC領導人會議以非正式的形式進行,不設主題,領導人不帶助手,自由交談。從1994年印尼茂物會議開始,與會領導人身著會議主辦方的民族服裝合影,成了APEC裏的一樁盛事,也是其特別之處。

中國的絲綢唐裝、墨西哥的家庭手織布服裝、印度尼西亞的蠟防印花布服裝和加拿大的牛皮夾克等民族服裝一一登場,領導人們一改平日西裝革履的模樣,看起來平易近人不少。

當然,慣例也有被打破的時候。2010年,第十八次APEC會議在日本橫濱舉行。其間,領導人沒有穿統一的民族服裝。據說,這是因為日本和服穿起來比較麻煩拖遝。而2011年,美國檀香山會議期間,領導人也放棄了穿著當地民族服裝──草裙。

中國上一次主辦APEC會議,是在2001年上海,與會領導人身著中式對襟唐裝亮相,其後多年仍為人津津樂道。

“當時以為是為哪位貴賓製作禮服。”2001年APEC唐裝設計方回憶,當年有100多名設計師應邀競標,組織者只是提前半小時邀請他們參加在一家酒店召開的會議,到會之前,他們都不知道標的是什麼。

儘管從其後效果看,2001年的“APEC唐裝”後來備受追捧,但實質上,只是將市面上已有的唐裝做了一些改進。與那次不同的是,2014年北京APEC會議需要一種新的服裝樣式。在後來“領導小組辦”的表述中,這次為APEC設計服裝被當做“中國服裝界創新發展的重要機 遇”。

這次領導人合影服裝的製作由APEC會議北京市籌備工作小組辦公室牽頭,北京服裝學院具體實施。包括趙卉洲和吳青青在內,共有71家企業、259位設計師和18所高校收到了設計邀請函。“領導小組辦”稱,這些受邀方是在全國範圍經過設計風格、產業實力、業內評價等方面的綜合考察篩選出來的,通過服裝設計師協會、紡織協會、高校等機構發放。

邀請函中提出了主要設計方向:要展現中國傳統服裝文化,同時要注重外交禮儀,“既服務會議,又著眼未來”。

其中,展現中國傳統文化是被特別強調的內容。 “要展現中國傳統服裝文化”

吳青青收到邀請函時,正在準備自營男裝品牌VLOV的一場發佈會。雖然當時整個公司都相當繁忙,他還是決定接受這次競標性質的邀請,迅速組織了公司內部比較核心的20多名設計師,開始研究方 案。

經過多次討論,吳青青選用了立領、中式連袖、雙層門襟等樣式,而這些都在最終的設計方案中得到了運用。他表示,其中不少都是中國傳統服裝中常見的元素,沒有具體到哪個朝代。

吳青青和同事們還翻閱了《中國歷代服飾藝術》、《中國絲綢通史》等書籍來選擇紋樣。

同時,趙卉洲在公司內部組織了設計團隊,還頻繁飛往江浙滬地區,拿著“全國最優秀的十幾家紡織企業”名單,邀請他們組成了面料研發團隊,一次次開會討論,因為“設計師的想法需要工廠配合”。

趙卉洲和同事們上網查了APEC會議精神,理念、核心價值觀,“這些都要領會理解”,她回憶。同時分析了會標的色彩、對各種元素的應用,還找來新聞看當時選這個圖案的原因。“這些是聯動的,會標和服裝理念應該是一樣的,只是最後表達元素不一樣。”此外,他們還研究了2001年上海APEC唐裝的一些要素。

按照邀請函要求,所有受邀方都必須在2月下旬提供男裝、女裝、配飾甚至包裝的設計方案,還要提供面料小樣。與邀請函一同轉發到他們手中的還有一張保密協議。

保密,是“領導小組辦”對參與企業的最基本要求。像參選企業北京威克多制衣公司,就專門隔離出一個車間供技術團隊使用,其他工作人員不得入內。

未來的“國服”?

2014年1月底,所有受邀者都收到了北京服裝學院發來的一份會議紀要,紀要仍然由之前發邀請函的機構代轉。這份材料匯總了專家評審組剛形成的初期意見,對設計方案提出了進一步建議。

為時大半年的設計篩選過程中,這一專家評審組一直全程指導。其成員有12名,包括北京服裝學院院長劉遠風、原中央工藝美院院長常沙娜、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主席李當歧、原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副會長李克瑜、外交部禮賓司參贊張衛等,涵蓋了外交、服裝、文化等領域的知名專家、學者和設計師。   紀要中列舉了專家的多種考慮。比如需要設計4套服裝用於不同場合,因為各國領導人和配偶在非正式會議和宴會上各需要一套。還有,會期時北京郊區氣溫偏低,而合影在室外,“已超出用絲綢的可能,必須在面料上有新的突破”。同時還要為此考量色彩、舒適度等。

專家還提出,歷次APEC會議領導人尤其是女性配偶都不願向組織方提供服裝尺寸,因此大家在做方案時“一定要在尺寸上留有一定餘地,便於修改”。

還有兩名專家強調,“一看就要是中式款式,但是又很現代、不古老”,“一定不能把那些出土文物和劇裝拿出來”。

此外,參評人還必須研究21個國家有沒有色彩、紋樣上的文化禁忌。

這份紀要中,一位專家還提出,希望這次的服裝成為未來的“國服”:“縱觀現今局勢,中國目前已經進入到‘從政治經濟開始走向了文治時代’,舉國強調文化建設,服制問題也一定會提到議事日程上。很希望借現在這樣一個契機,能解決我們禮制、服制、禮裝的問題。”

“度”的把握

3月8日,評審組的12名專家看過以快遞形式寄來的所有手稿、設計說明和面料小樣,從136位參評人提交的455份設計方案中遴選出了60份。獲選設計師被要求在一個月內做出第一批樣衣。

趙卉洲和吳青青的方案正在此列。由於不知道很多領導人及配偶的尺寸,他們只能在網上一個個查大致的身高體重,以此估算著來做衣服。

威克多公司也進入了這一環節。“沒有國家領導人的尺寸,又要保證他們最終穿得合體、漂亮,能夠讓每個人穿得舒服,這塊確實是很大的難點。”該公司相關人員回憶,當時他們公司只好以男士1.8米,女士1.6米的標準體形來設計。

這是個必須加班加點的時期。訂制面料、大量手工縫製等都需要時間,趙卉洲最早組織的十幾家面料生產商到這時只剩了四五家保持合作,其他都因時間、技術把控跟不上而被淘汰。

還有一些細節的問題。“中式衣服是連體的,腋下有很多褶皺。”威可多的工作人員回憶。但籌備小組要求,設計出來的成品不能出現褶皺。他們的團隊因此嘗試了四五種方案,每種方案都製作了一件樣衣。 11月10日晚,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夫婦歡迎參加2014年APEC會議的各經濟體領導人及配偶。( cnsphoto圖)

5月4日,設計師們帶著幾十件樣衣,按約定時間來到北京服裝學院。“領導小組辦”中負責服裝的工作人員將他們的樣衣拿走安排模特穿上,然後每個設計師輪流被帶到一個房間裏,向幾名專家展示模特穿著效果,並講述設計想法、製作環節、面料、材質等。 11月10日晚,身著特色中式服裝的習近平和奧巴馬準備合影。(cnsphoto 圖)

這一環節留下的樣衣有35組,相應設計師被組成一個攻堅團隊,以這些樣衣為基礎進行深化設計。北京服裝學院用這些“種子樣衣”佈置了一個展覽,中央領導、中央籌委會和北京市領導觀看後提出不少意見,由“領導小組辦”匯總轉交設計師,主要思路包括:“款式先行”、“形成系列”、“儀式感強”、“尊重個體”、“流行推廣”。

這個階段,設計師需要根據這些意見不斷做不同的備選方案。“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改動,都是細節。”趙卉洲回憶。她覺得這個過程難在“很多東西需要猜,他們傳達的一些精神我們都要分析”,因為這些領導並非服裝專家,提出的意見不會特別直接明確。

難處還有“度”的把握:不同人對傳統和國際化的定義都不同。“而且畢竟是給領導人做衣服,創新的尺度必須要他們能接受”。這就需要拿捏三者平衡點。

根據這些意見,“攻堅團隊”的設計師們被要求在8月做第二批樣衣。“大家各自做各自的,都比較保密。”趙卉洲回憶,“我做了十幾套,時間只有幾天”。

吳青青則告訴本刊記者,在這個階段,主辦方“領導小組辦”的人來現場考察過製作過程,還拍了照。

最後被選中的幾位設計師開始在一起工作,共同商討最後的備選方案。他們大致分為男裝、女裝、配飾幾個小團隊,“大方向、元素、體系上大家一起定,男女裝怎麼深化是分別負責。”吳青青說。他被列入男裝設計團隊,同時趙卉洲被安排主要參與女裝設計,特別是各位“第一夫人”的服裝設計。

這一最終方案已經做到非常精細的程度。比如設計團隊查閱分析各位夫人的不同個性,為每位“第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