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內閣只求穩定不求改革難以治「國」善政

去年九月「馬王政爭」後,馬英九就已預料到國民黨將會敗選「九合一」選舉,只不過是沒有預料到輸得如此淒慘而已。因而在「十九全」一次會議上,主導修改黨章,增加黨籍「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條文規定,為自己在「九合一」選舉中敗選修築一道「擋火牆」。果然,在國民黨慘敗「九合一」後,他就沒有按照政黨政治的倫理,辭去黨主席職以示負責,而是讓「行政院長」江宜樺辭職,及「行政院」總辭,等於是的「替罪羊」,意圖抵擋已經預料到的批評壓力。但他終究仍然是無法躲避黨內外的巨大壓力,被逼辭去黨主席,並聲稱要進行改革。

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為之,馬英九任命「行政院」原副院長毛治國為「行政院長」,而毛治國又向馬英九提名原「科技部長」張善政為「行政院」副院長。從兩人的名字組合看,就是「善政治國」,馬英九取了個「好彩頭」。

但含有「治國善政」意願的新「內閣」班子,就能「善政治國」嗎?由於只是換了「行政院」正副院長,及極個別的閣員,其餘一律重新任命,等於是基本不動。既然國民黨敗選「九合一」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施政無能,也既然馬英九將自己施政無力的責任推卸給了「行政院」,更既然馬英九誓言要改革,但作為馬英九政令執行者的「行政院」,卻沒有趁「九合一」選舉敗選的契機,對其「閣員」班子進行調整,亦即基本保持原來被視為「施政無能」的班子成員,又如何能推動改革?又如何能落實「善政治國」的良好意願?

實際上,馬英九就像過去北京天橋只說不練的老把式那樣,口說「改革」,卻不願真正實行改革。就連動下腦筋,趁「行政院」總辭之機對原「內閣」班子進行重大調整,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也不願做,而是原班人馬「不動如山」,又怎能跳出原「內閣」班子「執政無能」的怪圈?

從馬英九仍然任命以博士學者為主的「閣員」的習慣來看,他就是喜歡「從鏡子裡找人」,以自己博士學者出身的背景作對照衡量標準,來甄選馬政府的成員。過去的四任「行政院長」,除了吳敦義之外,劉兆玄、陳沖、江宜樺都是博士,再加上現在的毛治國,就連大部分「閣員」,都是博士學者。儘管他們也像馬英九那樣,勤勤勉勉地工作,也基本能清廉自持,但正因為過去是在學校教書,而沒有接觸社會實際,不瞭解民間疾苦,其施政品質就是脫離實際情況,卻還在自我感覺良好。

政務官必須瞭解民眾的疾苦需求,也必須經過民主洗禮,這是當年「民主先生」李登輝的用人理念。正因為如此,他要求那些被他看好的政務官,都必須經歷過選舉的洗禮。為此,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蕭萬長,就回到嘉義縣鄉下參選「立委」。為了表達破釜沉舟之意,還辭去「陸委會」主委職務。而胡志強、章孝嚴等政務官,也分別回到台中、新竹參選「國代」。

現在馬英九也有要求政務官參加公職選舉,但不是為了鍛煉人才,而是將之作為排斥異己的工具。如朱立倫在出任「行政院」副院長時,由於他並非自己所欣賞的「接棒」人選,因而就籍著蘇貞昌放出聲氣要回鍋參選新北市長,馬英九擔心全島人口最多的新北市會淪陷,因而就將朱立倫調遣去參選新北市市長,硬生生擋住了朱立倫的「總統路」。

現在看來,馬英九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平平安安地做完其「總統」任期,因而「內閣」重組的用人思路也是求穩怕亂,讓老「閣員」們駕輕就熟,不留下任何斷層真空,完成其餘下的一年多任期。因此,即使是黨內外都強烈要求改革,馬英九自己也誓言改革,但在挑選新「閣員」時,卻仍然使用舊的原班人馬,只要在餘下的任期內不出亂子就好。

實際上,馬英九即使真的有改革的意願,在一年多的時間內,也將難以伸展。那就倒不如由原「副院長」毛治國「無縫接軌」地升任「院長」,再由原來就曾經規劃過擬任「副院長」的「科技部長」張善政「圓夢」,而其他「閣員」則大部分留任原位了。這樣的「內閣」,又如何有改革的動力?

現在有人提出實行「內閣制」的建議。這或是一個大膽的改革思路。但這就必須先行「修憲」。而在經歷七次「修憲」後,現在「修憲」的門檻極高,需要進行「公投」,而過去的三次六道題目「公投」,都無法通過,難度極高,又如何能實現?說不好在醞釀「公投」的過程中,又一次撕裂族群,分化社會,所帶來的代價更大。何況,這也不是前怕狼後怕虎的馬英九,就可以推動及承擔得起,說了等於是沒說。

(發自北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