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寨《內參》引起的軒然大波

大寨耕地畝數引關注

1964年9月,北京農村讀物出版社要將(大寨之路)出單行本。編輯從文章中發現,大寨的耕地面積,在合作化初期是802畝,往後十多年,每年整修,每年擴大,為什麼到現在還是802畝?要求核實。

新華社山西分社李玉秀、田培植到大寨核實情況時,晉中地委派駐大寨的“四清”工作隊進村不久。

工作隊聽到一些對陳永貴和大隊幹部不利的情況,包括耕地畝數不實、幹部強迫命令等問題。這一下激怒了陳永貴和大寨幹部,說工作隊專找落後社員搜集材料,企圖整垮幹部。山西省副省長王中青聽了工作隊匯報,認為大寨問題很嚴重,和工作隊成員一起向這兩位記者談話時說:“大寨的旗杆上生了蟲蟲”,要在這次“四清”中進行教育、整頓。

大寨從土改到合作化報的耕地面積一直是802畝,而山西農學院科研人員從播種的種子推算,可能是1200畝,這就比大寨報的802畝地多出50%。土地面積比大隊報得多,每畝的平均產量就會比大隊報得少,由此推出大寨單位面積產量也不實。

兩位記者聽了副省長、工作隊提供的情況,就到北京向新華社總社匯報。總社編輯部領導認為應該把這種情況如實向中央反映,但不要擴大影響,只登《記者反映》。

周恩來總理看到《記者反映》,當即向華北局、山西省領導人講明此事對國內外的影響。華北局、山西省領導人知道此事關系重大,立即派山西省農林廳廳長康丕烈和省委辦公廳副主任劉貫文,帶著一批助手,到大寨丈量耕地。

陳永貴和大隊幹部滿肚子委屈,他們覺得大寨人用辛勞和汗水換來的糧食,自己省吃儉用,多向國家賣糧,如今卻興師動眾丈量土地,這本身就是對自己的不信任。同時也擔心:丈量出少報的土地,自己怎麼下得了台,怎樣交代?難怪陳永貴一提丈量大寨土地就咬牙切齒,幾年後他還向馮東書講: “很想咬李玉秀一口!”

毛澤東樹大寨紅旗

1964年12月15日至1965年1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討論正在開展的農村社會主義教育問題。在會上,毛澤東與劉少奇關於社教及社教運動如何進行發生了嚴重分歧和爭論。毛澤東對劉少奇領導的“四清”很不滿意。毛澤東批評劉少奇提出的紮根串聯、大兵團作戰、不依靠社隊幹部搞運動是形“左”實右。

會議根據毛澤東的講話內容起草和通過了《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簡稱“二十三條”)。

這個檔的下發對於穩定基層幹部起了一定作用,但是,它不僅仍然錯誤地估計了國內社會政治形勢,並且提出了這次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錯誤綱領。把“四清”的內容也由清賬目、倉庫、財務、工分改為清政治、經濟、組織、思想。

令人注目的是,這個檔第一次以中央文件形式向全黨全國發出學習大寨的號召“全國所有社、隊都要像大寨那樣,依靠自力更生發展農業生產”。

直接聽到毛澤東批駁劉少奇講話的人,思想非常明確:在毛澤東樹的大寨這個典型搞“四清”是不能再按劉少奇的指導方針、做法搞的,

必須迅速改為毛澤東的方針、做法。

大寨耕地不實問題更成了一個嚴重的政治問題。“大寨是毛主席樹立的旗幟,橫加挑剔是不是企圖砍旗?”參加丈量的當時大寨“四清”工作隊負責人、後來的昔陽縣委書記劉樹崗說,當時有人提出兩種丈量法,一種是從地邊丈量起,一種是從莊稼丈量起。丈量數字則是絕密。

結果對外宣傳的耕地面積比陳永貴上報的802畝還少了6畝。

要他給我修出6畝地

陳永貴當時還不知道丈量大寨土地是周總理的指示,他以勝利者的姿態窮追不舍,四處打間,究竟誰向上反映的?一次,他陪著一批參觀團,有人提到耕地面積,像觸動了陳永貴的神經一樣,他跳起來,氣急敗壞地說: “要他給我修出6畝地!”

不久,“文化大革命”開始了。不知是造反派打砸搶發現的,還是對“走資派”逼供信得到的,大寨人弄到一本《內部參考》。陳永貴如獲至寶。隨即把寫《內參》的李玉秀,說大寨“旗杆上生了蟲”的副省長王中青,連同在大寨搞“四清”的工作隊領導,一齊揪到大寨批鬥。

批鬥大會由陳永貴主持。為了對這些提供“黑材料”的“黑幫”以嚴厲懲罰,批鬥他們時,對照著《內參》一條一條追查提供材料的人的姓名,還強制他們參加勞動,“修出6畝地”,有的搬大石頭砸了手,流著血,照樣幹。

隨著“文化大革命”的深入,鬥爭矛頭由“黑幫、黑線”,引向劉少奇的“資產階級司令部”,陳永貴“宜將勝勇追窮寇”,繼續往上追查。

到處作報告,講“劉少奇的資產階級黑司令部派黑幫、黑秀才搜集大寨黑材料,又派工作組丈量大寨耕地”。直接參與丈量工作的劉貫文對這位正紅得發紫的造反派勞模無法勸告,直到山西出版社按他的講話出書時,審稿的劉貫文才不得不提醒他:派人丈量土地的不是劉少奇的“黑”司令部,而是周總理。陳永貴才再不提這樁事了。

究竟大寨的耕地是多少?1980年11月,中宣部部長王任重指示,由《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新華社聯合組成的調查組,涉及土地畝數時寫道:“據現在大隊長介紹,大寨現在分成三個生產隊,每個隊分得320畝以……”

照這樣計算,大寨耕地是在960畝以上,比陳永貴報的802畝地多了158畝以上。

(範銀懷/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