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掃黑除惡」到「延安整風」 中國政法系統大整頓

歷時5個月的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工作圓滿收官。2020年12月1日,中央政法委召開的試點工作總結會上,中央政法委秘書長、試點辦主任陳一新强調,試點工作開創了新時代政法戰綫開展自我革命的有效形式,開辟了鍛造新時代政法鐵軍的有效途徑。

中共十八大之後掀起的反腐風暴中,中共中央將相當一部分精力投人到政法系統整頓工作。從清除周永康時代「害群之馬」遺毒,到始於2018年1月的「掃黑除惡」專項行動,再到2020年7月「刀刃向內」的「延安整風」運動。

按此次行動具體操刀者陳一新的說法,此次「刮骨療毒」式的「延安整風」運動,將延續至2022年3月中共二十大前,目的是要完成四項任務,其中首要的即是清除「害群之馬」,清查對黨不忠誠、不老實的「兩面人」,徹查黑惡勢力「保護傘」,深查執法司法腐敗。

公安部人事大調整

剛剛過去的2020年,中央一方面繼續整頓政法系統權力邊界問題,要將其納入「法治」籠子裏,另一方面,政法系統內部正經歷一輪異常頻繁的人事變動,從中央到地方,調職、卸任、落馬的數十名高級官員,引發輿論的高度關注。

2020年7月10日,國務院任免國家工作人員:任命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劉釗為公安部副部長;免去聶福如的公安部部長助理職務。這是3個月內公安系統領導層的第5例人事變動。

而此輪人事變動,自2020年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開始已有徵兆。

當日,中紀委通報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被查令輿論頗感意外。在外界看來,孫被查事先並無徵兆,此前他還以赴武漢中央指導組成員身份南下督戰抗疫,任務尚未結束即被調查。

根據公安部的通報,孫力軍涉「三宗罪」。其一,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做「兩面人,、搞「兩面派」;其二,任人唯親、任人唯利、拉幫結派、搞小團夥小圈子;其三,把自己凌駕於組織之上,妄自尊大、我行我素,搞一個人說了算,把分管領域搞成個「自留地」。

據公開簡歷顯示,現年51歲的孫力軍是山東人,畢業於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州立大學。其早年曾在上海任職,一路由上海市衛生局的副處級官員到上海市政府外事辦副主任,而後調人中國公安部任辦公廳副主任。2018年3月,升任公安部副部長。

中共十八大以來,孫力軍是第4名落馬的公安部副部長,此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楊煥寧、孟宏偉已先後被調查。

就在孫力軍被查當晚,中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即召開內部會議,稱孫被查是其不知敬畏、肆意妄為的結果,此次對孫力軍的審查調查非常及時。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通報會,將孫與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及公安部前副部長孟宏偉並列為「流毒」。

在孫力軍落馬後2天,4月21日公安部原常務副部長、司法部長傅政華去職,由遼寧省長唐一軍接任;緊接著4月24日,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正部級)不再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由曾與其在河南、北京共事的副手亓延軍接手,同時中國首都警界涉及7人職務調整。

此後,6月16日,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1957年6月生)被免職,6月28日,副部長級的黨委委員、反恐專員劉躍進(1959年1月生)去職。而在此期間,6月18日,官方通報,中國司法部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馮力軍因病去世。6月14日,曾任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的鄧恢林,在重慶市公安局局長任上被查。這其中,只有傅政華年滿65周歲,孟慶豐年滿63周歲,已到正、副部級退休年齡。

接替傅政華的唐一軍是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他此番進京履職,一度引發外界矚目。

唐一軍今年59歲,是山東人。但他工作生涯的前40年,都在浙江任職。在某一特殊時間段,他甚至同時擔任浙江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代市長、市政協主席四職。2017年10月,唐一軍任遼寧省代省長,次年1月轉正任省長至此次履新。

孫力軍落馬之前的一個多月,出生於1964年6月的陝西籍官員孫新陽,接替鄧衛平任中紀委國家監委駐公安部紀檢監察組長、部黨委委員。目前,其排在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之後。

2020年9月3日,公安部官網「部領導」欄目顯示,馮延已經擔任公安部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一職。11月23日,她又以「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辦公室副主任」的身份出現在會議現場。

一系列被查、卸任、調整等人事變動之後,目前中國公安部領導層僅剩的9人,包括中國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王小洪(正部長級),副部長杜航偉、許甘露、林銳、劉劍,紀檢監察組長、督察長孫新陽,政治部主任馮延,部長助理陳思源。

對比中共十八大後的人員配備,公安部不僅領導層數量銳減,人員構成也堪稱「大洗牌」。十八大後的公安部領導層,目前僅王小洪1人在列,十九大後的領導層,除了部長趙克志,僅餘王小洪、許甘露。這其中,王小洪從副部長級排名第7,升至僅次於趙克志的常務副部長。

接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的亓延軍,曾先後在河南、北京公安系統與王小洪共事。他此前在北京擔任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是王小洪的第一副手。而卸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一職的王小洪,曾長期在福建任職,目前擔任中國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是十九届中央委員。

特勤局,又稱公安部八局。中共於2018年啓動公安部改革,2019年7月設立特勤局,取消警衛局。其負責的警衛對象,是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四副兩髙」(國家副主席、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全國政協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

陳一新再提「延安整風」

公安系統領導層新一輪人竄調整,似乎僅是中國政法系統內部整頓的一個開始。

幾乎就在大規模人事調整同時,2020年7月8日,中共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在中央政法委第27次全體會議上稱,中央政法隊伍要進行一次全國範圍內的教育整頓,以清除「害群之馬」,確保政法隊伍絕對忠誠可靠。

這被外界視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領導的、針對政法系統改革的後續動作。事實上,在2020年1月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就强調,要以「政法隊伍教育整頓」為牽引,建設一支黨和人民信得過、靠得住、能放心的政法鐵軍。

為此,中央政法委成立了「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辦公室」,任全國掃黑辦主任的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繼續「領銜」教育整頓活動試點工作,擔任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辦公室主任。

根據中央要求,將選定5個市本級及4個縣市區的政法機構、2所監獄為試點單位,時間為2020年7月至10月。試點結束後,還將進行自下而上的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活動,並一直延續至中共二十大前。

從2018年年初「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政法系統一大批「保護傘」已經被連根拔起。在專項鬥爭開展兩年半以後,為什麽還要在政法隊伍中開展教育整頓呢?

有分析認為,從專項鬥爭到教育整頓,這是邏輯上的遞進。按照既定部署,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已在2020年底收官。但這不代表對黑惡勢力尤其是對「保護傘」的打擊,就告一段落。隨著年底專項鬥爭結束,教育整頓緊接著從2021年全面鋪開,換一個節奏,旨在延續對「害群之馬」的清剿之勢。

更重要的是,「打傘」既取得了成就,更暴露出了許多隱藏許久的問題。從一些典型案件中,不難看出部分地區的黑惡勢力之所以屢打不淨,屢掃不清,正是因為當地政法系統被「系統性」侵蝕了。

據官方披露,在教育整頓活動的前期調研中,中央政法委專門成立工作組對「孫小果案」「操場埋屍案」等重大案件暴露出的問題進行深入分析總結,剖析了這些案件中執法司法不嚴、不公、不義、不廉等深層次問題。

而此次會議上,對於政法系統清除「害群之馬」工作的判斷,是「形勢依然嚴峻」。

陳一新還直言不諱點明了這些問題的根源:「政法機關性質特殊、專業性强,權力相對集中、自由裁量權較大,而偵查權、檢察權、審判權、執行權既配合又制約的體制機制還不够完善,從嚴監督管理體系還存在一些短板弱項,加上一些政法幹警法紀觀、權力觀、利益觀不正,導致政法隊伍政治、思想、組織、紀律、作風不純的問題尚未根本解決」。

值得注意的是,陳一新使用了「延安整風」來定性這次整頓教育,並將其與中共歷史上的整風運動聯繫起來,稱中央政法系統亟需來一場激濁揚清的「延安整風」。

陳一新表示,開展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是中共黨中央提出的新要求,也是習近平提出的指示,它是政法系統這些年「全面從嚴管黨治警」的新舉措,是繼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之後的又一新任務,意義重大、影響深遠,要從「延安整風」的高度來對待這場運動。

所謂「延安整風」,是指從1942年開始的三年時間內,中共在延安開展的一場政治文化運動。其通過內部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方式,實現了以毛澤東本土路綫對國際共産主義路綫的權力掌控。經此,中共黨內思想高度統一,並正式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內的絕對領導地位。

自此之後,整風運動成為中共的一大「法寶」,每逢黨內思想混亂,或者需要進行政治動員、整頓幹部隊伍時,都可能會發起整風運動。毛澤東和鄧小平時期,也曾有過多次整風。雖然每次整風的重點不同,但有一個共同點,均旨在統一黨內思想,並樹立領導人的權威。

此次政法系統正式提出整風運動,其背後的政治意義可見一斑。

據陳一新的說法,此次整頓的一個突出任務,是引導政法隊伍堅定做到「兩個維護」,切實履行好新時代政法工作的職責使命。「兩個維護」,是指「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會議强調,處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發展既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因此需要政法隊伍發揮更大作用。為此,中央政法系統要做好多項工作,其中一項是「要始終在政治立場、政治方向、政治原則、政治道路上同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三十餘政法高官應聲落馬

風暴所至,多省份政法系統幹部接連倒下。據不完全統計,自教育整頓試點工作啓動以來,中紀委網站「審查調查」欄目通報的政法系統省管幹部至少30餘名。

從查處對象看,涉案者多為「關鍵少數」——公檢法系統單位主要領導幹部或刑偵、監獄管理等業務部門負責人。如廣東省江門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林春生,江蘇省檢察院原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正廳級)嚴明,浙江省公安廳原警務技術二級總監丁仁仁(副廳級),廣東省珠海市檢察院原黨組書記、檢察長關英彥,雲南省西雙版納州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張迅主動投案,青海省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賈小剛,江蘇省公安廳刑事警察總隊原總隊長、刑事偵查局原局長羅文進,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委委員、政法委書記楊剛主動投案,河南省南陽市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萬保平(副市廳級待遇),內蒙古自治區監獄管理局原副巡視員連天俊等。

從查處問題看,多涉及濫用職權、以權謀私、執法犯法,如遼寧省公安廳刑偵局原局長姚偉違規干預插手司法執法活動,利用偵查權以案謀私,違規處置案件;也有甘於被「圍獵」的情況,如浙江省公安廳原警務技術二級總監丁仁仁,利用手中的執法權、業務管理權、組織人事權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財物;還有縱容涉黑涉惡活動,充當「保護傘」等問題。

教育整頓開始之後,第一個落馬的省部級政法系統高官,是上海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2020年8月18日,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布消息,龔道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

毫無防備的,上海政法系統內最髙級別警虎轟然倒地。

龔道安的落馬,打破了中共十九大以來上海尚無省部級官員被查的紀錄,同時,他也成為繼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重慶副市長、公安局局長鄧恢林之後,2020年內第三名被査的整界高官。

而吉林政法系統的震蕩也在持續。2020年明19日,吉林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吉林省應急管理廳黨委書記、廳長霍雲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霍雲成是繼吉林省檢察院原檢察長楊克勤,省公安廳原常務副廳長劉培柱,省法院原副院長呂紅民等官員被查後,又一名出身該省政法系統的落馬官員。

還有廣東,兩個小時內,就有兩名來自法院和檢察院系統的「老政法」被查。

2020年9月17日,廣東省紀委監委官網連續發布了兩則落馬的消息:當天16時許,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原副檢察長梁德標被査;當天17時30分許,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劉粵軍被查。

此前兩個月,7月11日,在廣東工作近40年的江門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林春生被查,成為教育整頓活動部署後,首個落馬的地市級公安系統「一把手」;7月16日,曾在廣東檢察系統任職多年的珠海市檢察院原黨組書記、檢察長關英彥落馬。

2020年8月31日,退休已4年的山西「老政法」梁權被查。

而江蘇省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王立科「主動投案」,是中國政法系統,尤其是地方政法系統劇烈震蕩,以及地方政法大員紛紛落馬的最新一個案例。官媒評論指,其「主動投案」,既有本人甘願認罪的原因,也說明了這場指向政法系統的整頓行動形勢,已令其不敢繼續心存僥幸。

2020年10月24日晚,中紀委通報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立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接受調查。據悉,王立科是中共十九大後第一個落馬的省級政法委書記,也是第一個自首的省級政法委書記。

王立科是一位「老公安」,在政法系統深耕已久。公開簡歷顯示,王立科生於1964年,現年56歲,早年長期在遼寧省內基層公安系統任職,曾任錦州市公安局副局長、葫蘆島市公安局局長、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大連市公安局局長等職,2013年南下江蘇任省長助理兼省公安廳廳長,2015年11月出江蘇省委常委兼省委政法委書記至今。

2020年9月23日,在王立科長期任職的遼寧省,有1兩名政法系統廳官同日落馬。其中一個,是已於2018年5月退休的遼寧省政協原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白月先,兩人曾共事5年時間。

此外,2020年7月24日,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總隊總隊長張德威被査。他也曾長期在遼寧省公安廳、大連市公安局任職,系王立科下屬。

在外界看來,「政法虎」的危害極大,除了斂財,還可能干預司法、插手案件。比如,斂財過億的最髙法院原副院長奚曉明,被指在「案件處理」上為他人提供了幫助;被留黨察看1年的雲南省高院原院長趙仕杰,在「孫小果案申訴再審過程中徇私舞弊,授意和要求審判人員枉法裁判,致使孫小果由死緩被改判有期徒刑20年」。

最近幾年,隨著反腐力度的不斷加大,中國政法系統內已有不少高官先後落馬。目前開啓的這場「延安整風」運動,更令很多政法系統內的人瑟瑟發抖。

在「自查從寬,被查從嚴」的强大攻勢下,「主動投案」成為一些人的救命稻草。陳一新更强調,教育整頓試點結束後,再冒出類似案子,要追究相關領導的責任。種種迹象表明,政法系統正風肅紀反腐還會持續發力。

2020年11月4日,陳一新在中央政法委召開的會議上强調,教育整頓試點工作即將收官,試點地區、試點單位要聚焦「六項要求」搞好整改總結,緊盯「漏網之魚」,為全國鋪開教育整頓工作提供示範樣本。

「六項要求」,即保持查糾問題的接續性,發揮英模選樹的引領性,增强整改提升的針對性,突出建章立制的長效性,提升評估驗收的科學性,提高經驗集成的普適性。

(張弛/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