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信網路詐騙,越說越沉重

  電信網路詐騙,是個越說越沉重的話題。最近,尤其熱門。
  在最近熱映的電影《孤注一擲》中,對於境外詐騙團夥兇殘的展現,可謂相當赤裸。面對那些被殺豬盤騙出國,不服管教的「豬仔」們,犯罪分子會對他們拳打腳踢,挑他們的手指甲,甚至用電棍去電擊,直到他們被虐待成「聽話的詐騙工具」。
  而現實,只會比《孤注一擲》裡演的還要可怕。
  這兩年,利用高薪誘惑將人「騙」去東南亞從事電信網路詐騙的新聞屢見報端。這些人的遭遇令人毛骨悚然。而背後的真相,也絕非如此簡單。
  可以說,在網路越來越發達的今天,在規模龐大的黑灰產業密切配合下,電信網路詐騙已經形成了完整的分工鏈,從資訊買賣、實施詐騙到分贓銷贓,一應俱全,甚至還有大資料和AI技術的輔助。
  錢不值錢,命更不值錢
  現在距離幸衛林回到國內已經過去了大半年,他的腿在陰雨天還是會疼。這是他從緬甸東部妙瓦底的電信詐騙集團逃跑時摔斷腿留下的後遺症。
  在抖音上,幸衛林將他的帳戶名改為了「幸衛林-貴視旅遊創始人-反詐親身經歷宣傳」,除了做老本行旅遊、直播帶貨,還有很多視頻是關於他被綁架到緬甸做詐騙的經歷。他說,希望能用他的親身經歷來警醒、幫助更多的人,讓他們不再受誘惑,不再去輕信別人,避免去經歷同樣的事情。
  事情還要倒退回2022年9月。
  在去昆明出差的火車上,幸衛林認識了自稱搞旅遊的同行「楊飛」,後者聊到泰國的旅遊市場,一下勾起了幸衛林的興趣。想到疫情之前,自己公司開發過的不少泰國旅遊路線生意都非常好,幸衛林判斷,一旦政策放開,出境游的生意一定會大火。
  之後的一個多月,對方又多次電話邀請幸衛林到泰國考察。於是,9月21日,幸衛林從香港轉機抵達泰國,對方主動提出到機場接機。架不住熱情的他跟著上了一輛泰國牌照的豐田越野車。
  車上除了女司機,還有兩個說普通話的男人。對方隨即熱情地遞來一瓶水。喝完之後,幸衛林慢慢地睡過去了。「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我在一條船上,旁邊有4個男的。我的物品還在,用翻譯軟體問他們,他們啥都不說。」幸衛林說,在船隻靠岸後,他通過手機地圖軟體定位,才發現自己已經身在緬甸。隨後,他又被帶到一個園區。他這才知道,這裡就是近幾年在國際上臭名昭著的妙瓦底。
  從2010年至2019年,東南亞各國的網路詐騙集團每年吸引數十萬人出國從業,多為十幾歲到30歲的年輕人。但在2018年後的國際聯合執法行動和疫情影響之下,東南亞網詐產業面臨嚴重的「用工荒」問題,從而刺激了綁架、人口販賣犯罪的加劇。幸衛林這樣的「大齡人士」也進入了被綁架、用工的範圍。
  而妙瓦底,因為地方軍自治,緬甸中央政府無法管轄,這裡成為繼緬北之後,一個新興的網路詐騙、毒品販運、洗錢、人口販賣的「犯罪天堂」。最近兩年,妙瓦底的「KK園區」受到國際刑警組織和各國媒體的高度關注,被稱為「豬仔地獄」「死亡終點站」。
  「其實每個園區都差不多兇殘。」沿河的20多個碼頭,每個碼頭都有若干園區,幸衛林在位於11號碼頭的園區。
  等了幾天,幸衛林終於見到了「老闆」,一個操著東北口音的年輕人。對方把他帶到一棟辦公樓的二樓,只見一排排的電腦前,烏泱泱地坐了好幾十個人,每一人身旁都是黑壓壓的一片手機。
  老闆介紹幸衛林是自己花了30萬元買來的,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好好在這幹詐騙,要麼找兩個30歲以下的中國人過來,就能放他自由。
  接著,幸衛林被一位「主管」帶走,對方給了他22台手機和一本用來學習的話術。他說,園區被控制的人有兩種,一種是在正常上班的被叫作「狗推」,一種長期沒有開單被不同公司賣來賣去的被叫作「豬仔」,「老闆會給我們洗腦,反正都不被當人看待了,就不需要有良心了」。
  但幸衛林實在不想幹就找到了主管,「主管說不想幹的話,每天要挨10棍打,並且一天只能吃一頓飯」。那一天,幸衛林第一次挨打。
  後來,他又壯著膽子找到老闆,希望對方把手機還給他,他可以讓家裡人湊錢替他贖身。豈料老闆微微一笑,打開保險櫃拿出了他的手機,接著從茶几下面拿出一個鐵錘,一錘就把手機給砸爛,並威脅說「現在是砸你手機,再敢和外界任何人聯繫,下一步就敲你的膝關節」。
  幸衛林被嚇傻了。他的「同事」中,短的幹了3年,長的幹了9年。他們告訴幸衛林,這裡沒有放人出去的先例,逃跑更是別想了。
  「一旦逃跑失敗,輕則打斷腿、關水牢,再被賣到別的地方,嚴重的可能面臨活埋,甚至在不打麻藥的情況下被割器官。」幸衛林說,在這裡沒有交贖金放人一說,人命更是不值一提,「直到榨幹你的最後一絲價值」。
  之後,幸衛林表面順從,心裡卻始終有一個信念——一定要逃,就算是死也要死回中國。2022年11月13日,他私藏了兩部工作手機,趁著天沒亮,從5米高的圍牆跳下,逃出園區。但跳牆導致他全身多處骨折,舉步維艱。
  眼看著天光變亮,幸衛林看到了一對路過的本地父子。本想花錢讓對方送自己離開,但沒想到又被他們賣給了當地的黑警。幾經輾轉,黑警把他交給了一夥緬甸軍隊武裝。一個被稱作「將軍」的人準備將他再次賣給詐騙園區,但因為他年紀大、身體多處骨折未愈,始終沒能成功賣出。
  「我跟他談判,說可以交贖金,之後可以回來在他的地盤投資。」幸衛林借來衛兵的手機,從網盤裡下載了他以前風光時的照片和視頻,極力證明自己是一個有實力的人。為了體現誠意,他又讓家人轉了8萬元錢過來,感謝將軍的救命之恩。
  在他反復的述說之下,將軍最終同意將他送回泰國。在走之前,幸衛林還要求和將軍、士兵合影,理由是為了回來的時候方便聯繫,免得被緬甸其他人為難。
  2023年1月5日,在泰國移民局監獄滯留數十天后,幸衛林通過國內相關部門協調,成功返回國內。
  幸衛林稱,他能逃出來很大程度是因為運氣,希望國內廣大同胞不要相信境外高薪招聘,「去了就相當於踏上不歸路」。
  一直以來,幸衛林這段經歷不斷被人質疑真實性。他坦言,也因此經常收到網友的私信。有人提出,在和將軍士兵合影時,他為什麼在笑?幸衛林的解釋是:「當天,將軍終於鬆口同意送我去泰國,我看到了回國的希望,這不值得我發自內心的開心嗎?」
  還有人認為,整個故事都是幸衛林編造的,他本來就是從事詐騙的人員。對此,幸衛林略顯無奈。在最近的一次回應視頻裡,他表示:「我接受了兩級部門和我們老家大隊的審查。我相信,如果我有任何問題,我也不可能坐在這裡開直播。」
  首次零贖金放人?
  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中國駐緬大使館一共發佈過兩次與解救相關的消息。一次是在4月6日,中國駐緬大使館營救出一名被誘騙偷渡至緬甸撣邦大其力的中國公民。一次是在5月15日,中國駐緬大使館營救出多名被以「高薪聘請」為由誘騙至緬甸妙瓦底地區的中國公民。
  事實上,因為跨境執法相當困難,政府部門很多時候有心無力,因此賠付幾乎是現在被困緬甸電詐公司人員回來的唯一方式,並且「花這個錢能回來,都是萬幸」。
  日前,「90後女記者臥底緬北詐騙集團救回6人」一事兒突然引爆——河南廣播電視臺都市頻道的記者為了揭露緬甸非法偷渡和電信詐騙等行為,冒著生命危險進行了長達120天的臥底調查。這次深度調查的相關節目——《緬北歸來》播出後,引發軒然大波。隨後,又有「下架視頻換放人」等情節,讓此事成為了7月最熱的社會新聞,多個相關話題沖上微博熱搜第一,4.3億網友揪心關注緬甸受困者的處境和臥底記者的安危……
  《新民週刊》記者聯繫上了河南廣播電視臺都市頻道緬北電詐報導團隊。報導組由4名記者組成,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都市大先生」。為確保90後臥底女記者的安全,報導組成員以「都市大先生」的稱呼講述了幕後故事。
  6月份以來,河南廣電都市頻道播出《邊境「蛇」影》《緬北歸來》專題節目,引起極大轟動。報導組在跟進後續採訪時,每到一處,當地關注度很高,為了確保採訪工作順利進行,「我們一般不透露具體的城市與位置」。
  關於臥底緬北的故事源自多條電信網路詐騙的線索。河南都市頻道經過反復斟酌、慎重研判,決定派出記者和詐騙團夥進行較為密切的接觸,徹底揭開背後真相。「出發前,我們沒有告訴家人要去做什麼,只是說,自己要出趟長差。」都市大先生表示。
  在隨後的幾個月裡,在保證絕對安全的情況下,4名記者兵分三路,以赴緬甸務工者和招工仲介的雙重身份,奔赴多個地點進行調查、臥底,完整記錄了詐騙團夥怎樣將人哄騙到窩點,如何進行洗腦,以及如何實施電信詐騙的全過程。
  「當時,我們是通過網上聯繫了一些在緬甸高薪招聘人的賣家,確定之後,他們就把我們的資訊給邊境上的蛇頭,蛇頭再聯繫我們,給我們訂機票到邊境,蛇頭帶我們走小路來到邊境線的檢查關口,然後帶我們去邊境線的『安全屋』,他們就是從『安全屋』帶人出境的。」都市大先生如是說。
  從見到蛇頭起,整個過程都被蛇頭控制,手機一上車就被沒收,每走一步,都會被盯著,這個時候想逃跑已經沒有機會了,最後報導團也是通過別人説明脫身。
  《緬北歸來》系列融媒體報導不僅僅在家屬中引起了強烈的反響,也引起了廣西、四川、貴州等多地相關部門的重視,他們積極和家屬對接,為家屬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幫助。
  7月14日,都市大先生收到了一個好消息,詐騙集團和河南開封的小朋家人取得聯繫,稱只要將採訪視頻刪除,就可以放了小朋,否則將把小朋埋了。情急之下,為了小朋的安全,經過商量,頻道將相關視頻刪除,詐騙集團也在半個小時之內將小朋送到了打洛口岸國門附近。
  7月23日,在拘留罰款後,小朋終於安全返回家中,至此小朋已經離家近4個月。「這也是緬甸詐騙集團首次0贖金放人,也意味著我們的努力取得了階段性的回饋。」都市大先生表示。
  截至7月25日,報導團隊收到了1200多條被困緬甸相關求助,已有6名被困者通過頻道的報導直接或者間接地被營救回國,其中有兩名被困者屬於「零贖金放人」。他們大多是十幾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目前都順利回到了家中。
  由於相關要求,4名臥底記者如何進入緬北電信詐騙團隊,又如何脫險的細節沒有向外部透露。這起事件也引發了不少爭議——比如女記者年齡問題、採訪是否真實。但不管怎樣,此事都助推了對「緬甸詐騙」的熱烈討論氛圍。對於反詐,頗有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拉滿感」。
  如病毒般蔓延全球
  詐騙之術可謂是人類歷史上最古老、最常見的侵財類犯罪形式之一。明萬曆年間,張應俞編寫的《新刻江湖杜騙術》中記載的「冒官行騙」就是目前我們看到的冒充公檢法詐騙的雛形。
  而現代意義上的電信詐騙,最早於上世紀90年代在臺灣地區出現。當時他們的主要手段是利用發放傳單和使用「王八卡」電話(冒名申請的電話卡)的方式,以中大獎、交稅款為套路,在被害人匯出第一筆錢後,詐騙集團再以律師費、手續費、公證費等名目,一次又一次要求被害人匯錢,直到被害人醒悟或錢財被榨幹為止。由於電信詐騙的成功率較高,且不勞而獲的金額相對較大,因此很快就成為臺灣地區最重要的犯罪形式之一。大批不良分子,甚至是曾經擁有良好工作的人都紛紛加入。
  據臺灣地區警務部門統計,1999年臺灣島內詐騙案件數4262件,2000年即增加到7000件,2005年更是猛增至4.3萬件,詐騙金額也由1999年的12億元增加到2006年的185.9億元。
  差不多在2008年前後,這些師從臺灣系的詐騙團夥開始在全國各地蔓延,他們以宗族鄉里聯結而成,呈現地域性特徵,逐漸發展成一張頗具規模的詐騙版圖。不同的地區形成了當地具有特色的犯罪手法,比如說廣西賓陽QQ詐騙,廣東電白「猜猜我是誰」詐騙,江西余幹重金求子詐騙……
  「當時全國公安機關就針對這些不同的重點地區、詐騙類型、詐騙團夥進行打擊,這一批人後來轉移到緬北,現在說實話國內的窩點已經很少了。」西南政法大學刑事偵查學院副教授、反詐研究團隊成員謝玲曾在接受央視《新聞調查》的採訪中表示。
  詐騙集團在2009年之後開始在東亞和東南亞等地建立新的詐騙基地,觸角遍及日本、韓國、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等國。轉戰東南亞,就是利用不同區域、不同國家之間的壁壘,來達到逃避打擊的目的。
  其中,最突出的聚集地當屬緬甸北部。緬北接壤雲南,當地說中文,使用人民幣,通信設備甚至不需要國際漫遊,直接使用國內三大運營商,種種條件為詐騙團夥建立窩點提供了便利。
  值得注意的是,一個與印象中詐騙分子都是用高薪把人騙去東南亞相反的事實是,受害人中有接近八成是自願前往的。全球反詐騙組織GASO在營救回來的受害者中發現一個共性:他們的確是被高薪工作吸引,但大部分時候,並不是誘騙。有相當一大部分人,知道自己將去東南亞從事什麼工作。
  幸衛林也表示,園區吃喝嫖賭場所都齊備,「很多人就此腐化」,種種原因下,他所在的公司裡最後只有20%的是被迫從事電詐,其他80%的人是心甘情願在做。
  而近年來,隨著中國警方與東南亞各國合作打擊犯罪的力度逐漸加強,使得詐騙集團又進一步向非洲、中東地區和大洋洲、美洲等地擴展。總之,只要網路條件好、入出境審查不嚴格、生活成本低、治安混亂的國家,詐騙組織都可以說是遍地開花,如病毒般蔓延到全球六大洲。
  此外,外籍電信詐騙集團主要是西非裔,他們之前主要是針對英美等發達國家實施電信詐騙,通過郵箱植入木馬和國際婚戀網站等方式作案。若不是因為語言障礙,西非裔的詐騙犯們可能早就「入侵」中國了。但其實,之前在國際交友網站上,他們已經盯上了有經濟實力又想「釣洋鬼子」的年輕女子。上海警方就曾接到過一名武漢籍女子報案,稱被「阿拉伯酋長的兒子」騙光了所有錢財。
  道與魔的博弈
  2012年之後,隨著網路、電腦和智慧手機的普及,網路詐騙開始呈現出上升的趨勢。犯罪分子通過釣魚網站、偽基站、盜取QQ微信等方式進行詐騙。
  大資料時代,通過互聯網,騙子可精准地找到被騙者的姓名、性別、家庭住址、職業、愛好乃至最近關注的事物、當前的狀態。山東的「徐玉玉被騙死案」及北京的「清華老師被騙千萬案」即是如此,騙子知道徐玉玉申請助學金的情況,騙子也知道大學老師進行過房產交易。
  尤其像緬北這樣的詐騙者聚集地,更是團夥協作、各司其職、環環相扣,劇本越來越專業,對象越來越精准。
  根據中國公安部的粗略統計,從2011年起,大陸電信詐騙案的平均年增長率為70%以上。詐騙金額平均每年都在百億元人民幣,2015年更是暴增至兩百億元人民幣以上,足見詐騙業之繁盛。
  另據最高人民檢察院的資料表明,2020年,25%的網路詐騙都是「精准出手」——在獲取了公民的個人資訊後,針對性地實施詐騙。
  同時,在互聯網時代,詐騙引流手段不斷翻新,詐騙分子改變了以往點對點撥打電話、添加好友等形式,通過網路廣告、「網紅」視頻、短視頻直播等線上方式宣傳引流,其傳播速度更快,波及範圍更廣,也極易讓人受騙。
  去年2月23日,關於「緬甸網紅李賽高真實身份是緬北詐騙團夥」的消息在網上廣泛流傳。原來短視頻平臺上名為「貴定公安」的官方帳號發佈了一則百萬網紅李賽高唱歌的視頻,並且還在視頻中提醒網友:「緬甸網紅李賽高真實身份是緬北詐騙團夥。」據悉,「貴定公安」是貴定縣公安局的官方短視頻帳號,此次發文等於是「實錘」了李賽高的真實身份。警方表示,這麼做是為了廣大網友不再受到該團夥詐騙。
  到了今年,聊天機器人ChatGPT的出現,生成式人工智慧技術(AIGC)持續火爆,隨之而來的法律、安全與倫理挑戰也越來越大。中國多地爆出「AI詐騙案件」。先是內蒙古包頭警方發佈消息,4月20日,福建省一知名企業家遇上了「高端」騙局,對方通過AI換臉和擬聲,佯裝成好友對他實施了詐騙,致其被騙走430萬元。後有安徽安慶公安透露,詐騙分子使用了一段9秒鐘的AI換臉視頻,騙取安慶一男子132萬元。
  上海市君悅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朱平晟律師在接受《新民週刊》採訪時表示,過去的電信詐騙多半是通過文字資訊偽裝成熟人,或通過電話偽裝成各個機構的工作人員進行詐騙,但在AI聲音模型技術輔助下,騙子可以很輕易地模仿熟人聲音進行詐騙,「聲音之外,換臉技術的提升更使得騙局的成功率大大提高」。
  瑞萊智慧聯合創始人、演算法科學家蕭子豪則告訴《新民週刊》,AI詐騙是在傳統詐騙的基礎上運用了人工智慧技術,並不意味著傳統詐騙手段不再存在或不再有效,只不過是增加了詐騙的複雜性和識破詐騙的難度。相比傳統詐騙,AI詐騙利用了「眼見為實」常識,降低了受害者的警惕性,也導致這類詐騙很難防範。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鐵律在任何時代都成立,遇事保持足夠的清醒和質疑非常重要。尤其是涉及個人財產的時候,就需要提高警惕。
  不過,記者注意到,近日詐騙形式又出現了「返璞歸真」的趨勢——騙子用郵寄快遞的方式廣撒網,只要收件人掃描了包裹內獎券上的二維碼,就有可能一步步落入陷阱。
  好消息是,今年以來,公安部仍在加大對電信網路詐騙等非法跨境犯罪活動的打擊力度。3月20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緬甸聯邦共和國國家警察局、泰國國家員警總署聯合舉行的人口販賣問題三國三邊會議在泰國曼谷舉行,提出將聯合打擊人口販賣、電信詐騙等跨國犯罪。6月19日,6名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在中緬泰三方聯合打擊緬泰邊境涉電詐犯罪行動中被抓獲,從緬甸被押解回國。
  今年3月和5月,中國駐緬甸大使陳海也曾兩次在內比都會見緬甸副總理兼內政部長梭突中將,雙方就加大力度打擊緬北地區電信詐騙、賭博等非法跨境犯罪活動進行協商。陳海指出,針對緬北電信詐騙,「必須加大力度協同行動,重拳出擊,治標治本」。梭突中將也表示:「將對緬北勢力和相關人員進一步形成震懾,維護兩國人民安全和利益。」
  但就現實情況而言,想要徹底解決這一頑疾,可能還有一段較長的路要走。
  (應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