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40萬買「野雞洋院士」,是學術榮譽還是利益交換?

  花幾十萬就能買個「外籍院士」頭銜,近日,國內不少高校老師深陷輿論漩渦。這場風暴的中心就是一家名為「歐洲自然科學院」的科學組織。不少人質疑,這家機構提供的「洋院士」頭銜含金量並不高,花40萬元就能買到。
  事實上,早在今年4月,國內某985高校教授就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自己曾收到「歐洲自然科學院」外籍院士的推薦。據該教授披露的截圖郵件顯示,對方聲稱,鑒於該教授在專業學術領域做出的突出科研貢獻,擬推薦申報歐洲自然科學院外籍院士。
  在材料優秀的基礎上,還可以同時推薦相應領域獎章,如羅伯特·科赫、亞曆山大·馮·洪堡等國際獎項。收到院士證書、主席賀信、官網公示後,再付款即可。
  「人貴有自知之明。」該教授稱,自己還需要繼續積累,不過也正說明這個院士含金量不高,需要收費的推薦不是好推薦。
  上述教授還表示,歐洲自然科學院(Europasche Akademie der Naturwissenschaften)近似於野雞組織。而官方組織是「歐洲人文和自然科學院」,簡稱「歐洲科學院」(Academia Europaea),相當於國內的中國科學院和工程院。
  「歐洲科學院」總部位於英國倫敦,於1988年由歐洲多國科學部長宣導創立,是歐洲人學術生涯的最高榮譽稱號,代表著歐洲人文和自然科學界最高的科學水準和學術地位。更關鍵的是,其外籍院士通過率不超過5%。
  而歐洲自然科學院對外聲稱是由「多國科學家、學術團體創建」,是「國際上跨地域和學術領域認可度最高、影響最大的科學組織之一」。第一個國家分支機構於2003年正式註冊。
  宣傳口徑看似「高大上」,但實際上諸多細節都經不起推敲。
  比如,官網顯示,歐洲自然科學院總部位於德國漢諾威,但其網頁主菜單竟然是俄語,學院註冊地址也存疑。該機構還對外宣稱,設有路德維希·諾貝爾獎獲獎者通道,多名院士獲得「諾貝爾獎」。
  但此「諾貝爾」非彼「諾貝爾」,最為人熟知的「諾貝爾獎」是由瑞典發明家、化學家阿爾弗雷德·諾貝爾(Alfred Nobel)的遺囑所設立。
  更令人咋舌的是以井噴之勢增長的院士產量。以「嚴格評審程式」自稱的歐洲自然科學院,近兩年院士隊伍迅速壯大,其中不少人來自中國。
  據其2022年5月的一篇宣傳報導顯示,彼時歐洲自然科學院有425名院士成員,包括320名正式院士和105位通訊院士。而截至目前對外公開的數據已增長至1700人,兩年時間院士數足足增長了300%。
  據介面教育不完全統計,僅2024年,國內就有28人獲得歐洲自然科學院院士稱號,涉及985、211等多所高校、生物科技、能源、醫學醫藥等多領域公司。
  這些新晉歐洲自然科學院院士中,還出現了一名來自西安的90後小夥田政,也是唯一一位35歲以下的院士。在今年4月的一場交流大會上,歐洲自然科學院為其舉行新晉院士授勳儀式。
  據陝西工人網報導,田政來自中醫世家,其研究成果是「知熱感度測定法診斷技術」,報導宣稱其「將傳統中醫推向了有數字和演算法的新高度」,「變成了世界公認的第五種中醫診斷方法」。
  此外,武漢大學電氣與自動化學院何怡剛教授也在2024年歐洲自然科學院新增院士名單中。在日前持續發酵的爭議下,何怡剛回應澎湃新聞稱,歐洲自然科學院院士是他自己申報的,並未向代理機構支付過相關費用。
  當被問及此前是否收到過有關參選該院院士的邀請?申請過程中又做了哪些工作?對於這些問題,何怡剛不願細談。
  與此同時,據紅星新聞援引歐洲自然科學院中國代表處負責人吳繼華回應稱,歐洲自然科學院的院士資格不會進行售賣,也從來沒有收過申請者的費用,認定為院士的中國籍成員,也不會收取年費。
  但這一回應並不足以打消外界的質疑。
  介面教育以高校老師身份詢問一位代辦「洋院士」頭銜的仲介機構工作人員,對方稱可以申辦包括「歐洲自然科學院院士」在內的榮譽,費用大概60萬左右。
  當記者提出價格過於高昂時,對方轉換話術稱,這只是大概的報價,具體要看資料審核,可能不到40萬也能做。
  隨後,當記者提出有老師聲稱可以自己免費申請,這和仲介代辦有何差別時,對方表示:「這個您可能不了解,說是自己申報成功的都是假的。」
  該仲介表示,評選歐洲自然科學院院士,涉及資料審核、外籍院士推薦、學部選舉、主席團審議等一系列流程,「自己申報成功的幾乎沒有」。
  對方表示有一套完整的服務和鏈條,成功當選後可以建立院士工作站,「您的身份也不一樣,人脈、資源這些和您之前比是差一大截的。」
  國內一位985高校副教授也對介面教育表示,免費申請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他沒有交申請費用,肯定也以別的形式付了服務費。」
  該副教授認為,各類學術組織都有一定的運營成本,哪怕是正式的學術組織,也會收取一定的會員費用,可能不高,一般來說每年幾十美元到幾百美元。
  這位副教授近期也曾接收到仲介關於「歐洲自然科學院」外籍院士的推薦郵件,因對此不感興趣,所以沒有掉入此類付費陷阱。
  「40萬可買歐洲自然科學院院士」話題的發酵,表面上討論的是「洋院士」的含金量,但本質更多地是在拷問國內學術評價體系的公信力問題。
  「『水院士』層出不窮,與國內院士評選現狀有關。」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告訴介面教育,在國內要獲得院士最高學術榮譽,是十分困難的。於是,有的海外機構,就把目光對準國內高校、科研機構、醫院的學者,做起兜售「院士」頭銜的生意。
  熊丙奇強調,即使是國外正規的科學院、工程院,當選院士也完全是學術性、榮譽性的,當選之後沒有任何利益和學術特權,因此,對於當選科學院、工程院等院士,科學家並不怎麼特別看重。
  「所謂的『院士』,就是協會的會員。」熊丙奇稱,評選院士,也如評諾貝爾獎一樣,不要求本人申請,而是實行科學家同行推薦。這些學術機構,大多堅持嚴格的評選標準,以維護學術聲譽。
  而除了正規的學術機構外,在國外,要註冊一個「山寨」的科學院並非難事,因為國外實行的是學術自治模式,一個機構的學術權威性是否得到認可,要由學術同行認證。
  熊丙奇認為,國家應儘快出臺關於海外院士的認證機制與管理辦法,推出一個國家承認的各國權威院士的認證名單,儘早遏止這種「花錢購買院士」的風潮。
  該事件背後也暴露出當下社會的學術「頭銜化」與「唯帽子論」的問題。
  熊丙奇稱,當前,國內正在推進破除「唯帽子」評價改革,這要求在開展學術活動時,不要看學者的身份、頭銜,而要關注學者本身的學術能力、學術貢獻。要剝離與頭銜、帽子相對應的學術利益。
  在整起事件的發酵中,高校方扮演了何種角色,應該承擔哪些責任?
  上述副教授對介面教育說表示,要分情況看待,如果是教授自己出錢評院士,學校自然是沒有連帶責任。但實際絕大多數學者基本都是屬於某一個學術組織或學會,申請院士所產生的費用,包括註冊費和會員費,通常來講算在學校的管理費用裏,那麼學校負有一定管理職責。
  但問題在於,學校通常沒有能力和責任進行監管,比如財務負責人很難識別這個「洋院士」的身份,到底是所謂的野雞機構還是正式機構,因此這就要求學校領導和管理者負有非常強的管理責任,包括審查職責,「雖然這可能也有點強人所難」。
  在他看來,最靠譜的可能是靠學術圈的互相舉報監督,互相識別頭銜的含金量。
  熊丙奇則認為,當一部分高校樂於公開慶賀教師獲此院士身份,直接表明高校和涉事教師在此問題上已成了「利益共同體」。也就是說,厘清該事件的真相,已不僅關乎學術的尊嚴,也關乎高校的公信力。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查清此類個案,也未嘗不是為更多的高校和科研工作者發出警示——千萬別隨便就被「院士」頭銜所忽悠了,靠「走捷徑」獲取院士頭銜來「鍍金」,終究是行不通的。
  5月8日,中國科協也正式發文指出,各部門機構不應為「投機者」捧場月臺。一方面,著力清理各類「野雞大學」「山寨頭銜」「違規評比」「收費表彰」,避免給任何取巧、鑽營的投機者月臺,更不可向其傾斜資源。另一方面,充分尊重並合理評價科技工作者的勞動成果,確保其能夠獲得穩定支持,開展良性競爭。
  (查沁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