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在批鬥會上的特殊演講

1967年下半年,紅衛兵組織了多次批鬥陳毅的大會。陳毅在會上對極“左”做法進行了痛斥,對一些無理指責進行了批駁,表現了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家高超的鬥爭藝術。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陳毅在召開批鬥他的大會上,發表了一篇特殊的演講。這篇演講原本是陳毅即席講的,並沒有標題,演講後整理出《我這個外交部長》這個題目。光明磊落的陳毅沒有反對用這個標題,他不怕紅衛兵和造反派把這兩個材料送給毛澤東看,他就是要用這個材料,表明自己對“文化大革命”的看法。

陳毅在演講中說:“……我這個人很頑固,比較落後,你要我這種人風大隨風,雨大隨雨,我就不幹。我這個人不是俊傑,我這個人很蠢。我是個文化人,文化人的習氣很深。

我在黨內工作四十多年了。我老實告訴你們,我犯過兩次方向、路線錯誤。1952年犯過一次,1949年犯過一次,以後我沒犯原則性錯誤。我不吹噓,我講話豪爽痛快,有時很錯誤,有時很准。我也挨過鬥,我也鬥過別人,我鬥人的經驗,比你們這會場上還猛烈得多,我什麼武器,機關槍、炮彈都使用過了。有人說我不識時務,但我講的是真理,這是我的性格,我不是那種哼哼哈哈的人。

我們不要搞個人迷信,這個沒有必要。對個人盲目崇拜,這是一種自由主義。我不迷信斯大林,不迷信赫魯曉夫,也不迷信毛主席。有幾個人沒有反對過毛主席?據說林副主席沒有反對,很偉大嘛!反對毛主席不一定是反革命,擁護他也不一定是革命的。我看毛主席的大字報也可以貼。毛主席也是一顆螺絲釘。他過去在湖南第一師範當學生,他有什麼,還不是一個普通學生。林彪也沒有什麼了不起,過去他是我的部下。難道‘文革’這麼大的運動,就是他們兩人領導?老喊偉大、萬歲、萬萬歲,對他們沒有什麼好處的。我天天和毛主席見面,見面就叫‘毛主席萬歲’,行嗎?

劉少奇是我的老師,是我的先生,水平很高。黨內過去留學蘇聯的人很多都變壞了,但劉少奇是好的。你們不但要學習毛主席著作,而且要學習少奇同志的著作。劉少奇在‘八大’不提毛澤東思想,也作為他的百條罪狀之一。這報告是毛主席、政治局決定的,我一直在場。外面的劉少奇罪狀一百條,有的是捏造,有的是洩密,完全是給我們党、給毛主席臉上抹黑。

成千上萬的老幹部都被糟蹋了。“中央文革”裏有些青年人“左”得很,這些秀才不懂得造反派裏有壞人。戚本禹同志現在算是左派,但是他的話,我個人認為並非都是正確的。有些人嘛,就是權大得很,就是不講道理,除非你完全照他的意思辦就好,否則便是黑幫。有人躲在背後,教娃娃們出來寫大字報,這是什麼品質?

“打倒大軍閥朱德”?他幹了幾十年,是我們的總司令,說他是‘大軍閥’,這不是給我們黨的臉上抹黑!一揪就祖宗三代,人家會 說,我們共產黨怎麼連81歲的老人都容不下。人家罵共產黨過河拆橋…… 現在看來,大字報上街危害性越來越多,越來越嚇人,水平越來越低!‘兔羔子’、‘狗崽子’、‘砸爛狗頭’…. …., 鬥啊!非要鬥到底,逐步升級,非要打成反革命,打成黑幫,黑幫還要打成特務,特務還要砸爛腦殼,腦殼還要把它砍下來!揪住了就不放,拉去了就回不來,動不動就下跪,那麼多的老幹部自殺,他們都是為的什麼?成千上萬的老幹部被糟蹋了,先是工作組就有40萬人,搞得好苦喲!我不能看著這樣下去,我寧願冒殺身之禍。我的老婆,以前參加日內瓦會議不穿旗袍西裝裙,硬要她穿,不穿就鬥,我不便說話,只好走開,要不然,就是包庇老婆了,後來她穿了,現在又拉出來鬥,說她腐化,她能服嗎?把我老婆拉到街上遊街,戴高帽子,她有什麼罪?還不是當了工作組長嗎?

我這次是保護過關的,不保護怎樣能過關呢?這回大批的外交幹部由你們來處理,你們要怎樣鬥,就怎樣鬥,幹部的生命等於在你們手裏。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不分青紅皂白,把一切領導幹部都打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排斥一切,文章不能做絕啊!我講這些話,可能要觸犯一些人的忌諱,我要慘遭犧牲。我願意。我也不怕!

……前幾天,我到外交部開會,要我低頭認罪,我有什麼罪呢?我若有罪,還當外交部長? 我的檢查,是被迫的,逼著我做檢查,我還不認為我是全錯了,你們說要使用武鬥,一戴高帽子,二彎腰,三下跪四掛黑牌。你們不要太猖狂,太猖狂就沒有好下場。我革命革了四 十幾年,沒想到落到這種地步,我死了也不甘心,也不服氣。我拼了老命也要鬥爭,也要造反,今天就要出這個氣! 我這個就是右派言論。

不要怕犯錯誤――不犯錯誤是不可能的。你們犯錯誤沒有我多。這句話並非黑話,是白話,不,是紅話!講話容易被人抓住,抓住就下不了臺,哼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