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昱婷高思博怯戰看國民黨士氣低落

「五都」選後,由於原高雄縣第三選區(包含仁武鄉、鳥松鄉、大寮鄉、林園鄉)原任第七屆「立委」陳啟昱(民進黨籍)因轉任高雄市副市長而須依法辭去「立委」,而必須進行補選(在原高雄縣與原高雄市合併改制為大高雄市後,該選區名稱已調整為高雄市第四選區,但選區範圍不變)。另外,原在台南縣選出的「立委」賴清德(民進黨籍)在當選並就任大台南市長後,也須依法辭去「立委」職務。按相關法律規定,必須在三個月內進行補選,選務機構也已宣佈這;這兩個「立委」補選於三月五日進行。因此,在高雄市第四選區和台南市第四選區,又到了選舉季節。

民進黨和國民黨都不會輕易放過這次缺額補選。在民進黨方面,由於這兩個缺額的發生,都是民進黨籍的「立委」轉換軌道而出現,因而當然是希望還是由民進黨人去填補其遺留下來空缺。何況,高雄市和台南市都是民進黨的「根據地」,只要能整合成功,派出一人參選,當選的機率就將將會很高,沒有理由輕易放棄,拱手讓人。國民黨方面,雖然是勝選的機會不高,但也不能輕易棄選,因為必須以參選方式維護住基本盤,防避流失選票。何況,也不排除會發生突發狀況,使國民黨還有贏的機會。

民進黨在這兩個選區都已整合成功,分別徵召林岱樺、許添財參選。本來,在高雄市第四選區,民進黨有前「立委」林岱樺、李昆澤、顏文章、前縣議員蔡寬興和前仁武鄉長沈英章等躍躍欲試,後經黨內大老與媒體大亨居中斡旋,整合圓滿成功,由「新潮流系」林岱樺出線與國民黨提名的徐慶煌捉對廝殺。而在台南市第四選區,民進黨有意參選者包括前臺南市長許添財、前市議員林俊憲及市議員王定宇等三人。經黨內協調,決定徵召「扁系」許添財參選,坐證了此前外間關於許添財是以退選台南市長來換取「立委」補選出線權的傳說。

但在國民黨方面,則仍未「喬」好。由於國民黨在「五都」市長選舉中,台南市和高雄市都是慘敗,而促發了怯戰情緒,無人願意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去作犧牲。由此,國民黨籍的「不分區立委」陳淑慧自告奮勇,在與金溥聰秘書長長談後宣佈帶職參選。由於陳淑慧是現任「不分區立委」,如果獲得國民黨提名,將首度出現「不分區立委」帶職參選「區域立委」的特殊現象。中選會方面對此表示,相關法令並沒有限制「立委」帶職參選同一屆「立委」,不過如果當選,就必須辭去原有的職務,不得一人兼任兩席「立委」。本已是「不分區立委」的陳淑慧決定在不辭職的情況下參選,其密底算盤是打得蠻精的:倘若贏了,當然就可達一箭雙雕目的:一方面,自己可晉身為「區域立委」,為自己的政績添彩;另一方面,當選「區域立委」後,就必須辭去「不分區立委」,便可騰出名額,讓原來排名落選頭的同志依次遞補,為國民黨增多一個議席。但倘然輸了,她也沒有任何損失,因為仍可繼續做她的「不分區立委」。

在高雄市「立委」補選部分,甫入黨不久的徐慶煌獲得提名,因為經過協調後,他被視為是所有人選中「勝算最大」的一個。據報導,國民黨高層指出,高雄市補選的第四選區是高雄林園、大寮、鳥松與仁武四區,馬英九在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在這四個票箱還輸了將近一萬五千票,可以說是藍軍選情非常艱困的地區。但上次「立委」選舉,國民黨的吳光訓加上當時無黨籍的徐慶煌,票數遠超過民進黨的陳啟昱。高層認為,只要整合成功,藍軍盤勢大於綠軍,「立委」補選「是有勝算的。」何況,徐慶煌的父親徐志明有綠營基礎,徐慶煌本身是公務員,無黨籍,又是國家亞奧運射擊國手、不定向飛靶全台紀錄保持人,擁有很多不是來自傳統藍軍的選票,加上他是在地的優勢,二零零年曾組成「馬蕭後援會」挺馬。而第四選區又是前高雄縣長楊秋興的大地盤,民進黨不只必須面對內部矛盾,還要面對民進黨與無黨籍之間的矛盾,但徐慶煌是經由協調產生出來的人選,反彈聲浪自然會降低許多。

國民黨看好徐慶煌,卻並不看好陳淑慧,因為她披著現任「立委」身份去選「立委」,雖然在法律上並不違法,但仍擔心以相同身份參選,可能會被民進黨告訴。因此,秘書長金溥聰主張還是另行徵召具有較高知名度的黨員參選,以確保加大當選系數,即使落選也必須是高票落選,以維系住該選區在「總統」選舉中的基本盤。

為此,金溥聰曾多次勸進「青輔會」主委王昱娣和「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高思博參選。其用意一來是此二人都曾在台南參選過「立委」並當選(但在二零零八年「立委」選舉中落選),有勝算可能;二來面對民進黨隨時會「復辟」的威脅,國民黨必須增強在選舉中的戰鬥力;三來是「青輔會」和「蒙藏委員會」都是屬於在「政府改造」中將要被裁撤的部會,反正屆時二人都需要重新安排,甚至是沒有位子可安排,如果能在「區域立委」選舉中當選,也算是一種好的安排。。

但王昱婷、高思博二人既有可能是怯戰,也有可能是迷戀安逸的政務官位子,而對黨中央的勸進低調以對,無意出戰。金溥聰則語氣嚴肅地表示,黨培植人才從政,他們就應該在關鍵時刻上戰場為黨效力,對於拒戰與懼戰的從政同志,「黨絕對會處理」。

王昱婷、高思博均出身於台南政治身家。其中今年三十八歲的王昱婷,是國民黨前「立委」王國清的女兒。在輔仁大學法律系畢業後,本來是已收拾行李要到美國深造,但臨時起念轉考北京大學法學院法律研究所求學。畢業後返台,曾在媒體工作。在第四屆「立委」選舉時,國民黨因需要在婦女保障名額中物色一位年輕女性作號召,而決定徵召她參選,使她成為當時最年輕「立委」。後來第五、六屆「立委」選舉,則是全靠自己努力當選。但在二零零八年第七屆「立委」選舉時,卻因受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影響而高票落選。在她出國旅遊散心時,獲通知出任「青輔會」主委。

今年四十三歲的高思博,是台灣南部地方派系大老高育仁的兒子,也是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小舅子。在臺灣大學法律學系畢業後,拿下了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的學位。二零零四年「立委」選舉,高思博由親民黨提名,以新人姿態在台南市選區當選「立委」;後退出親民黨,轉投國民黨。但在二零零八年的「立委」選舉中,同樣因受改制影響而高票落選。馬政府上臺後,被委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

按道理,二人還年輕,即使敗選了,也沒有甚麼損失,可以重頭來過,他們怯戰,這證明國民黨的士氣明顯低落,連骨幹黨員也缺乏「犧牲小我」的精神。

實際上,當年是並非如此的,李登輝要求政務官必須接受民主洗禮。在一九九六年「國代」選舉時,「新聞局長」胡志強、「僑委會」委員長章孝嚴等政務官,都分別帶職(當選)。蕭萬長則更是辭去「陸委會」主委參選「立委」,許惠祐也是辭去「陸委會」副主委參選南投縣長。胡志強曾對筆者說,他在選舉中脫了一層皮。而他在台中市參選「國代」的經驗,後來就用於參選台中市之上。

當然,現時情況有所不同。當時是「複數選區」,王昱婷、高思博就能輕易當選。在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就失利了。故此,他倆的參選,沒有必勝的保證,也難怪其怯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