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溥聰代表愛新覺羅家族報辛亥革命的仇?

近日民進黨陷入蔡英文「十八趴」危機尚未脫困,國民黨的危機卻又初現,而且極有可能後果比民進黨更為嚴重。因為台灣社會是一個健忘的社會,多少聳動一時的新聞,都只能是熱鬧二三天,人們很快就將會被新的聳聞所吸引。誠然,「十八趴」倘若是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的前一天才「爆煲」,無論是採「全民調」方式是黨員投票方式,蔡英文都將會輸給蘇貞昌。但蔡英文的「十八趴」醜聞幸而爆發得早,待到民進黨五月進行「總統」初選時,早已被人們所忘掉。因此,許信良的蔡英文不會受「十八趴」影響,初選一定會贏之說,還是會有一定道理。

但國民黨的問題卻是結構性的,除了政務官王昱婷、高思博所謂拒絕參選台南市「立委」補選一事,折射了國民黨的一些青年精英已喪失鬥志,只是想當太平官,不願也懼怕到艱困戰場作戰之外,關於王金平的出路處置問題,將有可能是壓垮馬英九爭取連任之夢的最後一根稻草。

其實,馬英九與王金平不和,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從二零零五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中,馬團隊放話王金平是「黑金集團」,到二零零七年「總統」黨內初選,王金平藉馬英九「特支費案」放話馬英九若一審被判有罪將喪失參選資格,就將令國民黨陷入「無人參選真空」,再到馬英九上臺後,與「立法院」多次發生不咬合的情況,都可見王金平暗藏「反骨」,而馬英九則是沒有善待王金平,因而更是有將可能將其推向對立面的危險。

目前,馬英九更是在王金平應循何方式參選第八屆「立委」,俾王金平能繼續「連霸」「立法院長」暗中角力之中,倘處理不好,就將會演出「為叢驅雀,為淵驅魚」的一幕。實際上,王金平已是「十一連霸」的「立委」,也是連續四屆的「立法院長」,他希望能繼續保持紀錄,不要被人打破。但是,由於王金平已是連續兩屆的「不分區立委」,而國民黨內規規定「不分區立委」不能兩屆以上,故而他已不能再循「不分區」方式參選「立委」,必須在「區域立委」打拼。然而,一方面是「立委」選舉已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而且議席也已減半,當選難度已大為提高;另一方面,倘王金平返回高雄家鄉參選「區域立委」,又將遇到高雄市民進黨勢力強大,及王金平所在選區,已有國民黨籍「立委」林益世在辛勤耕耘,而王金平則早已疏於選民經營。只有由馬英九透過組織運作,將林益世調去參選「不分區立委」,騰出位子讓王金平填補,甚至是為王金平一人頒布特權條例,再次提名王金平參選「不分區立委」,並將他安排在安全名單內。這是最保險的方式,因為王金平去選「區域」,贏的機率不高,屆時必然是「老貓燒鬚」。但馬英九顯然對「馬王心結」仍然耿耿於懷,當然更主要的是希望能更換「立法院長」,換上能與自己溝通、協調的人,使到他的政令能夠走出「總統府」,而「立法院」也能順利通過「行政院」提送的法案。因此,馬英九似是已打定主意,不準備再次安排王金平循「不分區」方式當選「立委」。

當然,馬英九不喜歡王金平,也是王金平咎由自取。實際上,王金平是台灣社會中少有的藍綠通吃的政治人物,也是藍綠爭相拉攏的實力派人物。陳水扁執政八年,百般打壓藍營政治人物,王金平卻牢牢掌控「立法院」,形如「立法院」的「不倒翁」,一度讓人懷疑王金平的立場。對於這樣一個藍綠通吃的政治人物,馬英九既是羨慕,又是忌諱。最直接讓馬英九感到不快的是,在國民黨「立委」佔據絕對多數的情況下,自己的很多政策竟然在立法機關受到阻撓,他當然會懷疑王金平背後的負面作用。這讓馬英九的內心深處,實在是不喜歡王金平。

客觀而言,王金平執掌「立法院」的時期,正是「立法院」效率最低的時期,王金平竟然聽任「立委」們不顧斯文,在全世界媒體面前表演全武行,不主動維持秩序,搞得臺灣體制屢屢蒙羞。民進黨以絕對少數力量,竟然通過霸佔主席臺等方法,成功阻撓國民黨議案通過。王金平為了維護其左右逢源的地位,竟然犧牲「立法院」的效率和尊嚴,也有不對之處。倘馬英九為了「懲戒」王金平,以執行黨內法規為由,拒絕讓王金平再選「不分區立委」,而王金平又不能忘懷「立法院長」的榮耀,那就只有自行宣佈參選「區域立委」,再由國民黨中央協調辦理初選一途。這樣,王金平就得闖過兩道難關,其一是黨內初選關,看來這一關王金平是較易闖過的,關鍵的是他將到哪個選區參選。如是返回高雄市家鄉參選,就將與現「立委」林益世槓上。由於王金平已出任兩屆「不分區立委」並進而當選為「立法院長」,已疏於選區經營,而林益世則是即使是在民進黨根據地的高雄縣參選,也即使是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仍能擊敗其民進黨對手。因此,承續這一氣勢,林益世將會在黨「初選」中擊敗王金平。而王金平倘到其他選區參加初選,黨內同志或將會禮讓。而第二道難關將是明年初的「立委」選舉了。王金平或許會落選。

正因為有此危機,王金平才曾公開表態無意投入「區域立委」選舉。而曾於去年底積極整合第三勢力,除拋出民進黨應跳脫二○一二年「民民配」思維,並曾多次傳話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希望民進黨禮讓,支持王金平以無黨身分選『總統』」的李登輝,則認為王金平才是「總統」最佳人選。他接受日媒專訪提到「蔡英文若做『總統』,可能重蹈陳水扁覆轍」」,即是再度暗示綠營應跳脫「民民配」,全力拉攏王金平。

而這個情況,正是馬英九所擔任的,使到對是否讓王金平參選「區域立委」仍猶豫不決。但這也是折磨王金平的手段。國民黨中央越遲宣佈,王金平就越是心急,在忍耐不住而李登輝又找上門時,必會宣佈另組第三勢力參選「總統」。但關鍵不是在王金平是否能贏,因為正如許多論者所言,台灣沒有第三勢力的活動空間;而是在於將會扯低馬英九的選票,讓本已告急的馬英九「雪上加霜」,甚至再次拱手讓出政權。

應當說,馬英九之所以態度如此強硬,金溥聰起了關鍵作用。實際上,在「五都」選後,金溥聰揮舞「金小刀」,在國民黨力量最薄弱的台南砍掉了十個市議員,表面上是要改革,但很可能將會造成削弱國民黨力量,或是造成國民黨內部分裂的效果。這就難怪,有人在私下咕嘀,在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的今天,金溥聰這個愛新覺羅家族的成員,要以促使國民黨失去政權,來報革命黨人在辛亥革命中推翻滿清王朝的仇。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