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賭徒折腰澳門

這又是一個因賭博惹的大禍,闖禍的是一對感情甚篤的兄弟,在銀行工作的弟弟與無業的哥哥聯手,騙取銀行3100萬元貸款,其中2100萬元已被兄弟倆豪賭一空。

2003年5月12日,金華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了這起浙江省迄今為止涉案數額最大的貪汙案。儘管處於非常時期,法院對旁聽人數作了嚴格限制,金華市金融系統組織的現場警示教育也不得不取消了,但是,經過嚴格體溫檢查的旁聽群眾和新聞記者還是不少。

站在被告席上的劉俊峰、劉偉峰,一臉木然,默默地聽著金華市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克勤宣讀的起訴書,任後悔的淚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賭博使妻子離他而去

作為兄長的劉俊峰現在很後悔;賭博惡習害了自己,也害了弟弟。1983年,18歲的劉俊峰從杭州某技工學校畢業後進入杭州一家建築公司當會計兼出納,做了一年後便轉到公司材料科,從事採購工作。

1996年4月,染上了賭博惡習的劉俊峰與妻子離了婚,無可奈何地簽字同意後,還不承認是賭博逼走了妻子,固執地認為“都是因為自己沒錢,老婆才跟別人走的”。

有了這種想法,離婚後的劉俊峰把兒子扔給了別人帶,一心想掙大錢。1997年,他乾脆從木材廠辭職,到劉偉峰同學辦的一家日化公司跑銷售,但是,只幹了兩年,他就嫌這家公司發不了大財,不幹了,拿著兩年積下來的幾萬塊錢又一頭紮進了賭場,不到半年,便輸個盡光。沒了賭資,沒了生活來源,孩子的生活費要付,聽說推銷保險賺錢快,他又到金華平安保險公司義烏營業部當起了保險代理人,靠著弟弟在銀行工作認識的老闆多,竟一下子成為業務主任,當年又被評為公司“業務能手”,一年收入將近6萬元,但是,第二年當他聽說義烏營業部準備升格為分公司的希望不大,自己想當個經理的夢想破滅時,又心灰意冷,想辭職不幹了。像以前一樣,賭完了錢的劉俊峰繼續在社會上瞎混,看到義烏的老闆一天天多起來,他眼睛發紅了,“我為什麼不自己開個公司當老闆呢?” 於是,他又一次找到了弟弟劉偉峰。

兄弟合謀造假騙貸款

從小到大,劉偉峰一直是劉家的自豪,也是哥哥劉俊峰的驕傲。小學到中學年年都是“三好學生”,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建行義烏市支行工作。不到半年,劉偉峰便嶄露頭角,以全行第二名的成績考入義烏支行機關, 1998年4月,開始調到信貸科擔任客戶經理。

與比自己小6歲的哥哥劉俊峰相比,劉偉峰無論事業還是家庭都是一帆風順的,從小就與哥哥感情十分深厚的劉偉峰自從參加工作後,一直想辦法幫劉俊峰,尤其是劉俊峰離婚後,他不時幫著找工作,還經常瞞著妻子塞給哥哥一些錢。所以,當2000年初,劉俊峰找到他,想從銀行貸款做生意時,他不加思索地點頭同意。

由於以個人名義貸款最多只能貸10來萬,而且還要用房產抵押,於是,深諳貸款業務的劉偉峰便叫劉俊峰去成立一家皮包公司,有公司才好辦基本結算帳戶,才可以貸款。於是從假證販子手中花錢辦好一整套包括公司營業執照、財務專用章、公司公章及法人代表“王雲發”私章,又從杭州的假證販子手中買了一張“王雲發”的假身份證。

之後劉俊峰在劉偉峰的指導下,在建行營業部辦好了普通帳戶,又到中國人民銀行義烏支行辦理基本帳戶審批。按規定,審批時要出具公司營業執照副本原件,但劉俊峰沒有,所以他十分害怕,沒想到經辦人員看都沒看,就在審批表上寫上“同意”兩字。劉俊峰高興地差點跳起來,連忙跑到建行義烏支行辦出了一個基本結算帳戶。隨後,劉偉峰又將行裏“已審核陳建明”的貸款審核章偷偷地拿出來,交給劉俊峰,讓他私下找人刻了一枚備用。這一切順順當當準備好後,劉俊峰迫不及待要求劉偉峰貸款給他做生意了。

生意難做不如賭

2000年5月12日,劉偉峰從自己辦公室裏拿了一張貸款審批表、借貸合同一式四聯貸款轉存憑證及原先正常貸款審批表的領導簽字複印件來到劉俊峰的租房,兩人採用把原先正常貸款審批表中有關領導簽字複印到空白的貸款審批表上,偽造了100萬元貸款審批複印件,又在借款合同上蓋上私刻的“已審核陳建明”的印章,並從建行辦公室騙蓋了銀行公章及行長私章,經該行營業部審核後,順利地以“義烏市順發物資經營公司”的名義從建行義烏支行騙出貸款100萬元,期限一年。

100萬元貸款打到劉俊峰虛設的公司帳上後,他過了3天就到建行營業部櫃檯取了20萬元還清以前欠下的賭債,他又取出10萬元與人開了一個酒吧,因為不善經營,做了4個月,就關門了,一下子虧了4萬元。沒幾天,他又跟人開了一家建材經營部,可是,不到兩個月又白白損失了10多萬。生意上連續的失利,又使劉俊峰重新和他的那些賭友在一起黑天昏地賭,從義烏賭到金華、杭州,賭場上的名氣越來越大。劉偉峰明知哥哥拿著騙貸來的錢去賭博,不但不制止,反而經常為他助陣,還不時從他哥哥的帳戶上取錢賭上幾把。可惜,兄弟倆總是輸多贏少,很快一年下來100萬貸款只剩下10萬。

2001年4月下旬,一年的貸款期限馬上就要到了,劉偉峰急得團團轉,他叫劉俊峰趕緊借50萬元,自己借50萬,先把這筆貸款還掉,免得到期不還被行裏發現。劉偉峰關係多,一個電話就從老闆那兒借到了30萬元,但是,要劉俊峰向別人借到50萬元比登天還難,他只好向弟弟攤牌了,繼續向銀行借。於是,象第一次騙貸一樣,兄弟倆輕鬆貸到了100萬元,操作稍不同的是,新的貸款合同最後一頁必須簽上單位授權代理人陳建明的簽名,但這難不倒劉偉峰,他對照樣本摹仿了幾次,竟有幾分亂真,加上有關人員看的並不仔細,便又一次蒙混過關。

這100萬元貸款悄悄地被劉偉峰還掉後二個月,兄弟倆又如法炮製騙貸了160萬元,其中100萬元劉偉峰用於還上次貸款,餘下的60萬元不到四個月,就被劉俊峰全部輸盡。2001年11月26日,劉偉峰兄弟倆又一次騙貸了100萬元用於賭博翻本,但是,兩個月時間便輸得乾乾淨淨,帳上已經積下260萬貸款。

到澳門去賭命

轉眼2002年春節就要到了,劉氏兄弟想趁著春節大贏一把,又騙貸了200萬元投入賭場。結果,大年三十晚上,劉俊峰就輸了100萬,在旁督戰的劉偉峰上去換換手氣,也一下子輸了20萬。一個春節還沒過完,200萬元貸款就被兄弟倆輸得所剩無幾。

到這時,劉氏兄弟已經輸紅了眼,元宵節剛過,兄弟倆聽說澳門賭博很正規,不象內地既要躲避公安的處罰又要防同行出老千,而且贏的機會很大,就讓劉俊峰帶了40萬元去探路。澳門之行,讓劉俊峰看到了贏錢的希望,儘管一個晚上他就將帶去的40萬元全部輸光。“那裏的百家樂玩法簡單,貴賓廳專門有人為你洗碼服務,只要本錢厚,運氣好,肯定能贏錢。”劉俊峰對弟弟講起自己在澳門葡京大賭場所見所聞所為時,眉飛色舞,末了,他對劉偉峰說:“反正是貸,他們又發現不了,不如多貸些,這樣贏錢快。”

劉偉峰聽了連連點頭,沒幾天,兄弟倆就一次性貸出400萬元,其中160萬元用於歸還上次的貸款,其餘240萬元兄弟倆決定全部投到澳門賭場去。

可是他們運氣並不好,到了清明節,貸來的錢都已輸盡,劉俊峰虛設的公司帳戶上欠貸已達700萬元。兄弟倆知道已經沒辦法能還了,乾脆繼續騙貸繼續賭。就這樣,熊度倆又將前後兩次騙貸的40萬元全部輸光,直到這時劉偉峰才全身冰涼,心想這下真要完蛋了,“與其走投無路,坐以待斃,不如再去拚一次”,這對已經無藥可救的貪兄弟決定再貸1000萬元,而且已經跟澳門那邊的經紀人都講好了,貸款一到手就出發。“這簡直就是在賭命,十賭十輸呀!”落網後的劉氏兄弟幾乎不約而同對提審的反貪人員如是說。

案發引人深思

2002年7月17日中午,象每次騙貸一樣,兄弟倆在劉俊峰的租房裏偽造好貸款審批表、貸款合同和貸轉存憑證。下午3點,劉偉峰若無其事地拿著這些材料到建行義烏支行辦公室蓋行裏的公章,然而,這一次兄弟倆可沒那麼走運了。當負責蓋章的辦事員龔杭青隨手蓋完第一個章時,正準備接下去往貸款合同上蓋時,她停住了,感覺上面授權代理人“陳建明”的簽名不太像,就問劉偉峰:“這簽字好象不是陳建明簽的。”劉偉峰慌忙答道:“是他簽的。”龔杭青隨手拿起電話打陳建明核實,但陳建明沒聯繫上。見把戲馬上就要揭穿,劉偉峰一把從她手中奪過貸款合同,說:“我自己去找他再簽一下。”說完,便飛快地跑到自己辦公室把那份貸款合同撕掉。

不久,聞訊起來的建行義烏支行領導、保衛科人員便將劉偉峰控制起來,又馬上向義烏市檢察院報了案。接到報案,義烏市檢察院副檢察長樓笑明火速帶領反貪局正副局長趕到義烏建行大樓,面對威嚴的檢察官,劉偉峰不得不承認自己騙取貸款的事實,並且供出了同案的哥哥劉俊峰。當天下午4點,劉俊峰得到弟弟出事的消息後,立即從工商銀行取出全部存款24萬元,開著借來一輛桑塔那漫無目的地東逃西竄,先逃到永康,又逃到東陽,再逃到嵊州,然後又折回義烏租房準備寫下遺書再逃,剛一下車就被守候在此的反貪人員抓獲。當天晚上,義烏市檢察院成立了以副檢察長樓笑明為組長的“7.17專案組”,開始對劉俊峰、劉偉峰進行全面審查。

在兩年多時間裏,劉俊峰、劉偉峰兄弟通過虛設公司,偽造貸款審批表、貸款合同上的印章和有關人員簽字,先後8次成功騙得貸款2560萬元,除了460萬元被劉偉峰以貸還貸外,2100萬元巨額貸款被兄弟倆豪賭一空,竟無一次被人發現。如不是最後一次偶然被發現,說不定本案的案值還不止這些,這當中暴露出管理上的漏洞足以引起人們的深思。

有關人士一針見血地指出,當前一些金融企業存在著“章可以亂蓋,戶可以亂開,字可以亂簽,很多事可以一個人一手經辦,熟人可以代替制度,崗位缺少監督,檢查流於形式”等漏洞,為此類犯罪提供了滋長和蔓延的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