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仍是中美關係最敏感問題但位階已下降

國家主席胡錦濤刻下正在應美國總統奧巴馬的邀請,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由於台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事關中國國家核心利益,是中美關係中最敏感問題,故台灣政壇和媒體都高度關注「胡奧會」的內容。從目前的反應看,泛藍陣營都普遍鬆了一口氣,認為「胡奧會」的內容雖然並無特別地維護台灣的利益,但也沒有貶損以至「出賣」台灣的利益,相反還間接地支持了馬政府不斷改善兩岸關係的做法。至於民進黨方面,則尚顯得有點緊張,因為《中美聯合聲明》中竟然沒有將《台灣關係法》寫進去,就是奧巴馬在「胡奧會」上的立場表述也沒有提到《台灣關係法》。雖然奧巴馬在「胡奧會」後的記者會中有提到《台灣關係法》,但口頭語言的重要性當然是並不若作為外交文件的《中美聯合聲明》,只是作為對台灣的安撫和補償,而非正式政策宣示。民進黨的一些人已經感到不安與疑慮,並宣稱將會密切關注未來發展動向。或許,民進黨人已經預感到,美國這樣的表達方式對民進黨希望能在二零一二年奪取政權是利空多於利多。

透過《中美聯合聲明》,我們可以發現到,雖然台灣問題仍然是中美關係的最敏感問題,但其在整個中美關係中的位階和重要性,均已明顯下降,甚至是會有「轉型」的可能。這既有可能是自國民黨重掌台灣地區的執政權後,不再存在被美國視為違反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精神的「台獨」問題,台灣問題不再是中美之間的爭端核心,台灣當權者也已洗脫以往「麻煩製造者」的角色,並在與大陸維持經貿關係的同時,也與美國維持安全關係,因而符合美國在遠東的戰略利益,當然也基本符合中國的反「獨」戰略訴求,因而中美雙方都不像以往那樣,將太多的精力擺放在台灣問題上。反而是中美關係中的其他問題,包括雙邊貿易、人權、人民幣匯率等問題的重要性,正在上升,而且也暴露出雙方仍然存在著較大的差距。與之相比,基本上沒有較大衝突的顧慮,中美台三方已具有較多交集性的台灣問題,就顯得並不是那麼重要,至少是已經下降為次要矛盾,而以往的一些次要矛盾則上升為主要矛盾了,從而更反襯了台灣問題在中美關係中的地位已經明顯下降。

因此,與過去的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不同,台灣問題的表述,在《中美聯合聲明》中只佔了極少的一部分,但卻仍擺放在較前的位置(四十一段中的第六段)。而且,整段文字除了雙方共同強調台灣問題在中美關係中的重要性,及中方強調台灣問題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希望美方信守有關承諾,理解並支持中方在此問題上的立場之外,美方表示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原則,讚揚台灣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歡迎兩岸間新的溝通渠道,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期待兩岸加強經濟、政治及其他領域的對話與互動,建立更加積極穩定的關係的表態文字,竟然佔了這段文字的三分之二。由此可見,在一定角度上,美方比中方更重視台海的和平穩定。

美國在《中美聯合聲明》中有關台灣問題的表述的核心內容是:一、美國重申奉行(奧巴馬在「胡奧會」中使用的是「堅持」)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原則。這是極為正面的態度。二、贊揚海峽兩岸簽署「ECFA」這一行為的本身及「ECFA」的內容,並將之視為兩岸間新的溝通渠道。三、表態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期待兩岸在加強經濟領域的對話和互動的同時,也加強政治和其他領域的對話和互動,建立更加積極穩定的關係。

在這裡,最有新意而又極具重要意義的是,奧巴馬在催促台灣與中國大陸進行政治及其他領域的對話與互動。這對正為是否進行兩岸政治對話仍然躊躇不決的馬英九來說,是作出了催促。看來,一向親美而且也總是盼望得到美國「加持」的馬英九,是不能躲過兩岸政治對話這一關了。即使是在二零一二年三月的「總統」選舉之前,因為顧慮到自己的選票而未能進行,但在成功爭取到連任之後,就不能再拖了,否則連老美也不高興。這對頗為介意美國政府「眉頭眼額」的馬英九來說,是一個沉重的壓力。

但即使如此,泛藍陣營從馬英九到「陸委會」,從國民黨中央到泛藍政客,都頗為滿意《中美聯合聲明》將「ECFA」擺在很高的位階,也十分滿足奧巴馬表態美方樂見兩岸關係不斷改善並為此深受鼓舞,希望兩岸關係繼續取得進展。但也毫不隱瞞對美國《中美聯合公報》中沒有寫上《台灣關係法》,只是由奧巴馬在記者會上予以補充。就是如此,各色人等對奧巴馬在記者會上才提到《台灣關係法》,也有各自解釋不同的涵義,而且還是以「偏利於已方」的角度為切入點,來解讀這一現象。他們只是關心自己的利益而斷章取義,而忽略了《中美聯合聲明》的整體性。因此,馬英九看到的是美國支持「ECFA」,「陸委會」看到的是美方肯定兩岸制度化協商。但也有學者刻意將《中美聯合聲明》中沒有的東西給加上去,如美國會在軍售上補償台灣。

正式在對台軍售問題上,中美雙方的表態是巧妙的。由於美國並無正式表態將繼續進行對台售武,而且還特意在《中美聯合聲明》中不提美方對台售武的美國國內法律依據──《台灣關係法》,因而中方將之視為美方不會主動向台灣出售武器,並將嚴格執行《八、一七公報》的數額和武器等級。既然如此,中方就一反常態,並無公開表態反對美國對台售武。何況,這是在中國試飛隱型飛機,有美方眉頭媒體煽風點火說是挑釁美國的情況下,美方仍能沉得住氣,在《中美聯合公報》中避提《台灣關係法》,可見奧巴馬小心翼翼地維護中美關係。因此,這份《中美聯合聲明》,是歷來中美雙方最少軍事意涵甚至是戰爭硝煙,最具和平誠意的外交文件。盡管奧巴馬有可能會搞兩面派手法,在胡錦濤離開美國後就擇時宣佈對台售武,但已是無關宏旨了。

其實,美方沒在《中美聯合公報》中提及《台灣關係法》,還蘊含了其他的一些重要政治意義。因為《台灣關係法》除了規定對台售武之外,還賦予了台灣地區的相當於「國家」的政治地位,並無論是在移民配額分配還是在給予外交豁免權方面,都將台灣與中國大陸分隔開來,給予台灣「準國家」的政治地位。現在美國沒有在《中美聯合聲明》中提到《台灣關係法》,這就對民進黨頗為不利,可能預兆著民進黨在「總統」選戰中諸事不順,因此感到不安與疑慮,並宣稱將會密切關注未來發展動向。或許,民進黨人已經預感到,美國這樣的表達方式對民進黨希望能在二零一二年奪取政權是利空多於利多。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