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寬敏其實是哀嘆看不到「台獨建國」的實現

本來聲稱民進黨倘實行「總統」初選「全民調」就退黨,但在民進黨「臨全會」通過「全民調」後卻又說是為了民進黨的前途而放棄退黨念頭的「台獨」大老辜寬敏,近來妙論多多。又是蔡英文倘當選「總統」會成為菁英獨裁者啦,又是謝長廷曾經輸了兩百多萬票,沒資格參選「總統」啦……等等。而其最新的妙論,就是「民進黨內沒有人才」,因為蔡英文和蘇貞昌都不是最好人選,「若其中一人出線,我會含淚投票」。

有人認為,因為辜寬敏自己在去年底曾經說過,民進黨五都選舉「沒有成功」,臺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要負最大責任,蘇貞昌不應再想二○一二年「總統」。他還自告奮勇地說,民進黨若推不出新人選、基層也期待,「我會考慮參選二○一二年『總統』」。故他的「民進黨內沒有人才」之說,實際上是在「挪火為自己煮食」。但好像有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就在他說「民進黨內沒有人才」之時,又明確表示自己「太老」,若他選「總統」,全世界會認為,怎麼還須要一個八十六歲的老頭子,難道台灣沒有人才了嗎?他強調,他並沒有選「總統」這種想法。

那麼,辜寬敏「民進黨內沒有人才」這句話的真實意圖,究竟是甚麽?從他說這句話的背景,及其前後語的連貫比照來看,應是看得很清楚,無論是蔡英文還是蘇貞昌,都將在二零一二年「總統」選舉中,難以贏得過馬英九。而民進黨內其他人更是不行。既然如此,已經八十六歲的他,已經看不到「台獨」能夠實現的那一天,因而他所說的「民進黨沒有人才」,實質上是在哀嘆「台獨事業」後繼無人。

辜寬敏有此哀嘆,並非沒有理由。本來,在陳水扁當家期間,是「台獨事業」最有可能實現的時候。實際上,陳水扁也曾試圖將「台獨黨綱」付諸執行,他所提出的「一邊一國論」,其實就是「台獨」的理論;而他所推動的「台灣加入聯合國公投」,就是在實施「台獨黨綱」中「基於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的主張,應該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的論述。而辜寬敏本人也曾為陳水扁的「台獨」言行推波助瀾或施加壓力,並曾因陳水扁有所搖擺而辭去「總統府資政」,以示抗議。但在如此有利時機之時,都無法實現「台灣獨立建國」,那麼,在國民黨重新執政後,距離「台灣獨立建國」的實現,就將更遠了。

本來,馬英九上臺後,由於遭逢國際金融危機,加上馬英九一系列行政、黨務失誤,其支持度一直低迷,也在地方選舉中連續吃了幾次敗仗,民進黨很有機會再次組織執政。他就曾預測二零一二年馬英九百分之百無法當選,綠營將會拿回政權,為此,他曾狂言,再次政黨輪替後,當天就要把馬英九扣上手銬關起來,關他一千二百天。他還聲稱,民進黨新「總統」上任後應該凍結《中華民國憲法》,凍結「憲法」期間以臨時條款或基本法代替,盡速提出「新憲法草案」。新「總統」上任三月內應推動「新憲法公投」,三個月期間,人民可以自由發言、可以提出各種反對意見,如果「新憲法公投」無法通過,新「總統」就要下臺。辜寬敏說,這是他個人認為最好、最嚮往的“國家”劇本。

但是,一方面是海峽兩會簽署的十五項協議正陸續發酵並產生效應,台灣的經濟開始復甦上揚,馬英九也進行了一系列的行政、黨務改革,使其支持度一再上揚;另一方面民進黨卻一再失誤,蔡英文因「十八趴」使其支持度下跌,蘇貞昌也因強選臺北市長卻輸選而跌得更慘,民進黨的氣勢開始走下坡,其與國民黨支持度的剪刀差正在擴大,勝選的機會越來越小。而辜寬敏本人已經八十六歲,如果民進黨明年拿不回政權,國民黨再執政四年,在此期間他本人隨時會蒙主寵召,因而在他有生的一天,都已看不到「台獨建國」的實現。他就只能以哀嘆「民進黨內沒有人才」,來發洩自己看不到「台獨建國」實現的沮喪心情了。

辜寬敏這個「日本戰犯」之子、老「皇民」,民進黨最大的「金主」之一,確實是對實現「台獨建國」的期望值很高,因而不但是仇視和反對國民黨承認「九二共識」的言行,而且對蔡英文要走「新中間路線」的政治綱領--「十年政策綱領」,也極為反感,決定籌組「新台灣國策智庫」,提出「急獨」派的「國策」,擺明車馬與蔡英文對著幹,蔡英文提出的是十年「政策」,而他卻要提出「國策」,也就是「獨立建國」的「國策」,構築其「台獨夢」,希望能在其有限餘生,建構臺灣何從何去的「戰略藍圖」。「新台灣國策智庫」專研「國安」、經濟、法政三大領域。辜寬敏計劃號召五、六十位「扁朝」政務官和具基層實力的落選「立委」參與,讓智庫成為民進黨執政人才和政策的「儲備所」。實際上是想扭轉、主導甚至是控制民進黨的政策方向。

辜寬敏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急獨派」。今年已經八十六歲的辜寬敏,其父親辜顯榮帶領日軍進入臺北城並維護臺北城秩序。爾後,由於辜顯榮的處事手腕甚受日本人賞識,曾委任他為台灣評議會議員、日本貴族院議員。辜寬敏的母親是日本人嚴瀨芳子。他長期從事「台獨」活動,曾自任「台灣共和國臨時總統」,並曾多次自費在美國主流媒體上刊登廣告鼓吹「台獨」。為了不滿民進黨放棄「急獨」路線,曾幾度宣佈退出民進黨。但當陳水扁被判了無期徒刑後,又說「陳水扁只不過是拿了八、九億而已」,又不是殺人,不應判無期徒刑。他針對蔡英文要搞「十年政策綱領」,批評蔡英文是「職業政治家」,只是為了選舉,聲稱二零一二年「總統」要有「終結百年台灣」的「氣魄」。

但是,辜寬敏對民進黨的影響力越來越低。他曾表明反對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一個理由,就是蔡英文「一旦有定見,就很難說服,想要改變她很困難」。辜寬敏表示,蔡英文拜會他時,他直接對蔡英文說「妳若堅持起來,什麼人來說來勸,都沒有用,這是妳的優點、也是缺點」。這實質上是在埋怨蔡英文不聽他的話。尤其是民進黨在接納蔡英文「全民調」的主張,民進黨實施「全民調」後,將更加稀釋「獨派」的影響力,更加沒有可以操作利用的政治空間。因此,「獨派」對於民進黨何人可以出來參選,已經沒有置喙的餘地。這也正是「獨派」的辜寬敏、蔡同榮、呂秀蓮等人強烈反對「全民調」的主要原因。但是,民進黨「臨全會」還是在「獨派」的反對之下,通過了「全民調」,不把「台獨」大老的意見看在眼裡。這也就難怪辜寬敏會哀嘆「民進黨內沒有人才」了,因為他所指的「人才」,只不過是「獨派」分子而已。

辜寬敏當年不顧自己的高齡,要與蔡英文競選民進黨主席,顯然就是不太相信蔡英文的可以帶領民進黨堅持「台獨黨綱」,因而要親自帶領民進黨重返「台獨黨綱」舊路。而參選「總統」的極為繁重的體力、精力負荷,又非是已經八十六的自己可以承擔得起,因而才有「民進黨內沒有人才了」之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