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由行見聞

憑借“商務簽証”來到寶島台灣,獨自進行了11天的環島自由行,深切的感觸只有一種:自由行的關鍵不在於攻略,而在於隨時隨地遇見的那些人,那些事,和那些景。

臺北:低調的大學和高調的101

臺北車站是臺北最大的交通樞紐中心,看上去很小很破,沒有大鐘,沒有旋轉樓梯,沒有電梯,沒有瓷磚,遠遠望去一副風雨飄搖的樣子。但這樣的一座小房子,卻承載了臺北每天忙碌的運輸。從這裏可以乘坐捷運線去遊覽整個臺北。

在縱向的淡水-新店線上,從南到北依次有公館商圈、中正紀念堂、士林夜市,臺北故宮;在橫向的永甯‧板南線上,從西到東則有西門町、誠晶書店24小時旗艦店、國父紀念館和著名的臺北101大廈。

環島下來,發現台灣越是重要的地方越是低調。比如台灣大學,原奉以為它會有塊大牌子,上書“國立台灣大學。幾個字,其實呢,大門比較像大陸大學的側門,與周圍林立的便利店很難區分開來,校名也寫得很低,遠看根本看不清楚。

台大校園內林蔭小路鬱鬱蔥蔥,陽光從樹葉的縫隙中抖抖擻擻地鑽下來,投射到地面上,形成好看的印記。行人或行走或乘車,遠遠望去,悠閑自得如公園一般。這裏可以隨便進出,不查証。

在臺北不能錯過的還有夜市。其實全島的夜市都差不多,但每個夜市都有地道的小吃,比如臺北亡林夜市的阿宗面線,逢甲夜市的章魚小丸子,以及六台夜市的木瓜牛奶等等。在士林夜市,阿宗面線店前隊伍排得很長,小碗面線45元新台幣(1元人民幣約為4元新台幣),大碗是60元。店內都是座位,卻沒有桌子,每個人都坐在牆邊的小凳子上吃,沒人搶位置,沒人吵架,沒人大喊大叫,也沒人大笑大鬧,大家安安靜靜地吃完,然後把垃圾帶出去,扔在門口的大桶裏。

吃完面線,當然要去逛10l大廈。它的觀景台在89層,共有15個區,其中有13個區都在窗邊。最有印象的是信義匹,它是臺北最繁華的區域,類似於北京的CBD,進駐了全球500強公司。導覽說,“它是一個夢想之地。很多年輕人懷揣著夢想來到這裏,尋找屬於自己的夢想和生沽。看著看著,讓人越來越覺得這裏和北盡頭在太像了,一樣的語言,一樣的文字,也一樣的快捷匆匆,一樣的越夜越美麗,一樣的捷運裏每個人都有緊張的表情和疲憊的神態。

台灣有很多民宿,就是普通居民提供的旅店,在臺北價格在500元新台幣左右,相比5000元新台幣以上的酒店,是非常合適的選擇。

台中:日月潭和海底世界廁所

台灣旅遊局為了鼓勵民眾旅行,在暑假期間會開展“台灣好行”活動,一些旅游路線是免費的,個別路線只收少量的費用。台中還有免費的公交車,如果錯過了,還可以使用台灣公交系統網站,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每輛車現在達到了什麼位置,還有多久可以到達哪里,尋找到自己想要乘坐的車非常方便。

台中的日月潭除了景點本身,還有很小資的咖啡廳。可口的杏鮑菇香腸及烤腸帥鍋,價格還算公道的特產小店,以及隨吋隨地部可找到的各種民宿信息。暮色降臨吋,黑漆漆的日月潭湖面上亮起廠白天沒有的風景。寶石藍的彩燈,將近水區照耀出一片純美的色澤,每一座橋都煥發出神秘而幽藍的魅影,每一個台階部通往不知目的的世界。這是它絕不可錯過的另一面。

在台中,最特別的居然是廁所,那是中友百貨大廈裏的別樣風景,每一個都像一個景觀。六層就是舉世聞名的海底世界廁所。你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覺得魚翔淺底,從腳底到頭頂,萬物霜天競自由。什麼叫創意?最震懾人心的創意,就是將一個20平米的廁所建成地標,而不是耗費巨資再建一座摩天大樓。

高雄:最愛便捷

高雄的景點很多:旗津島,西子灣、愛河,夢時代、摩天輪、六合夜市……行走在這裏,會有很多不一樣的感受。

高雄人很喜歡便捷,因此很多公司都會租借比較低矮的房子。門前可以停放摩托車的樓房是最受歡迎的,因為高雄人希望一出門就可以騎摩托車,可以隨便停放。再比如,這裏最多的是7-lI便利店和全家等便利店,幾乎看不到家樂福、沃爾瑪這樣的超級賣場。

這也是因為這裏的人喜歡便捷,喜歡下車去買包煙就走,而不喜歡停好車,去大賣場排隊半小時以上才出來。這就是台南人特別的地方。這種習慣直接影響到房地產商的投資,大陸投資商在台灣南部投資高層寫字樓屢屢失敗,原因也大抵如此。

陳水扁的家也在高雄,那條街十分寬廣,毗鄰美術館,十分具有藝術和人文氣息,也是高雄最貴的地段。這裏擁有高雄最全的硬件和軟件設施,醫院、學校、便利店、公園,一應俱全,價格大約為一乎米1.5萬元人民幣。

墾丁:海角七號此情此景

第一次看《海角七號》,前面幾乎沒看懂,但後面的一句台詞讓人突然驚醒,“你留下,或者我跟你走”。直到親自走完整個台灣,似乎才會明白那段歷史,那些信,那些故事,以及那些哀傷。

到了墾丁,自然就要去電影裏阿嘉的家。這個小房子已經被原主人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供遊人觀賞,門口有賣紀念品的,要想進門看內景,要花50元新台幣的門票費用。房間裏一層的牆壁上到處都是演員的照片和簽名。阿嘉穿過的郵遞員的衣服,女主人公背過的書包,都成為這刊、景點的道具。

小小的閣樓,木質的樓梯,小心翼翼地上去,眼前便呈現出電影裏的場景:白色的床單帶著黑色的大格子直線,舊舊的木桌子上放著幾張紙,從窗戶向外望去,仿佛看見了很遠的愛情。滿牆壁的書架中間,鏤空般地掏出來一個小窗子,阿嘉就曾坐在窗子上面,彈著哀傷的小吉他。

房子原主人的女兒是一名唐氏綜合症的孩子,說不清楚話,但卻可以熟練使用各種晶牌的相機,嫻熟地為來自全世界的客人在這刊、房間裏拍照。每當一個人要離開的時候,她總會站在你身邊說:“你還會來嗎?”這樣的小女孩兒也許永遠無法正常工作,但是這部電影選擇了她的家,於是她便有了一份當仁不讓的專屬於她才能勝任的工作,不能不說,這是一個完滿而美好的結局。

出了阿嘉的家,便到了海邊。如果幸運的話,會碰見在這裏釣河豚的原住民。這個村子村長的妻子是大陸人,因為某次去大陸旅行,遇見了,愛上了,結婚了,村長便帶她來到這個如畫一般美好的世界一隅。村長說,如果簽証更容易辦的話,想要讓岳父岳母也來台灣看看。那句“你留下,或者我跟你走”,也許只有在此情此景中,才是真正適合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