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快查清並公佈毆鬥事件防止陰影擴散

香港發生「惡導遊」與「旅遊霸」毆鬥事件之後,曾有澳門網友慶幸,幸虧澳門沒有發生此類事件;但亦有網友卻擔心,「旅遊霸效應」可能會在內地發酵,並將會蔓延到澳門來。果然不幸而言中,昨日澳門就發生了本地遊客與內地遊客爭執並有人報稱被毆,而近百名導遊包圍旅遊巴士的事件。一個來自遼寧的二十六人旅行團今昨早較原定時間提早抵達外港碼頭,旅客投訴導遊遲到及未有高舉接團牌,而致遊客與接團導遊發生糾紛,期間另一試圖調停的導遊報稱被毆打,要求驗傷,警方即時向涉嫌毆打導遊的三名遊客錄取口供。但在昨晚八時許,近百名導遊在新口岸海立方附近包圍接載遼寧旅遊團的旅遊巴,要求車上涉嫌於早上毆打導遊的旅客交待事件,期間在場導遊一度鼓譟,十多名警員到場調停,旅遊局副局長白文浩亦在場協助。導遊代表在到旅遊巴上商討後,車上一名涉嫌毆打導遊的旅客向在場導遊道歉,但未獲部分導遊接受。而報稱被打的導遊家人亦到場與在場的旅遊局人員商討醫療問題,並擔心有關旅客離澳後,事件難以跟進調查,當局表示將會跟進有關的醫療問題,並指稱事件已經交由檢察院跟進。直到今晨二時許,警方在旅遊巴周圍築起人牆,不讓導遊靠近,才能安排旅遊巴離開。但現場仍有數十名的導遊仍未散去,商討會否採取進一步的行動,報稱被打的導遊家人則稱會就事件追究到底。

此一事件,在「規模」上比香港的導遊與遊客互毆事件更大;但結果卻是相反,香港是旅行社向涉事遊客作出天價賠償,而澳門卻是導遊要求涉事遊客作出賠償。此一事件之所以能在一向來民風較為淳樸的澳門鬧得那麼大,顯然就是「旅遊霸效應」蔓延到澳門的結果。——盡管涉嫌毆人的遊客不一定是要效法那名「旅遊霸」,以毆鬥來換取高額賠償的行徑;但澳門近百名導遊包圍旅遊巴的做法,顯然就是擔心會演變成「旅遊霸」索償,而爭取主動權,搶先佔據道德高地,防止涉事遊客「耍賴」的自保手段。

關於這一事件的誰是誰非問題,在有權威說法之前,我們不好妄作評判,以至作出誤導輿論。但一宗導遊與旅客互毆事件之所以能演變成百多名導遊「團結一致」地包圍旅遊巴,則顯然是受到香港個別媒體關於「旅遊霸」的報導和評論的影響,而先入為主地在潛意識中,將某些行為出格的遊客都當作是存心要詐償的「旅遊霸」,藉此鬧事詐取賠償,儘管這些遊客的出格行為並非是為了詐償,可能只是單純的急躁粗暴而已,但受到香港「旅遊霸」事件影響的澳門導遊,卻是以防遏「旅遊霸」的心理,進行自保行動。由此可見,有關「旅遊霸效應」的陰影,已經籠罩著澳門導遊的心理,當然也同樣對澳門居民造成一定的影響。

所謂「旅遊霸」事件,其過程可謂迂迴曲折,奇峰兀起。今年年初三,香港友佳旅行社的女導遊阿蓉被指不滿團員在珠寶店只看不買,指罵團員是狗、是窮人。被罵的張氏夫婦反擊,雙方大打出手,張勇對著中央電視台的鏡頭怒斥導遊逼購物及打人。張勇報警後,警方拘捕包括他在內及阿蓉等涉案三人。事件發生到此,在包括中央電視台在內的多數媒體的報導下,因為有「惡珍導遊罵遊客」事件和乒乓名將猝死事件在先,社會輿論都是以譴責「惡導遊」及違規接待「零費團」的旅行社為主,並擔心事件將會進一步損害香港旅遊業。而實際上,此時內地的互聯網,也是充斥了痛罵香港旅遊業的聲音,並煽動網友不要到香港旅遊。

國家旅遊局也對事件表示關心。

但在一夜間突然傳出,友佳旅行社與張勇「傾談」,雙方就賠償金額爭持不下,張勇提出七十萬元賠償額,並以向外踢爆旅行社更多問題作威脅,最後友佳旅行社願付十二萬元予張氏夫婦,張勇並簽下收據,但收據未有列明收錢後不能作供,而旅行社聲言是心甘情願付錢。張氏家庭隨即獲安排入住較佳的酒店,兼遊迪士尼樂園,其他團友也獲「升級款待」。張勇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變,不再責怪阿蓉:「因言語與導遊發生誤會。我對導遊的道歉和公司的服務很滿意。」張勇夫婦二人在法庭上也不指控導遊阿蓉,結果三人被法庭判守行為十二個月,張勇夫婦倆即乘車離港。事後更傳出,張勇是內地一個城市的中級法院的工作人員。就這樣,社會輿論立即轉向,一片痛罵「旅遊霸」之聲。有公關界人士指出,這是一次成功的「轉移視線」操作。實際上,某家「凡中必反」的媒體,就連續發表評論,向內地遊客大潑污水,並指責「內地內地惡質化社會對香港文明的踐踏」。香港導遊業人士也憂心忡忡,擔心有旅客日後會仿效而誇大投訴,借此索取賠償。一些受訪的香港旅遊業界人士也擔心,這次事件開了壞先例,甚至會招攬「旅遊霸」借機鬧事詐取賠償。有人研究此現象,指出其中三個要點:一,明指張勇是內地公務員;二,暗指張勇是「旅遊霸」;三,將旅行社的賠償歪曲成「掩口費」,暗指張勇「妨礙司法公正」。強調遊客的公務員身份,其實就是在利用兩地目前普遍的仇官情緒來變相抹黑遊客,進而掩飾導遊的責任。把其他旅客敲詐放在這次事件中一起報導,也存在很大的誤導作用。

因此,「旅遊霸」是被誇大了的,可以說是轉移視線的一個手法。不排除此人的本意就是如此,但將張勇的失當行為誇大化,因而造成這種效應發酵,從而也使到澳門導遊心中有了陰影。昨天《南方都市報》題為《指責「旅遊霸」之前先解決「導遊霸」》的評論就指出,就本次事件而言,香港旅遊界某些人士的「旅遊霸」言論是令人遺憾的。如果沒有女導遊的惡意挑釁引發事端,後面的衝突和鬥毆或許都不會發生。導遊遊客鬥毆事件的結語本來應該是:讓「旅遊霸」的歸「旅遊霸」,讓惡導遊的歸惡導遊。不過,在香港旅遊界某些人士證明「旅遊霸」客觀存在之前,還是請慎用這一詞語,以免誤導公眾。

這種「旅遊霸」的輿論,有可能會有意無意地製造內地遊客與港澳旅遊業的對立矛盾。在提倡建構和諧社會的今日,顯得格格不入。因此,內地及香港、澳門各相關部門都不應輕忽此事,應在尚未釀成大對立之前,將事情弄清楚,並秉公公佈。其中以澳門昨天的事件而言,應當弄清導遊是否有遲到,是否有遊客毆打導遊,包圍旅遊巴是否對未涉事遊客不公平等,盡早向內地和港澳社會公佈。否則,任由各種傳聞尤其是「惡導遊」、「旅遊霸」的概念泛濫成災,只能是越傳越糟,越描越黑。

旅遊業是澳門經濟支柱之一,尤其是在中央政府要求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後,不涉參賭尤其是以參觀「世界文化遺產」為主的旅遊業,應是淡化「賭城」形象的多元產業之一。如果被抹黑了,對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對澳門特區的形象,都不是好事。大家都應以「澳門是我家,共同維護她」的態度,維護澳門的形象和聲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