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秀蓮要延續陳水扁的惡化兩岸關係政策

繼蔡英文成立民進黨智庫後,不甘寂寞的呂秀蓮也於昨日在「國家展望文教基金會」名下成立了「中國研究中心」,並發表了一番談話。此顯示,民進黨內「兩個女人的戰爭」,已經正式開打。

蔡英文在民進黨智庫揭幕時的致詞,已被人們抨擊為擺脫不了李登輝與陳水扁「一邊一國」的心障,走向了台獨基本教義的回頭路,繼續受制於台獨僵硬意識型態。那麼,呂秀蓮的「中國研究中心」,又將會走怎麼路線呢?從他在演講中仍然堅持使用「中國」一詞,而刻意拒用「中國大陸」,及她在致詞中有關「現在大家都期待,二零一二年進入『總統府』的會是民進黨,如果要代表民進黨重拾政權,那麼中國政策就不應該斷層,如果沒有充分瞭解過去八年執政各種政策的利弊得失,每個人各提一套主張,各說各話,如此嚴重的斷層,即使得到提名,卻不知綠執政的延續性,又如何代表民進黨呢?這是很嚴重的課題」的內容,其實就是要延續陳水扁在任時的「中國政策」。倘若她當選「總統」,必將會繼續奉行「一邊一國論」,繼續推動「台獨公投」。因此,她與蔡英文,其實是「半斤八兩」。

如果說,蔡英文在政治層面,還推出與陳水扁破壞台海和平言行有別的「和而不同」論述,並在道德層面,還展現了一點要與陳水扁「告別」的勇氣的話,那麼,呂秀蓮就卻是唯恐天下不亂,要完成陳水扁未竟的專門製造台海危機的「事業」,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陳水扁第二」。

為何曾經透露希望能到大陸一行的呂秀蓮,卻會走到這樣的一個極端?這極有可能是她心中的「不服氣」情緒在作怪。--她認為,按照國際上以及國民黨的傳統,代表本黨出線的「總統」參選人,應是曾任過「副總統」的人。實際上,當年李登輝就是支持曾任其副手的連戰作為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的。而在美國,也有這樣的傳統。因此,呂秀蓮認為,不要說是二零一二年的「總統」選舉,就是二零零八年的「總統」選舉,民進黨都應推舉曾任「副總統」的她來代表民進黨出戰。在二零零八年,因為自己意願不大,謝長廷、蘇貞昌即為爭奪出線權而殺到見皿見骨,使自己錯過了這個機會。那麼,二零一二年就應對她實行「補償」。這也正是近日她連連炮打「威脅」他參戰計劃的蔡英文的原因之一。

呂秀蓮既然是要以陳水扁的搭檔身份參選「總統」,那麼,就要延續陳水扁的政策路線。因此,呂秀蓮就把陳水扁破壞兩岸關係的作為,捧上了天,並大嘆遺憾兩個「公投」沒有過關。既然如此,倘她真的當選了「總統」,肯定就要重拾陳水扁的那一套。屆時,不要說是兩岸關係重陷緊張狀態,就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國,也會感到麻煩,必會多加關切,就像曾經力圖阻過陳水扁那樣,出手阻攔陳水扁陰魂上身的呂秀蓮的某些動作。

呂秀蓮說,為了證明「扁政府」有清楚的兩岸政策,她日前已整理出從一九九一年「台獨黨綱」,到二零零六年《國安會國家安全報告》等重要文件及主張。她昨晚特別找出二零零四年兩項「公投」資料,佐證「扁政府」當時對於兩岸政策的態度。然而,陳水扁於二零零四年發動的兩項「公投」,以軟性與柔性的姿態出現,具有很大的欺騙性。它將「公投」與大陸放棄武力、加強軍事採購掛在一起,並將協商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定位在「一邊一國」的框架上。實際上,陳水扁提出了反對大陸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等於「公投」涉及到了「統獨公投」。

而那個被呂秀蓮視為瑰寶的二零零六年《國安會國家安全報告》,其內容以「大陸威脅」為主軸,著重描寫了台灣在「國防」、「外交」、兩岸、非傳統威脅等方面所遭遇到的「國安危機」。其中有關「台灣國家認同」的論述,宣示陳水扁處心積慮推動的「務實台獨」進入了重要的新階段。為此,報告中陳水扁以「大陸威脅」為幌子,明確提出建立「國家認同」的方向,強行將各界對「務實台獨」的不滿和抗爭進行整合,把「務實台獨」以法律的形式強加給台灣民眾。此外,「國安報告」還公然提出「台灣的國土面積」為三點六萬平方公里,這實際上是將陳水扁平時不敢提、美國不許提的「國土界定」公文化,為陳水扁下階段的「新憲」埋下伏筆。

相對於蔡英文的民進黨智庫,能夠收羅一批綠色學者或前政務官,如「陸委會」前主委吳釗燮、陳明通「入股」,等於「扁政府」的三位「陸委會」主委都糾集在一起,呂秀蓮的「中國研究中心」就顯然是招徠不到有分量的學者專家。

為此,呂秀蓮找來朱武獻當其「中國研究中心」的主任,很明顯地是要把曾任「陸委會」法政處處長的朱武憲,當作制衡蔡英文、吳釗燮、陳明通的「法寶」。但這個朱武獻,卻因在「銓敘部長」兼「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監理委員會」主委任內,涉嫌貪瀆而遭檢調部門偵查,「監察院」也專門提調查報告,質疑朱武獻介入基金投資程度過深。調查報告指出,朱武獻在部長辦公室設置專業看盤器材,易遭致質疑,顯有不當。

因此,單看陣勢,就可知呂秀蓮的號召力並不強,只能是白幹一場,應是得不到「總統」選舉的出線權。不要說是她在民進黨內外的群眾基礎太薄,就是她整日價在黨內大潑蔡英文的冷水,這種「槍口對外」的做法,就已令民進黨支持者大為不爽。

這正是民進黨的悲哀。呂秀蓮以自己曾為「民主」坐過牢,而顯得很是看不起未經過「民主風暴」洗禮的蔡英文。但如按是否坐過「民主牢」作為是否忠於黨的唯一標準,民進黨內的年青人就將永無機會出頭,因為民進黨內今天的中生代都是在解除戒嚴之後成長的。而這種論資排輩的做法,就正是撕下了民進黨「民主」、「進步」的畫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