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總統」合併選舉的政治算計與得失利弊

由於《中國時報》昨日報導,黨政高層經過評估溝通後,傾向「總統」和「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故相關議題昨日在「立法院」總質詢議程中發酵,藍綠「立委」紛紛就此事質詢到院備詢的「行政院長」吳敦義和「中選會」主委張博雅。而民進黨發言人鄭文燦和國民黨發言人蘇俊賓也發表相關談話。由此顯見,藍綠各黨均對此議抱有相當程度的疑慮,民進黨更是直接反對。

最先爆出「總統」、「立委」選舉將合併進行的《中國時報》指出,「五都」選舉國民黨慘勝後,國民黨就傳出「立委」擬提案將二○一二年「立委」與「總統」大選「二合一」的看法,但對此黨內看法分歧,尤其面對藍營在南部大輸、中部小贏的情況下,中南部「立委」多認為,兩項選舉單獨進行還有一搏的機會,若合併選舉,對手很可能變成蔡英文,勢必流失原本中間或淺綠的選票。但國民黨秘書長廖了以近日來密集為「總統」、「立委」合併選舉一事穿梭溝通,普遍認為合併選舉不但節省社會成本,對國民黨的「總統」、「立委」選舉投票都算正面,因而藍營高層對合併選舉已有初步共識。而國民黨內部也針對黨籍「立委」進行是否合併選舉調查,支持合併選舉者也高於反對者,有近半的「立委」支持「二合一」,其中以北部和不分區「立委」為主,南部則多表反對或沒意見。尤其面對藍營在南部大輸、中部小贏的情況下,中南部「立委」多認為,兩項選舉單獨進行還有一搏的機會,若合併選舉,會變成政黨對決,議題也勢必會圍繞著「總統」大選兜轉,「立委」候選人的對手就很可能會變成蔡英文,勢必流失原本中間或淺綠的選票,對中南部「立委」的選情不利。對於這樣的結果,廖了以已經向黨主席馬英九報告。

正因為如此,國民黨北部「立委」昨日就積極為合併選舉保駕護航。被視為「馬家軍」成員的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昨日就在「立法院」總質詢中指出,辦一次「立委」選舉要花十二億元台幣,辦「總統」大選則得花十三億元,如果二項選舉合併舉行,至少可省下新台幣十億元。基於節省公帑的前提下,他主張應該併選,而非考量政治因素。但南部「立委」都不願自己的選舉與「民調直直落」的馬英九綁在一起,以免自己艱困的選情會雪上加霜。對此,吳敦義和張博雅都謹慎以對。吳敦義表示,二零一二「總統」選舉是否提前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依法要尊重「中選會」權責,「我不方便表示個人看法」,不過,六月底前應會做出決定與宣佈。張博雅則答詢吳育昇,盡可能在四月做出是否併選的決定。

節省經費固然是將兩項選舉合併進行的公開目的,但這只不過是技術問題。其實其真正的戰略目的,是要把「總統」選舉將「立委」選舉綑綁一起進行,利用勝算機會較高的馬英九的選情,來帶動選情有點不妙的「立委」選舉,避免流失大量議席,無法再掌握對「立法院」的主導權。

實際上,從各種不同渠道觀測,由於台灣經濟好轉,國民黨中央的人事也進行了改組,馬英九的民意滿意度和支持度正逐步上升,並已超越了蔡英文。再加上「ECFA」的效應將會在未來一年內持續發酵,對馬英九爭取連任較為有利。因而許多人都認為,馬英九能夠得到蟬連,已並無懸念,只是無法再現二零零八年獨勝二百多萬票的盛況而已。蔡英文真正的決勝點是在馬英九不能再爭取連任的二零一六年,她在二零一二年只不過是「熱身」而已,是無法扳倒擁有資源優勢的馬英九的。

但國民黨的「立委」選舉卻有點不妙。由於民進黨已從「阿扁貪腐弊案」的陰影中擺脫出來,而其主席蔡英文的形象也較佳,這對民進黨「立委」的選情是利多因素。況且,兩年多來國民黨的表現確是有不盡如意之處,因而「立委」選舉將不再復見其拿下四分之三議席的盛況,民進黨將可收復部分失地。

在此情況下,再加上「鐘擺效應」已經失靈,由於「立委」選舉在前,「總統」選舉在後,倘國民黨在「立委」選舉中選得不好,就必然會給隨之進行的「總統」選舉的選情帶來衝擊,挫低士氣。這與早前國民黨因奪得「立委」選舉大贏而士氣高漲,進而推動「總統」選舉獲得狂勝的現象,正好相反。

因此,將「立委」選舉與「總統」選舉合併進行,就可避免選情不太妙的「立委」選舉將會拖累「總統」選舉的情況。而且,還可將有利於國民黨的以政黨對決為主的「總統」選舉的聲勢,融入不利於國民黨的以選民服務及問政表現為主的「立委」選舉。但在綠委看來,從歷史經驗推論,合併後的「總統」大選對民進黨確實不利,但在綠大於藍的區域「立委」選戰,卻又能因此更佔優勢,綜合來說算是「禍福相倚」。實際上,過去民進黨執政時也曾面臨相同狀況,南部「立委」樂於合併,北部則希望分開。尤為值得注意的是,合併選舉激發出的政黨對決,將會造成「綠區更綠、藍區更藍」。

因此,民進黨儘管有疑慮,但也並非強烈反對。民進黨秘書長鄭文燦就表示,「總統」、「立委」合併選舉是可以討論的議題,但馬政府缺乏政績、民意支持度偏低,意圖在選舉規則上進行政治利益的計算。兩項選舉是否合併涉及「憲政」制度、簡化選舉層面,應建立一套可長可久的制度,而非以政黨一次選舉的利害來算計。副秘書長洪耀福也表示,就人民角度來看,合併選舉既能節省選務支出,又能避免社會長時間陷入紛擾,所以應當會支持改變。問題是,「總統」大選提前至一月舉辦後,一旦馬英九敗選,那麼「看守總統」的時間將長達四個月,之間可能造成的「憲政」問題,國民黨有必要嚴肅面對。他還進一步說,合併選舉牽扯複雜政治利益,對國民黨不見得是好事。因此,民進黨不會刻意從利害角度評判,畢竟台灣政治已發展到一定程度,如果有人企圖藉著改變制度以拉高勝選機率,恐怕會弄巧成拙。

現在最關鍵的是「憲政空窗期」的問題。因為按《中華民國憲法》規定,新任「總統」、「副總統」的任期是在當選後的五月二十日開始,而新任「立委」的任期則是在當選後的二月一日開始。兩個職位的任期開始之間有接近四個月的時間差。倘是將「立委」與「總統」選舉合併進行,就使新選舉產生的「總統」有長達四個月的「候任期」亦即「空窗期」。如果是由與現任「總統」不同政黨的「總統」候選人當選,就將形成現任「總統」的「跛腳」,在現、候任「總統」間,出現「留守」與「候任」之間的磨擦矛盾期拖長,徒增政局不安。除非是透過修改「憲法」,將新任「總統」的就職日期提前到與新任「立委」履職日期接近,盡量縮短新「總統」的「空窗期」。但修改「憲法」必須進行「公投」,又將形成困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