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軍費預算超六千億 解放軍:不必看人眼色

【本報綜合】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4日舉行首場新聞發佈會。大會發言人李肇星透露,2011年中國國防費預算大約6011億元人民幣,將比上年預算執行數有所增加,大約增長12.7%,佔當年全國財政支出預算的6%,與前幾年相比,所佔比重有所下降。

李肇星:中國不存在隱性軍費

中新社北京3月4日電,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發言人李肇星4日表示,2011年中國國防費預算大約6011億元人民幣,佔當年全國財政支出預算的6%,與前幾年相比,所佔比重有所下降。並強調,“中國的國防費是透明的,不存在所謂的隱性軍費問題。”

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首場新聞發佈會當天在北京舉行。針對記者關於“2011年中國國防費預算是多少以及2010年預算實際執行情況”的提問,李肇星說,中國一貫主張控制國防費的規模,按照統籌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相協調的方針,合理安排國防費用。

“因為大會還沒有正式開幕,如果獲得本次人民代表大會的審查批准,那麼2011年國防費預算大約為6011億人民幣元。將比上年預算執行數有所增加,比上年預算執行數約增加約676億元,大約增長12.7%。”李肇星說,國防費預算佔當年全國財政支出預算的6%,與前幾年相比,所佔比重有所下降。

李肇星表示,2011年,中國增加的國防費主要用於適當增加裝備建設、軍事訓練和人才培養經費,加大基層部隊基礎設施建設投入,適當提高與官兵生活密切相關的經費保障標準和調整軍隊津貼、補貼標準等。

李肇星強調,我們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實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儘管中國有13億多人口,國土面積大,海岸線長,但中國國防投入在世界上相對較低,中國有限的軍事力量完全是為了維護國家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

李肇星說,中國按照依法行政的要求,依據國防法、預演算法等法律法規對國防費進行管理。每年的國防費預算都納入國家預算草案,由全國人大審查批准,按規定程式下達執行,並接受國家和軍隊審計部門的監督,中國的國防費是透明的,不存在所謂的隱性軍費問題。

針對印度記者關於“現在中國的鄰國,包括印度有很多關切,關切中國把這麼多錢花在防務上”的提問,李肇星坦言,中國國防費用有所增加,但就我們的國防預算佔中國經濟總量的比例來說,我們在全世界是相當低的,比許多國家都低得多。

“你來自印度,我相信作為一個資深記者,你肯定知道印度國防預算佔印度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如果你不知道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據我瞭解,印度的國防預算遠遠高於印度國民生產總值總量的2%。”李肇星說。

羅援少將:六個“為什麼不”

中新社北京3月4日電,“我曾經在回答境外記者提問中國軍費“WHY”(為什麼)增長時說,在後面再加個單詞,就是WHY NOT(為什麼不)”。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原副部長羅援少將4日列舉了中國軍費增長的理由——六個“為什麼不”。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原副部長羅援少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這個數字表明中國軍費處於低速增長的狀態。他稱,中國的軍費增長是合理的,並列舉了六個“為什麼不”:

——任何國家面臨分裂威脅的時候,都要增加軍費。羅援表示,“中國現在面臨著“藏獨”、“疆獨”、“台獨”的威脅,我們為什麼不能增加國防費?”

——各國都在進行現代軍事化的建設,世界正在進行新軍事轉型,中國為什麼不能進行現代化軍事建設?

——中國軍隊的使命在拓展,不僅面對傳統威脅,還要面臨非傳統威脅。羅援指出,軍隊最近就參與了赴利比亞撤離中國公民的任務。現在要面對多元化的軍事任務,面對多種威脅,為什麼不能增加國防費?

——改革開放的成果全社會共用。他說:“其他領域都在增加費用,為什麼軍隊不能增加?”

——物價在上漲,特別是跟軍隊密切相關的水、電、油料等,都是非常大的開支,為什麼軍費不能增加?

——第六個“WHY NOT(為什麼不)”就是,目前國外看的都是中國最近軍費是兩位數增長,但是改革開放前十年,軍費的增長是低速增長,甚至是負增長。羅源指出,目前中國軍費的增長只是對以往增長的一種補償,是帶有追加性質的。

“中國軍費開支有兩條原則,一是適度,二是足夠;不僅僅要看用多少,而是要看用來幹什麼。”羅援強調,中國不謀求爭霸,軍費問題也不必看人眼色。

空軍中將:沒必要炒作殲20威脅

中新社北京3月4日電,全國人大代表、原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賈永生4日在此間指出,殲20不會對別國構成威脅,沒有必要炒作。

殲20是成都飛機製造廠研製的中國第五代隱身重型殲擊機,據媒體報道,2011年1月11日,殲20在成都實現首飛。

賈永生說,中國歷來無意侵略別國,中華民族是一個非常熱愛和平的民族,中國發展軍力是為了本國的富強,為了保衛人民的勝利果實,也和世界軍力發展趨勢是相一致的,沒有什麼值得去炒作的。

賈永生是參加4日舉行的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預備會前夕接受記者採訪時做出上述表態的,他曾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1994年晉陞為空軍少將軍銜,2005年晉陞為空軍中將軍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