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潤生:切實助居民紓困

【本報訊】立法議員何潤生要求政府採取有效措施,為弱勢社群和中產階層紓困。

澳通脹高企,弱勢社群、中低收入人士,以至夾心階層均面對沉重的生活壓力,特首日前表示:「政府關心低收入,弱勢社群外,亦關注中產,政府將按施政承諾,本月內將有一系列措施出台,以保障廣大市民。」

他指出,在協助居民抵禦高通脹的問題上,政府予人的感覺總是以臨時性短期措施解決當前困難,沒從長遠的角度出發,認真研究建立一套完善的檢討和調整機制,紓緩民生困苦。以計劃調升最低維生指數為例,在缺乏一套完善、客觀的調整機制的情況下,如何保證日後的調整能使低收入、弱勢社群面對的沉重生活壓力獲得紓減?

在為中產紓困方面,更未見政府有任何實際舉動。至今仍未兌現早在二零一零年施政報告中已有提及的,啟動對“中產階層”的定義和定位之研究工作的施政承諾。這樣關注中產措施又如何真正切實到位?另外,政府困擾“中產階層”最大住屋問題仍然無動於衷,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政策、措施,幫助“夾心階層”紓緩住屋壓力。

何潤生質詢當局行政當局會否設立一套完善、客觀的最低維生指數調整機制,使進行調整時能實際反映本澳社會情況,及時地切實紓減低收入、弱勢社群面對的沉重生活壓力?會否將協助居民抵禦高通脹的臨時性短期措施系統化、恆常化,長遠地解決低收入、弱勢社群的困苦?行政當局為何對“中產階層”的定義和定位的研究工作毫無進展,何時才會正式啟動?除已公佈的將職業稅免稅額提高至十四萬四千,推出“持續進修計劃”等措施外,還有那些措施能更切實體現關注“夾心階層”,以紓緩高通脹對他們帶來的生活壓力?何時才會推出更有效遏抑樓市炒風的“辣招”,以免“夾心階層”繼續無奈承受不合理的高樓價而成為“房奴”?當局因應本澳社會人口老齡化速度加快,為使本澳的社會保障制度持續發展,最終建立公平、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促進社會的融合和經濟發展成果的公平分享,究竟本澳的雙層式社保制度將何去何從?另外,在增加社保供款、建立中央儲蓄制度投入款項的客觀標準,以及推動建立“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的時間表等方面,有甚麼具體的規劃?在構建一個包含住屋、養老、醫療、教育、社會福利服務等在內的全面社會保障體系上,未來有何規劃,以提高本澳整體社會保障水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