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為何如此吸睛?

第十一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將於今日隆重開幕。今次會議雖然並不是換屆的會議,但將是歷次會議中最為受到廣大澳門居民關注的會議。這是因為,今次會議將審議通過國家「十二五」規劃,而在「十二五」規劃中,將首次將對香港、澳門的論述單獨設為一章。而且,在會議期間,廣東省長黃華華將與澳門特首崔世安簽署《粵澳合作框架協議》,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主要內容也將會納入「十二五」規劃之中。因此可以說,今次會議,關係到澳門的發展前景,也關係到五十萬澳門居民的福祉。

其實,香港、澳門被納入國家五年規劃,並非是首次。實際上,在「十一五」規劃中,就已寫上了香港、澳門,被納入第四十八章「健全規劃管理體制」。當時的表述是: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嚴格按照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辦事,加強和推動內地同港澳在經貿、科教、文化、衛生、體育等領域的交流和合作,繼續實施內地與香港、澳門更緊密的經貿關係安排,加強內地和港澳在基礎設施建設、產業發展、資源利用、環境保護等方面的合作。支持香港發展金融、物流、旅遊、資訊等服務業,保持香港國際金融、貿易、航運等中心的地位。支持澳門發展旅遊等服務業,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而中共第十七屆五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的建議》對港澳的論述,與上述內容差並不多,被列入第十二章「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團結起來,為實現『十二五』規劃而奮鬥」。其全文是: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掔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嚴格按照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辦事,全力支持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加強內地和香港、澳門交流合作,繼續實施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深化粵港澳合作,促進區域經濟發展。支持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增持產業創新能力,推動經濟是社會協調發展。支持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而在「十二五」規劃中,不但是有關港澳的論述內容將由二百多字增至六百多字,更具體、深入地談及香港、澳門在國家未來發展中的發展定位,而且也將單獨列為一章。更重要的是,還在定位上將粵港澳合作從區域戰略提升為國家戰略,合作戰略也已從致力於產業合作向共同打造亞太地區最具活力和國際競爭力的城市群轉變,合作內涵不斷深化,合作領域已從經貿為主向經貿、社會、民生合作並重轉變,合作範圍不斷擴大,合作區域已從珠三角核心區向粵西、粵北、粵東全方位合作轉變,合作空間不斷拓展。

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主調和內容,據說也將會比《粵港合作框架協議》更深刻和豐富。其主導思想,一是服從大局,先行先試。把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與解放思想、敢於創新、先行先試結合起來,既保證粵澳合作的正確方向,又不斷開創港澳工作的新局面。二是認準方向,堅持不懈。對貫徹「一國兩制」方針、促進澳門繁榮穩定、推動廣東科學發展有利的事,要「咬定青山不放鬆」,堅定不移地推進。三是平等協商,相互尊重。從各自歷史、現狀出發,立足共同利益,凝聚合作共識,加強磋商溝通,共同推進落實。四是互利互惠,合作共贏。借助對方優勢,借鑒對方經驗,優勢互補、揚長避短,使粵澳從合作中得益,實現繁榮發展。五是先易後難,逐步推進。從合作需求強烈而又比較容易解決的問題入手,不斷凝聚共識,爭取各方支持,克服困難,不斷拓展粵澳合作的深度和廣度。

因此,其主要內容將會貫穿著「進一步解放思想」、「粵港澳合作先行先試」的精神,因而含有突破現行體制的創新之舉。其內容也十分廣泛,涵蓋衣食住行,並會體現「CEPA」服務業先行先試政策。從合作開發橫琴、產業協同發展、基礎設施對接、社會公共服務共享等方面。而且其重點將是開發橫琴島項目,涉及口岸便利通關、產業合作等「先行先試」措施,包括以澳門大學橫琴校區模式,畫出五平方公里的粵澳橫琴合作區,除了中醫藥科技產業園之外,還有創意文化產業園,並將擴展至高科技等其他行業,以利於澳門特區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為何會如此大幅擴容?主要有以下幾個背景,其一是本屆中央政府還有兩年就告屆滿,因而要在改革開放三十一年的基礎上,進一步解放思想,開創一條新路,以漂亮的身影完美卸任。而三十一年前的改革開放是從廣東發端的,廣東改革開放最先的合作對像是香港、澳門,透過招商引資來促進經濟發展。因此,新一輪的改革開放,也就應以粵港澳合作為開端,要有新的突破。正因為如此,溫家寶總理頂住許多壓力,掃除不少障礙,批准在體制上有重大突破的《粵澳合作框架協議》。

其二、中共「十八大」在即,而作為「明日之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卻處於前有標兵、後有追兵(薄熙來「唱紅打黑」)的境況,必須在進一步解放思想方面闖出一條新路,才能「更上一層樓」;同樣,廣東省長黃華華也必須拿出粵港澳合作「先行先試」的成績,才能不使仕途「到此為止」。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主調和許多內容,都體現了在改革開放三十一年的基礎上,進一步解放思想,開創出一條新路,並對現行體制改革進行探索性的突破,這將是其面向「十八大」和十二屆全國人大的政績。

其三、澳門由於面積細小,缺乏資源,在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方面確實是遇到巨大困難。只有透過《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突破現行體制,將澳大橫琴校園模式擴大到整個橫琴島,實行「放開一線,收緊二線」,才能落實這個定位,無愧於中央政府對澳門特區的厚望。

正因為如此,《粵港合作框架協議》從起草到簽署,只是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則耗了整整一年的時間。特首辦主任譚俊榮曾透露的還差幾個公章未蓋,可能就是因為《粵港合作框架協議》突破現行體制而牽涉到某些主管部門如海關總署等的權限。而溫家寶總理去年十一月視察澳門他卻後,隨即到橫琴考察,返京後即「拍板」批准,並將《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作為第二波改革開放的試驗品。如果此傳聞屬實,不但是溫家寶總理在卸任之前,對進一步改革開放又有新的創舉,而且汪洋書記也能以進一步解放思想的政績更上層樓。當然,澳門特區更為得益,解決了貫徹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所需的土地等問題。

有消息說,《粵港合作框架協議》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主要內容,都將寫進「十二五」規劃。因此,《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就必須在「十二五」規劃(草案)提交全國人大的三月八日之前簽署,現已確定在三月六日簽署,正好能趕得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