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們的另一半

一年一度的胡潤百富榜於10月中旬發佈,其中最為耀眼的無疑是中國的女富豪們———共有104位女富豪上榜, 9位女富豪身價超過100億元。不過,比女富豪更為龐大、同樣不失精彩的一個群體,則是中國富豪們的“內人”們,她們中的大多數並沒有走到商業舞臺正中央顯露身手,卻分明是中國商業變遷史上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我們選擇了近100個“賢內助”樣本進行分析,從中發現了12種有趣的現象。

富豪擇偶的時代印記

在近100個樣本當中,柳傳志(妻子龔國興)、宗慶後(妻子施幼珍)、沈文榮(妻子陳紅華)等出生於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企業家,和王石(妻子王江穗)、張茵(丈夫劉名中)、黃光裕(妻子杜鵑)、李甯(妻子陳永妍)等出生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企業家,以及陳天橋(妻子雒芊芊)、江南春(妻子陳玉佳)等上世紀70年代生的財富新秀,他們當年與日後成為自己另一半者的邂逅經歷,都帶有著鮮明的年代特徵。

譬如三十多年前沈文榮和鄉村教師陳紅華走到一起時,陳的擇偶標準是“只要是黨員”;到了1990年代,黃光裕與杜鵑的結合則與彼時中國民企“野蠻生長”需要頻頻與銀行打交道相關———杜鵑正是位放款專員;而到了最近一些年,才與貌,甚至財富,都成為富豪們綜合評定未來伴侶或被未來伴侶評定的重要元素,找明星、找主播或奉子成婚等商界前輩眼中的新生事物在他們眼中則見怪不怪了,江南春便是其中一員。

超半數家庭,另一半適時退居幕後

儘管中國民間商人有著“夫妻上陣”的傳統,但日後看,超過半數的明星家族企業都曾選擇在發展到一定階段時讓妻子退居幕後。如今首富級企業家劉永行、劉永好等四兄弟當年決定成立希望飼料集團時,做出的第一個決定便是所有劉家媳婦都不得再染指任何公司事務,當初辭去公職幫劉永好打理生意的妻子李巍自然也在此列。

當然,退出不等於退休,劉永好妻子李巍後來自己開了多家公司,涉足花卉種植、印刷業行業,生意做得甚為紅火,甚至不久前辦起了一份雜誌。

另一位首富級企業家———今年在港上市募資規模甚大的忠旺集團董事長劉忠田曾在十幾年前將自己和妻子兩邊的親戚叫到一起,支付每家500萬元,一為“酬金”,二為“勸退”。四年前,劉忠田萌生上市打算時,又將妻子王志傑也一併請下了台。

基於中國特殊的政經語境和行業特徵,女性在基建、能源和資源行業中大都充當一個幕後的默默支持者,較少走到前臺。

“夫人外交”易,女性富豪合作難

中國有著“夫人外交”的傳統。1992年,當過大學教師、辦過書刊公司的尹明善不顧家人和朋友反對,掛牌成立重慶市轟達車輛配件研究所。由於尹明善的妻子陳巧鳳和左宗申的妻子袁德秀是親戚,這使尹左二人的合作一拍即合,於同一年開始了各自的摩托車事業。16年後,力帆與宗申的年銷售額分別為125億元和111億元,“產業航母”的地位顯而易見。

不過,女強人與女強人之間的合作就沒那麼容易了———你很難找到王石、馮侖、潘石屹、胡葆森等江湖兄弟的“女性版本”,抱團就更是鳳毛麟角了。一方面這與女性並未真正進入商業權力中樞的事實有關,另一方面則與女性的敏感、中國的商業傳統等元素有關。

2008年5月,三個女人一台戲———楊瀾與中國最大飾品生產企業之一的義烏新光集團董事長周曉光、“流行樂壇天后”席琳•迪翁宣告聯手成立“天女至愛飾品有限公司”。周曉光和她的丈夫虞雲新同到中歐國際工商學院CEO班研習時結識楊瀾,成為合作的發端。不過,一年後,“天女至愛飾品有限公司”銷聲匿跡,倒是另一家楊瀾和席琳合作的“中國首家高級定制珠寶品牌店”(LAN)亮相,劉嘉玲、章子怡、周丹、周濤等名流前來捧場,人群中唯獨沒有了周曉光的身影。

女強人多為“北方及中西部造”

或許與內地省份女性性格多為潑辣有關,100對夫妻搭檔樣本中,“女主外,男主內”類型中的女性,多為北方和中西部省市出品。典型代表為眾所周知的玖龍紙業董事長張茵(丈夫為劉名中)、當當網聯合總裁之一的俞渝(另一位“聯合總裁”自然是丈夫李國慶)、重慶小天鵝餐飲集團總裁何永智(丈夫為廖長光),以及今年胡潤百富榜上的黑馬富豪、人和商業大股東秀麗•好肯(丈夫為英國人Hawken,弟弟戴永革為人和商業董事長)等人,他們的祖籍大都為東北、西部以及北京等地,性格外向,生性直爽,更適應拋頭露面的角色———譬如張茵是全國政協委員,何永智是重慶火鍋協會會長等。

《胡潤百富榜:中國富豪這十年》一書中胡潤透露了張茵與劉名中“夫妻檔”的一些細節。6年前張茵第一次得知胡潤要把自己放到富豪榜上時,擔心“槍打出頭鳥”,首先委託的是丈夫劉名中而非秘書,含蓄回復胡潤郵件稱不願上榜,2天后,她再次委派劉名中以嚴肅口氣表示“不准私自發佈關於我們的數據,否則只好對簿公堂”。

“女主外,男主內”的特殊性註定了會招致公眾更多的關注甚至猜測。隨夫姓的秀麗•好肯成為今年10月的網絡熱門詞彙,而人們也從未停止對龍湖地產董事長吳亞軍、華寶國際董事長朱林瑤等人之丈夫的搜索和推測。

明星職業經理人習慣主動提及賢內助

百度一下“唐駿妻子”、“李開複妻子”等關鍵詞,出現的唐駿和妻子孫春蘭、李開複和妻子謝先玲的合影都不在少數。唐駿當年在北京郵電大學讀書時追求孫春蘭的經歷和情書,成為了經典段子,並在他的年輕粉絲中廣為流傳;直到唐駿於去年加盟新東家陳發樹,他仍不時以“我永遠不會有緋聞”式的言辭表露與妻子間的相濡以沫。同樣,被稱為“青年導師”的李開複在演講時也常主動提起自己的情感經歷和婚姻之道,他甚至在今年9月對外宣佈創業的新決定時,面對蜂擁而來的媒體,有選擇地將妻子拉出來做視頻訪談嘉賓。

當然唐駿與李開複有其特殊性,他們都是明星經理人(李開複現在是老闆了),他們輾轉的求學和職業之路延續至今,自然離不開賢內助的理解與支持。

危機時刻,賢內助難接重擔

中國民營企業掌門人出現重大變故時(去世、被害、入獄等),往往由家族成員接任,鮮有賢內助取而代之的案例。如6年前山西海鑫鋼鐵創始人李海倉被殺後,兒子李兆會回國接任董事長(具體事務由李海倉六弟李文傑負責)。5年前王均瑤去世後,弟弟王均金接任董事長(其間家族多有利益糾紛)。不過最典型的莫過於國美電器創始人黃光裕(妻子杜鵑)、創始集團創始人黃宏生(妻子林衛平)、“湧金系”創始人魏東(妻子陳金霞)三個危機樣本。

黃光裕和杜鵑就像周正毅和毛玉萍,夫妻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所以杜鵑自然不可能在黃光裕案剛發生時扮演任何救贖者角色。去年12月底(黃光裕案發1個多月後),杜鵑辭去國美董事職務,公司授權代表等身份也一併被中止。而黃宏生當年被拘後,創維的經理人張學斌接任董事長,外界此前盛傳的將可能任董事長的黃妻林衛平任執行董事。事後來看,黃宏生的這一安排甚為妥當,他的充分授權使創維開創了中國民企創始人出事而企業運轉良好的先例。2009年7月,黃宏生出獄後,創維股價在一個多月的時間內翻了一倍……

魏東於去年4月跳樓自殺後,精通財務和投資的妻子陳金霞繼承遺產並接任湧金系董事長並無什麼不妥(她是民企當中為數甚少的丈夫遭遇變故後第一時間站到前臺的女性之一)。遺憾的是,她並沒有逃離中國式的宿命———難於駕馭魏東原先龐大的人脈等資源網絡,“湧金系”原計劃中的版圖建構進展緩慢,相反淡出廣匯股份的事實宣告了她收縮戰線的開始……

特立獨行者,圍城中也孤寂

成功的創業者一般都具有偏執和特立獨行的性格,不過有幾位企業家又是偏執者中的“另類”:曹德旺(妻子陳鳳英)和羅紅(妻子王蓉昱)、牟其中(小姨子夏宗煒)。曹德旺因今年年初爆出將捐出所持自家公司福耀玻璃股份的六成成立慈善基金而名噪一時(今年10月份新華都集團董事長陳發樹則完全蓋過了他的風頭),他曾向南方週末記者稱自己年輕時差點攤上婚外戀,儘管他稱自己與老伴陳鳳英後來一路相安無事,但南方週末記者在他金碧輝煌的別墅裏卻看到了他的孤寂,尤其是他為兒子不願接班、妻子不懂己心的苦悶。

生於1967年的環保主義攝影家、好利來總裁羅紅比曹德旺年輕20歲,外界從他近20次赴非洲拍攝野生動物的照片中讀出的是他的執著,而他卻常為妻子王蓉昱不能理解自己的這一偏執而黯然神傷。

將當年紅極一時的商界梟雄牟其中的小姨子夏宗煒列入十多年間中國商業變遷中的賢內助行列似乎有失偏頗。不過這確實是個謎———1999年牟其中入獄後,夏宗煒10年間從未停止對他的照顧和呼籲。

(張華 陳秀月 /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