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陵:革命先行者長眠地

安葬中山先生的中山陵,前臨平川,背擁青嶂,西鄰明孝陵,東毗靈穀寺,景色秀麗,氣勢雄偉,包括牌坊、墓道、陵門、碑亭、祭堂和墓室等建築。中山陵全部建築面積約2000畝,而建築輪廓巧妙地構成了-座“自由鐘”式的平面結構,掩映在一片林海和花叢之中,亦象徵著孫中山先生畢生致力於敲起“自由鐘”、喚醒民族魂、反抗專制、拯救國家的崇高理想與輝煌業績。

孫中山臨終獨愛紫金山

中山陵每天都吸引著世界各地數不清的瞻仰者與遊客。人們常常要問:孫中山是廣東人,一生為革命奔走呼號,5次環行世界,足跡遍及全球各地,何以獨愛南京,要將遺體安葬於紫金山下?

或許在當年孫中山撰寫的《建國方略》中可以解開這個疑惑。“南京為中國古都,在北京之前,而其位置乃在一美善之地區。其地有高山,有深水,有平原,此三種天工,鐘毓一處,在世界中之大都市誠難覓如此佳境也……南京;陪來之發達,未可限量也。”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雖然只有短暫的3個月,卻是辛亥革命成功、清王朝被推翻、中華民國初創的階段,是他的理想、奮鬥目標初步實現的3個月。正因如此,孫中山在臨終前留下遺囑:“吾死之後,可葬于南京紫金山麓,因南京為臨時政府成立之地,所以不可忘辛亥革命也。”當時南京還處於北洋軍閥統治下,孫中山要葬于南京,正是要激勵同志繼續努力,爭取革命的最後勝利。顯然,其寓意是深遠的。

據國民党元老陳去病致孫中山秘書柳亞子的一封信中記載,1925年3月12日9時30分,孫中山逝世。在北京的國民党上層人士集會討論中山先生的歸葬之地。汪精衛將中山先生的臨終遺言告訴大家,說:“孫總理欲葬紫金山,但不稔山在何處耳。”於是大家紛紛議論起來,有的說在廣西,有的說在廣東,等等。當時在場的國民党元老陳去病是江蘇吳江同裏人,在清未曾與柳亞子等一道創辦過著名的革命文學團體“南社”, 民國成立後曾在南京擔任過江蘇博物館館長和東南大學教授,是飽學的文史專家。他站起來說:“總理欲葬的紫金山,就是南京明孝陵所在的鐘山是也!”他這一說,大家頓時醒悟過來。汪精衛說:“對!對!你快寫一篇文章考証一下。”於是陳去病寫了一篇《紫金山考》,送到各家報刊發表。孫中山的安葬地也就隨之定了下來。

其實,孫中山生前很早就愛上了雄偉秀麗的南京山川勝景。1912年初,孫中山在南京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歷時3個月。在這期間,他曾和總統府秘書長胡漢民等人騎馬出朝陽門(今中山門),去東郊狩獵。當時他們站在現中山陵墓穴的地方,中山先生四面環顧,指著對面遠處的方山,和回環如帶的秦淮河,說:“你們看,這裏地勢比明孝陵還要好,有山有水,氣象雄偉。我真不懂當初明太祖為什麼不葬在這裏!”胡漢民說:“這裏的確比明孝陵好。拿風水講,前有照,背有靠,左右有沙環抱,加以秦淮河環繞著,真是-方大好墓地。”孫中山先生接著帶笑說:“我將來死後,若能葬在這裏,那就好了!”胡漢民立即阻止孫中山繼續講下去,說:“先生怎麼想到這個上面?”眾人聽了也不覺淒然。想不到事隔13年之後,孫中山於彌留之際仍想到了南京紫金山。

莫忘呂彥直

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於北京逝世後,其靈柩並沒有立即送到南京營葬,而是先將遺體移往北京中央公園(今中山公園)讓民眾瞻仰遺容,後將靈柩暫放在北京西山碧雲寺石塔中。4月10日至22日,宋慶齡在孫科陪同下3次赴紫金山踏勘墓址。4月23日經“葬事籌備委員會”議決,選中紫金山中茅峰為孫中山墓址。

與此同時,“葬事籌委會”通過《徵求陵墓圖案條例》,決定向海內外懸獎徵求陵墓設計圖案,5月15日,上海《申報》登載了“徵求”啟事。當時留美安徽籍建築師呂彥直看到啟事後即報名應征,此時他已在上海開辦彥記建築事務所。報名後,呂彥直特意趕到南京紫金山研究地形走勢,根據《徵求陵墓圖案條例》設計要求,繪制出“設計範界略呈一大鐘形”的中山陵平面圖及建築物立面圖、剖面圖、透視圖等9張設計圖以及1張祭堂側視油畫,撰寫千字《陵墓建築圖案設計說明》,提出了具體設計建造框架。9月19日,“葬事籌委會”聘請4位評判顧問分別對應征設計圖進行評議。呂彥直的設計方案脫穎而出,不僅征服了評判顧問,經過“公展”又被各界普遍看好。因整個設計中陵區總平面酷似鐘形,當時有學者曾稱贊它“尤具木鐸警世之想”、“形式及氣魄極似中山先生之氣概及精神”。“公展”結束後,“葬事籌委會”對入圍設計進行複議,一致認為呂彥直設計方案“簡樸堅雅,且完全根據中國古代建築精神”。

呂彥直在設計圖案獲選後,受聘擔任中山陵墓建築師,主持繪制建築詳圖、選用建築材料、監工及工程驗收等事務。他隨即著手編制初步概算,限於經費,經“葬事籌備委員會”討論決定,工程分兩部分進行。1926年1月7日, 呂彥直在宋慶齡、孫科勘定的陵園範圍內確定建陵位置,後經“葬事籌備委員會”確定了墓室、祭堂位置和朝向。呂彥直返回上海後閉門謝客,繪制工程進展詳圖。1月15日,中山陵工程在紫金山炸山填土。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由於當時軍閥割據,政局不穩,1926年7月中旬,工程開工已半年,主要材料尚未運到,墓室、祭堂的基礎工程尚未完成。為加快工程進度,呂彥直不得不奔波於上海與南京之間。當年9月,他因勞累過度在上海病倒,但有關中山陵建設的技術工作,必須由他來嚴格把關。1927年6月,呂彥直抱病住在山上督促施工,11月24日第二部工程開工,進展順利。1928年1月,南京遭遇罕見嚴寒,由於開工時拖延太久,工期已超過了一年,工程量尚不及一半。7月,“葬事籌備委員會”召集委員、建築師、包工聯席會議,商量趕工辦法,最終采納呂彥直提出日夜施工的建議。自8月11日起,兩部工程同時日夜趕工,此時病中的呂彥直晝夜在工地巡查。中山陵尚在施工中,]927年,由呂彥直主持設計的廣州中山紀念堂和紀念碑,又在28份中外建築師應征設計方案中奪魁。這期間他強忍病痛折磨,繪制了“首都都市兩區(中央政府和市區)規劃方案”和“國民政府建築設計烏瞰圖”。1929年初,呂彥直回到上海一病不起,他要求施工方全部工程必須在3月9日前完成,以便在原定3月12日奉安大典前驗收交工。就在工程即將全部竣工准備呂彥直來工地驗收之時,他卻因腸癌晚期於3月18日病逝上海,年僅35歲。

從1926年1月開始興工建造至1929年初,歷時3年多、耗費150萬銀元的陵墓主體工程次第落成。1929年6月1日,南京國民政府舉行盛大的奉安大典,將中山先生的靈柩從北京碧雲寺運至南京安葬。此後幾年,南京國民政府又在陵墓四周繼續營造了一系列紀念建築,直至1933年各項工程才先後竣工,成為今日所見中山陵建築群體。

天下第一美陵

南京中山陵, 古稱金陵山, 金陵山共有三座東西並列的山峰。屹立在城東郊,是寧鎮山脈中支的主峰。東西長7000米,南北最寬處4000米,周圍綿延10萬余米。巍巍鐘山,青松翠柏匯成浩瀚林海,其間掩映著200多處名勝古跡。中山陵前臨蒼茫平川,後踞巍峨碧嶂,氣象壯麗,坐北朝南,面積共8萬餘平方米,以牌坊、墓道、陵門、石階、碑亭、祭堂和墓室等為主要建築,排列在一條中軸線上,體現了中國傳統建築的風格。

走進中山陵,隨即看到前廣場上屹立著一座四楹三闕門的沖天式石牌坊,牌坊用澳門花崗石建造,高12米、寬17.38米,中門橫眉上刻有孫中山手書‘博愛”的鎏金大字。“博愛”二宇出自于唐韓愈《原道》中“博愛之謂仁”一語。故此石牌坊也被稱為“博愛坊”。中山陵沿用古代依山為陵的慣例:中軸對稱。正對墓道的是平臺,平臺迎面的三拱墓門高16米, 寬27米, 進深8.8米, 用福建花崗岩建築,是陵區的入口。陵門以青色的玻璃瓦為頂,門額上為孫中山先生的手跡“天下為公”4個大字。該4字出自《禮記‧禮運》:“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登上臺階,徑直向上,來到碑亭。會發現呂彥直的設計確實獨具匠心。由”博愛坊”至祭堂,共有392級台階。從下向上仰視,只見台階,不見平臺;從上向下俯視,只見平臺,不見台階。進入拱門,一塊高大的碑石上刻著由當時國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長、國民黨內四大書法家之一的譚延闓手書“中華民國十八年六月一日中國國民黨葬總理孫先生於此”的鎏金大字。由於孫中山當年以袁世凱保証顛覆滿洲專制政府為條件,答應薦袁以自代,辭去臨時大總統,由袁世凱就任首任大總統,故以中國國民黨總理的名義下葬。1928年,“葬事籌委會”認為中山先生思想和業績非文字所能概述,故決定不用碑文。繞過碑亭,拾階而上,在第6層平臺,兩側各擺放著一尊奉安紀念銅鼎,為1929年民國政府時期上海特別市政府為孫中山先生安葬中山陵而敬獻,鼎壁上鑄有“奉安大典”4個篆字。西側的銅鼎,腹壁上有兩個孔,據說是1937年12月,侵華日軍攻陷南京時炮彈所擊留下的痕跡。

從“博愛坊”到碑亭的兩個平臺共102級台階,碑亭到祭堂共290級台階,加起來一共392級台階,代表了當時3.92億全國同胞共同悼念中山先生。這段路程上下高差約70米,平面距離700米,從牌坊經過392級石階,8個平臺,即到達祭堂。堂中有中山先生身著長袍馬褂雙腳並坐的大理石坐像,高4.6米,逼真生動,由法籍波蘭雕塑家保羅‧阿林斯基用意大利白石在巴黎雕刻而成, 於1930年從巴黎運至南京。坐像東西兩側刻有反映中山先生革命事跡的浮雕。祭堂的東西護壁大理石鐫刻著中山先生手書的遺著《建國大綱》全文,穹頂上則繪有巨幅中國國民黨黨徽。中山陵祭堂與墓堂相連,自堂基至脊頂,高26.2米,重簷歇山頂,簷下各築石拱鬥飛簷二層,正面有三拱門,門框上方大額枋上,由右至左分別鐫刻著由國民党元老張靜江手書的“民族”、“民生”、“民權”6個篆體大字,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