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昨日宣佈參選並非是一個好日子

無論是從唯心論的角度,還是以唯物論的觀點看,蔡英文選擇在昨天舉行記者會宣佈參選二零一二年「總統」,都不是一個好日子。

首先,從唯心論的角度看,台灣人是十分迷信的,否則台灣地區不會有那麼多的道觀寺廟?尤其是政界人物,無論是本省、外省,還是藍色、綠色、橘色,儘管他們的學歷很高,不少還有留洋經歷,但是大事小事皆要求神問卦,與鄉下大嬸無異。每次選舉前,到寺廟裏上香祈福是政治人物必不可少的「功課」。據稱,陳水扁在兩次競選「總統」期間,都邀請不少算命大師為選情祈福、問卦、改運。而阿扁手下猛將,包括張俊雄、丘義仁、蘇貞昌等人,在辦公桌底都貼上紅色、黃色的符咒,以求獲得「神力保佑」。 為爭取二零零四年連任,陳水扁競選總部聽命於一位算命師的建議,將上屆競選總部的原有佈局做了兩項改動:一是改掉總部大門的開口方向,據說是因為「每年的氣不一樣」,開口不同是為了「接氣」;二是把總部後門打通,算命師說後門若打通則「氣通了,氣才會動」,總部也就開了後門。馬英九二零零八年大選時,跑到了龍山寺上香、發紅包,鎖定綠營票倉積極進攻。而王金平更是虔誠地逢廟必拜,還被連戰戲稱為「上金下平大師」。那些「立委」、縣市議員參選人,更是要在競選總部放置一個大蘿白--「大菜(彩)頭」,或是在端午節包粽(包中)等。而宣佈參選或報名參選的日子也必挑「良辰吉日」。據說蔡英文為宣佈參選「總統」所千挑萬選的昨日,就是一個良辰吉日,「宜祈福、出行、動土」也。

然而,就國際宏觀視野看,昨日並非是甚麼「良辰吉日」。因為就在蔡英文宣佈參選「總統」後幾個小時,日本發生黎氏八點九級的強震,並引發海嘯。台灣官民都緊急動員防範海嘯將會衝擊台灣東海岸,因而有如大禍臨頭,也如臨大敵,做足一切防禦功夫,東海岸許多學校都停課,人們紛紛往高處走避。以蔡英文的迷信心態,這場來的不是時候的地震和海嘯,很可能就是預兆她的選情將會發生強烈的「地震」和「海嘯」。不過,蔡英文可能在事後也在暗中慶幸,海嘯畢竟沒有襲擊台灣海岸,這豈非是給了她一個「有驚無險」的好兆頭?

說起來,蔡英文確實是「歹命」,多次重大政治活動都與天氣異象扯上了關係。比如,去年六月二十二日民進黨的「五都」選戰傳出南二都整合困難,高雄縣長楊秋興要脫黨參選,台中市長許添財也要與黨中央安排的賴清德比個高低。.此刻,作為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在臺北市召開記者會,特別強調她目前「看不出來有甚麼分裂」。但正當她說到「分裂」二字時,天空突然響起一陣悶雷聲,蔡英文只好尷尬地說「連老天爺都反對我們分裂,所以以打雷反對我們分裂,我們絕對不會分裂」。雖然後來許添財以「立委」補選參選權來換取退選大台南市長,楊秋興出走也沒有對陳菊的選情造成太大衝擊,但雷劈「分裂」,卻讓蔡英文心有餘悸。因為就在二零一二年「總統」選舉,民進黨極有可能會發生分裂,蘇貞昌、呂秀蓮隨時會出走。

時間點再往前推,去年四月二十五日「雙英會面」時,國道三號基隆路段在無風無雨的情況下,竟然發生嚴重的走山意外,整座山滑行到北二高道路上,這是台灣高速公路史上第一次因山崩而斷橋封路。結果,蔡英文希望能籍以造勢的「雙英會面」新聞,上不了頭版頭條,被「走山」新聞所淹沒。相信,今日台灣各平面媒體的頭版頭條,都是日本大地震,圖文並茂,把蔡英文宣佈參選的「聲勢」完全給淹沒掉。實際上,昨日台灣地區的各新聞電視台,都是只見海嘯湧上了電視屏幕,而不見小英精心策劃、聲勢浩大、聲情並茂的宣佈參選「總統」記者會。蔡英文的這個頭,開得太不妙了。

再說到唯物論的角度。蔡英文挑選在昨日宣佈參選,也並非是一個最佳戰略選擇。這是因為,台中市剛發生奪命大火,國民黨的台中市長胡志強被這場大火「燒」得頭崩額裂,台中市議會的民進黨團把胡志強轟得下不了臺,胡志強被迫棄車保帥,拋出了副市長蕭家淇、都市發展局長黃崇典及經濟發展局長朱蕙蘭作替死鬼。蔡英文倘是一個戰略家的話,就應當趁火打劫,將火頭引到馬英九的身上去,指揮民進黨全黨強烈質疑馬英九,指責其無能,根本不具治國理政之才,同時又推銷民進黨縣市長的政績,從而做出必須再來一次政黨輪替的結論,然後才在這種氣氛的烘托之下,宣佈參選,營造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勢。但是,蔡英文卻放棄了這個難得的機會,在沒有追究責任龜縮的情況下就匆匆去宣佈參選,等於是自我轉移視線,給胡志強、馬英九減卸了許多政治壓力。如果排除了是蔡英文「政治厚道」的話(此推理幾乎不可能存在,因為蔡英文是一有機會就攻擊馬英九的,就是昨日的宣佈參選記者會,本來是以推銷自己的理政宏圖為主,卻變成了炮打馬英九,而且還是拿一些已失去殺傷力的舊聞如「台嫌遣陸」事件來做文章,使得火力大減),就是政治觸覺太過遲鈍,並非是一個優秀的政治戰略家。

蔡英文對黨外,是如此政治嗅覺閉塞,對黨內,更是政治神經麻痺。本來,蔡英文是於本周日主持了「十二大佬」「密室會談」,作出了若可透過協調產生「總統」參選人,就盡量不要進入黨內初選程序的初步共識的,以展示在她的正確領導下,民進黨空前團結的榮景。因此,連已搶插頭香率先宣佈參選的呂秀蓮也不敢怠慢,餓著肚皮趕來參會,生怕揹上「破壞黨的團結」的罵名。就此,民進黨人都以為黨內已經建立了協商溝通平臺,可以避免重蹈二零零八年謝長廷與蘇貞昌殺得見骨見血的覆轍,並希望能繼續循著此平臺機制運作下去,較為理性地處理「總統」黨內初選的問題。但初步共識的「墨跡」未幹,蔡英文就撕毀包括她在內的諸大佬所達成的共識,閃電宣佈參選,其手法如同去年初引發黨內普遍不滿的蘇貞昌搶先宣佈參選臺北市長,打亂黨的總部署那樣。實際上,由於蔡英文自行宣佈參選,已經堵塞了與蘇貞昌協調之路,這個平臺機制也就不復存在了,再也沒有「大佬密商」這支歌仔唱了。身為黨主席卻破壞黨的機制,這個責任確實不輕。而且,也極將可能會把蘇貞昌「迫上梁山」。倘民進黨發生分裂,罪魁禍首就是蔡英文這個黨魁。

其實,蔡英文最佳的宣佈參選時間,是在區域「立委」登記參選期結束之後,因為錯開時間就不會搶掠參選「立委」同志的風頭。實際上,邱議瑩在聽到蔡英文突然宣佈參選時大表錯愕,並聲稱這把「立委」參選人的曝光度都吃光光了,好像有吃暗虧的感覺的說法,就代表了不少黨籍「立委」參選人的心聲。由此可見,蔡英文為了落實其防堵蘇貞昌的私心,而不顧全黨大局,喪失了作為黨主席的道義。蘇貞昌倘進行反撲,這就是一個最好的籍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