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上調為九級 損失巨大恢復有基礎

【本報綜合】日本強震中的遇難者人數預計將達上萬人,震級上調為9級。專家認為,日本的經濟規模雄厚,有戰勝災難的客觀因素。核安全專家,核泄漏對中國產生影響的可能性目前是比較小的。

遇難者人數預計上萬

中新社東京3月13日電,今天已是災後第三天日本強震中的遇難者人數預計將達上萬人,目前災區仍面臨余震威脅和救災物資不足的問題。國際社會對日本災區的救援工作13日全面展開。

據共同社報道,日本宮城縣警察總長竹內直人13日表示,大地震中的死亡人數“肯定會上萬”。各地警察廳匯總的數據顯示,目前已有983人遇難,739人失蹤。另據警察廳和宮城縣警方透露,除此前在宮城縣發現的四五百具遺體外,該縣東松島市又發現了200多具遺體。岩手縣政府也證實在陸前高田市的廢墟下找到了多具遺體。目前外界仍無法與宮城縣南三陸町1萬多居民取得聯繫。陸前高田市約5千棟房屋被海嘯淹沒,大多數居民下落不明。

目前災區附近余震不斷。日本氣象廳認為三天以內發生芮氏7級以上、最大震度為6的地震概率超過70%。13日已將11日強震震級上調為9級。統計數據顯示,日本東北地區在地震後設立的避難所超過了2000處,避難人數約為31萬人。由於取暖用的燈油等救災物資不足,災民面臨嚴寒的煎熬。如何對避難災民進行救助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

日本政府13日召開緊急災害對策總部會議,日本首相菅直人表示。“應該以拯救生命為最首要任務”,以此確認將在災區開展救助活動的自衛隊規模從目前的5萬人倍增至10萬人。

日本防衛大臣北澤俊美表示:“已經接到菅直人首相的指示,把目前的5萬人倍增至10萬人規模。爭取今天完成調度工作,並在近一兩天裏動用整個自衛隊開展救援活動。”

據日本廣播協會報道,國際社會對日本地震災區的救援活動13日已全面展開。據日本外務省透露,截至13日已有69個國家和地區表達了援助意願。南韓、新加坡、德國、瑞士、中國的救援隊已經抵達日本。其中,新加坡救援隊5名隊員攜搜救犬到達成田機場後,將乘自衛隊飛機趕赴福島縣。

首次向日本派出的中國國際救援隊包機一行15人及所攜近4噸搜索、營救裝備已飛抵東京羽田機場,他們將在岩手縣開展救援。

美國救援隊13日下午抵日後計劃前往災情嚴重的岩手縣大船渡市。美國軍方向震區近海派出的“裏根”號核動力航母也已到達,可為自衛隊直升機提供燃油補給。上月受到地震重創的紐西蘭也正在商討派遣救援隊的事宜,其先遣隊預計13日晚飛抵成田機場。此外,英國準備派出由63名救援隊員、醫務人員及2條搜救犬組成的救援隊,法國計劃派出2個救援隊。

在接到日本的請求後,聯合國決定派出由7人組成的“災害評估調整組”,對各國救援隊的救援工作進行調整,7名成員將從13日起陸續到達日本。

俄羅斯總理普京表示,將暫不考慮北方領土問題,向日本提供救災支援。此外,普京還表示,在日本國內供電不足的問題得不到解決時,將從日本參加開發的薩哈林近海氣田,向日本提供更多的液化天然氣。

專家:日經濟損失巨大恢復有基礎

中新社北京3月13日電,由於日本政府債務負擔沉重,各界對其能否籌措災後重建資金錶示憂慮。對此,中國社科院日本所副所長高洪13日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表示,日本有戰勝災難的客觀因素。儘管當前其財政赤字嚴重,但大部分屬於國內債務。作為發達國家,日本的經濟規模雄厚,擁有大量的海外資產和外匯儲備。

11日,日本本州島附近海域發生9級大地震,引發海嘯,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及損失。

高洪表示,大地震對日本能源供給造成了破壞。地震發生前,日本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電力通過核電站發電,而當前日本核電系統正遭到重創。

據共同社13日報道,東日本面臨供電緊張,或將實施計劃性停電。受地震影響,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放射性物質泄漏,隨後1號機組的廠房在12日下午發生氫氣爆炸。

高洪稱,日本面臨的供電問題將使其生產能力受到限制。同時,地震也對交通等基礎設施造成巨大破壞。這些因素都使得日本全國產業鏈被打斷,各種大宗商品的供給受到影響。

高洪認為,在供給出現問題的同時,社會需求將在地震後得到擴大。未來中長期時間內,刺激日本經濟的因素客觀存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之後,日本經濟便擺脫了自80年代末開始的低迷期,經歷了一個小的發展。但他強調,這必須在災後生產能力得到恢復的前提下,才可實現。

高洪補充說,無論如何,日本當前的生產力遭到嚴重破壞,日本人民也承受了巨大損失。

這位學者表示,本次地震對中日貿易不會產生十分直接的影響,但應關注中國在日本的間接投資。

核泄漏:影響中國可能性小

中新社北京3月13日電,東京電力公司13日向日本政府作出緊急通報,宣佈福島第一核電站進入“緊急狀態”。清華大學核安全專家曲靜源今天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指出,地震到來時,福島核電站反應堆中的鏈式反應就已經終止,這與當年的切爾諾貝利爆炸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但如果反應堆出現“熔毀”現象,放射性物質的泄漏就只剩下兩道屏障。

曲靜源介紹說,核電站安全保護系統被觸發後,鏈式反應會及時終止。此時,核燃料衰變所產生的大量的熱量,就需要通過冷卻劑導出。但目前,福島核電站的場外電源被地震破壞,應急用的柴油發電機也被海嘯所淹沒。在只能通過攜帶型電源和注入海水來導熱的情況下,高溫熔化燃料棒的“核心熔毀”現象極有可能已經發生。

曲靜源說,“核心熔毀”是核電事故中最嚴重的事態。一旦發生,就會有大量的放射性物質釋放到壓力容器中。若“壓力殼”也在地震中遭到破壞,那麼核電站就只剩下“安全殼”這最後一層屏障。曲靜源說,從日本向國際原子能機構報告的數據來看,目前屏障尚存。

曲靜源指出,中國位於日本西面,而目前放射性污染物主要向日本東部擴散,未來幾天,風向變化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污染物的濃度也會隨著距離的增加而稀釋。因此,此次核泄漏對中國產生影響的可能性目前是比較小的。

曲靜源說,此次事件發生後,日本如何對公眾實施有效的防護措施,如何控制“堆芯”放射性物質的釋放,都將給中國提供寶貴的經驗。核安全監管當局應針對中國核安全管理現狀,作出安全評估。但是,“核心熔毀”畢竟是一個小概率事件,中國不能因此動搖對核安全的信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