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賭桌的亞洲大轉移  

繼澳門之後,亞洲許多國家和地區紛紛開賭

亞洲人有嗜賭的基因,佔據亞洲人口大多數的華人好賭。

在亞洲,賭博被許多人認為是一種無害的娛樂,中國人的家庭聚會幾乎必定會打麻將,即使是在喪禮上。而影響久遠的佛教、道教等東方宗教並不嚴格禁賭。也許正是如此,當澳葡當局子1847年宣佈澳門賭博合法化,亞洲人的賭博基因一經葡萄牙人激發,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隨著日本及亞洲四小龍的飛速發展,以及中國與印度的大國崛起,亞洲各國紛紛開設賭場,連向來保守的新加坡也掀開道德的面紗發放賭場執照。自2000年以來,亞洲博彩業的年均增長率高達18%,而全球博彩業則在8%左右。

2006年,澳門超過拉斯維加斯成為世界第一都城。2007年世界第一賭場威尼斯人渡假村酒店在澳門開業。

拉斯韋加斯金沙集團前任高管普倫蒂斯‧索爾特透露: “拉斯韋加斯在40年時間內建起來的一切,澳門將在10年內建成。”澳門成了世界賭桌向亞洲轉移的縮影。

澳門賭城的前世今生

澳門--這個位於南中國海沿岸的彈丸小島,曾是南中國最大的對外通商口岸,是“西學東漸”的最早落腳點,是東亞第一所西式大學(聖保羅學院)的發祥地,卻在香港開埠成為“免稅自由港”,廣州、廈門、上海等被迫開放為通商口岸後,貿易地位從此便一落千丈,經濟迅速凋敝。不得已而為之,澳葡當局於1847年宣佈賭博合法化,開設賭場作為這個當時只有四萬人口小城的求生之道,正式登上澳門的歷史舞臺。

19世紀60年代,中國“半殖民地化”程度加深,兩廣地區的大批失業手工業者和破產商人、農民,背井離鄉到澳門謀生。本地流氓、地痞利用這些人渴求一夜暴富的心理,大辦賭場招徠他們參賭,大肆進行斂錢。一時間,賭“番攤”、骰寶、牌九的賭場,竟多達2000餘間。澳葡當局也抓住這個難得的“發財”機遇,一方面向賭場抽取“賭餉”,另一方面,公開進行招商開賭,給予“優惠”,還不斷出臺保護措施,澳門賭業一時急劇發展。1870年前後,原來朝不保夕的澳葡當局,通過這些措施,收入大增,除解決自身開支外,尚有盈餘上繳葡萄牙政府。而這時澳門賭業又面臨更大的發展機遇,港英政府於1872年在香港厲行禁賭,從此大批香港達宮貴人蜂擁到澳門參賭,成為澳門賭業中的一支“主力賭客”。而澳門賭業趁此良機茁:隆成長,遂逐漸有“東方賭埠”之稱。

1959年,澳門第119任總督馬濟時走馬上任,也許他自己一開始也沒有想到,澳門的博彩業在他的治理下,竟然堂而皇之成為世界級別的賭城,也許是他的名字取得好吧——濟時,濟世於時。

不知是馬濟時對發展實業缺乏耐心,還是真對澳門大開慧眼,經他對澳門自然條件、經濟現狀作過一番調查,認為澳門的工業沒有發展空間,也不可能成為重要的貿易港,而旅遊資源卻極具潛力,特別是“賭博娛樂”,“旅遊博彩業”最有可能成為澳門的經濟增長點。於是馬濟時便”上書”里斯本,期待特許澳門以博彩業作為一種“特殊的娛樂”。葡萄牙當局很快批准了“上書”,並頒布第18267號法規,以法律形式將這些建議確定下來,並首次將賭博改稱”博彩”, 澳門博彩從此才真正有了法律依據。雖早在1847年澳葡當局就宣佈賭博合法化,但葡萄牙政府卻於1896年頒布禁賭令,使得澳門的賭博業在此期間一直遊移在若明若暗的法律邊緣,直到18267號法規的頒布。

在把澳門打造成“旅遊博彩之都”的戰略指導下,澳葡當局決定引入專營公司來經營博彩業。1961年10月何鴻雜與霍英東等人合作成立“澳門旅遊娛樂公司”,並競標成功,奪得賭業專營權。在此後40年中,以葡京為代表的何鴻燊旗下賭場幾乎壟斷了澳門所有的博彩產業,政府稅收有三成來自其屬下公司。也是自他開始,澳門博彩業引入了現代化的管理理念,並推出新的服務項目與豐富的周邊娛樂。另外,還開創”賭團”這一新的娛樂方式。參加賭團的賭客,吃喝、玩樂、住行均受到組團者的一條龍服務。賭團成員大都在葡京的豪華廳一擲千金,為賭場帶來巨大收益,也成就了澳門成為世界四大賭城之一的地位。

澳門賭場第二春

2002年澳門打破實施了40餘年的專營制度,增發賭牌,公開競標。結果除了原有的何(鴻燊)氏公司外,兩家美資企業--銀河公司和永利公司,中標奪得賭牌。不久,當初與銀河公司綁在一起投標的威尼斯人公司與銀河分家,獨立經營,形成了“三張賭牌、四家公司”的競爭局面。

此後,外資公司建的娛樂場相繼開放。2004年5月開業的金沙娛樂場,號稱澳門歷史上最富麗堂皇的賭場,擁有300多張賭台和600部老虎機,一個賭場就把澳門原有的博彩設施的總量提高了60%以上。“威尼斯人度假村”裏面不僅有設施豪華的客房,而且擁有會展中心、電影院、購物中心、大型娛樂舞臺,甚至開鑿酒店室內運河,來吸引客人入住。外資的大興工木,給獨領風騷3D餘年的葡京娛樂場帶來衝擊。何鴻燊便模仿拉斯維加斯娛樂場,另建“新葡京”迎戰,又將“希臘神話娛樂場”改造成美式娛樂場,並准備豐富多彩的節目進行演出,以此來吸引遊客。幾年間,由於幾家公司的縱橫捭闔,澳門博彩業的服務質量有了很大提高,昔日的 “賭城”也逐步升級為“娛樂城”,是“全家人可以一起娛樂”的城市。娛樂場的脫胎換骨帶來”澳門遊”日漸火爆,許多國際遊客也慕名而來。2006年來澳旅遊有2200萬人次,與2003年相比幾乎翻了一番。娛樂場收入也大幅增長,2006年達到70.3億美元,超越拉斯維加斯,榮膺“世界第一賭城”的稱號。

引發亞洲博弈熱潮

澳門從博彩業中獲得豐厚利潤,也讓周邊國家蠢蠢欲動,並逐漸出現幾個有力競爭者,其中馬來西亞的 “雲頂娛樂城”一躍與澳門同起同坐,成為世界四大賭場之一(其他兩大賭場為:美國拉斯維加斯、摩納哥的蒙地卡羅)。宗教信仰以回教居多的馬來西亞,雖然教旨反對賭博,但為促進旅遊發展及增加稅收,政府於1969年主導建立了第一座賭場, ”雲頂娛樂城”成了馬來西亞唯一合法經營的賭場。不過只准外國遊客入場,嚴禁本國居民參賭。

名氣不如“雲頂娛樂城”,但在亞洲賭場中資歷更高的應屬韓國的第一家賭場“華克山莊”。為了吸引錢包日漸豐腴的日本遊客, “華克山莊”以24小時營業賭場及拉斯維加斯風格子口傳統藝術風格演出為特色,以設備豪華為主要賣點,逐步發展為亞洲最富麗堂皇的高級娛樂場所之一。其非凡的魅力與氣派唯有拉斯維加斯可以與之媲美。而“貝,錢眼開”的菲律賓也不落人後,成立國營公司,幾乎壟斷國內所有賭場。

2004年澳門增發賭牌後所帶來的巨大收益,又再一次引爆了亞洲博弈熱潮,許多亞洲國家紛紛表態要大力發展博弈,並期待國際資本介入其中,於是亞洲出現了第二波興建賭場的高潮。

經濟不發達國家如緬甸、柬埔寨、老撾等國家,不約而同選擇成立 ”邊境賭場”,以吸引來自中國、泰國等地的顧客。越南也以”增強國家活力”為由,同意賭王何鴻燊在海防市開設越南首家賭場--“塗山賭場”,以增加稅收及觀光事業的發展。

新加坡更是廢除了執行數千年的賭場禁令,在2006年開放兩張賭場執照,規劃以賭場為主體的“綜合度假區”,期望借此挽救下滑的旅遊市場,延續國家競爭力。

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處於亞洲博弈風雲之地的日本,自然不願錯失時機。日本議員已圍繞著“賭場合法化”,進行過多次討論與會議。預計將來可核發二至三張賭場執照,賭場最快可望在2012年開始興建,設置地點以東京和大阪為優先。

如今,爭論了二十年之久的台灣離島賭場也終於通過台當局“立法院”的首肯,離島賭場引弓待發。

借此亞洲國家紛紛對賭博松綁之機,早巳垂涎亞洲龐大的消費市場的國際博彩公司也紛紛前束尋求合作夥伴。金沙、永利等賭資巨頭將觸角伸到很多地方,斥巨資興建賭場、娛樂城。至此,連同老牌的賭場在內,亞洲已有近二十個國家或地區相繼開放賭場,世界”賭桌”正逐步向亞洲移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