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推手的“江湖生存”

網絡力量源自於真實。有效防範和制止網絡謠言傳播,是維護和促進網絡健康發展的必然要求

前不久的“浙江樂清錢雲會事件”在社會影響頗大,被貼上“因捍衛百姓權利被謀殺”的輿論,一度在網絡上瘋傳,即使在春節期間也是網民關注的焦點。

令人深思的是,儘管當地公安機關再三調查,證明浙江溫州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原村委會主任錢雲會死於交通事故,但還是無法消除網絡上的各種傳言。新華網為此發文指出,“這一事件,比較典型地反映了網絡推手製造謠言、推動謠言擴散,導致謠言在網上流傳、扭曲、裂變的現實。”

“網絡推手的惡意炒作,已對社會和諧穩定形成了威脅。但公權力介入打擊網絡推手還須十分慎重,既不能越位,也不能缺位,更不能以損害網絡輿論監督為前提。”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所長尹韻公研究員接受《瞭望》新聞週刊記者採訪時認為。

“政府應加強對網絡傳播規律的研究,切實提高網絡信息內容管理的能力。”尹韻公說,“網絡社會管理是對現行社會管理體制的一個挑戰,它需要參照現實社會的一些管理辦法,但又需要超越這一體制。”

隨時隱身出動

隨著網絡博客、論壇的蓬勃發展,特別是微博的異軍突起,中國信息傳播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通過網絡,網民關注公共事務、加強政治參與,表達意見、維護權利的途徑更為通暢。同時,不少社會事件因網民的積極介入而真相大白。

但遺憾的是,網絡的開放性和隱蔽性,一方面給正常利益訴求提供了順暢渠道,也為一些網絡推手傳播謠言、誤導輿論提供了土壤。

多位受訪專家認為,網絡推手在國外並不多,而在中國卻十分活躍,有其複雜的因素。“法律監管的缺失、經濟利益的驅使、特殊的社會心理環境,都是網絡推手存在的重要原因。”北京中盛律師事務所杜立元律師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認為。

“虛擬社會也是社會,網絡推手的大量出現不是偶然現象。”杜立元說,“雖然我國已制定和頒佈了多個治理網絡違法犯罪的法律法規,但這些立法基本上仍局限於計算機信息安全,對網絡信息操控的違法犯罪規制不多。”

“追求高額經濟利益,才是網絡推手的原始驅動力。”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趙春燕博士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認為,“因為網絡資源廉價,可利用其獲取高額的商業回報,這讓越來越多的人和企業想在這裏淘金,就連專業的論壇,也逐漸將盈利模式轉移到這方面。”

“中國處在經濟社會轉型期,這個特殊的社會心理環境,也是網絡推手活躍的原因。”趙春燕認為,“當下中國,社會變遷帶來人心浮躁,跟風追逐新潮,人人都怕落後於別人,傳播學的‘螺旋效應’極易發生。”

有錢什麼都敢炒作

“我們有1500多個博客,4萬多個ID,保證每天都給您發帖。”2月10日下午,當本刊記者以客戶名義致電北京一家網絡公關公司時,工作人員熱情地說。隨後,他例舉了他們公司的“成功案例”。

當本刊記者問對內容有何要求時,這位工作人員的回答非常乾脆:“沒有。您只要提出內容和要求,交一部分預付款。方案由我們設計,其餘的您也不用操心。最後按發的有效帖結款就可以。”

本刊記者通過暗訪發現,網絡推手有著清晰的“食物鏈”:負責攬活、策劃、派活、發工資的網絡公關公司——組織管理人手、協調發帖的包工頭——處在最底端的也就是由在校大學生、無業遊民組成的龐大“水軍”。

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網絡推手多以公關公司或傳媒公司名義註冊,而更多的是個人工作室行為,根本沒有註冊公司。其中,有些公關公司已頗具規模,不但有固定的辦公場所和一定數量的員工,而且分工明細,組織嚴密。

“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幾個大城市,網絡公關公司不下兩三百家。”北京一家網絡公關公司工作人員告訴本刊記者,“僅北京,活躍著的此類公司就有數十家。只要客戶願意出錢,什麼都敢炒作。”

“處於食物鏈最下端的‘水軍’,按包工頭指令在網上大量發帖、頂帖,吸引網友眼球。”這名工作人員還透露,“有技術難度的工作,比如設計方案、撰寫軟文、拍攝視頻,都由公關公司專人完成,然後交給包工頭組織‘水軍’實施。”

網絡公關公司收到客戶的“公關費”,在扣除文案費、效果檢測費、策劃費等費用後,大概剩下四分之一的費用留給“下家”——包工頭。“水軍”則按包工頭指令,以發帖、頂帖數量計酬。

“外界一般把‘水軍’稱為五毛黨,可發一個帖子往往拿不到五毛錢,頂帖的錢會更少。”北京某大學曾經做過“水軍”的一位大學生向本刊記者坦言,“兼職下來,每個月能掙600元左右,錢雖不多,但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減輕父母負擔。這錢掙得不是滋味,但又沒其他更好的辦法掙錢。”

這位大學生還介紹,發帖頂帖後,“水軍”需按要求將自己的IP和ID及工作量鏈接,填成表格發給包工頭,由其審核後,上報給網絡公關公司,審核通過後,包工頭才能領到錢。

網絡公關公司、包工頭以及“水軍”之間,往往只在網上交流。他們利用QQ、MSN等聊天工具安排或接活。後兩者有時根本不知道“上家”是誰,但月底自己的銀行賬號會收到“上家”打進來的錢。

從本刊記者調查情況來看,網絡推手要想炒作成功,有商業網站的配合很關鍵。比如在論壇上,如果沒有論壇管理者的“加精”、“置頂”、“標紅”,網絡推手推的帖子,很快就會淹沒在浩瀚的信息海洋中。

北京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處網絡管理處副處長張俊認為,當前國內一些大的網絡論壇,50%以上的帖子是人為炒作。所謂“熱門帖”“精華帖”等,很少是網民自發點擊、回帖形成的,背後幾乎都有“網絡炒家”在積極推動。

精心設計網絡“陷阱”

網絡推手受客戶委託後,如果策劃有新意有亮點,以發帖、頂帖、製造爭議話題等方式,在短時間內就能激起廣大網民的關注和集聚,形成網絡輿論關注和討論的焦點。

據瞭解,網絡推手主要通過三個渠道進行炒作。第一是論壇。在國內大型論壇發佈“解密帖”、“曝光帖”等刺激人眼球的帖子,然後指令“水軍”從不同角度進行回復、頂帖。第二是問答知識傳播。在大型知識型問答類網站提問,並回答與事件相關的問題。第三是微博。通過主流微博,讓“水軍”持續發佈關於被宣傳對象的新動態,並派專人不斷在微博轉發。

“在各種論壇上,‘水軍’通過不同的註冊ID號就某一帖子點擊、評論或是故意爭吵,營造出某話題受到成千上萬網民關注的假像。”北京某公關公司一位工作人員向本刊記者透露,“有些‘水軍’一人就有幾十個,甚至上百個ID號。”

在此基礎上,網絡推手還精心誘使,或通過關係請報紙和電視積極參與和介入,以網絡話題作為線索,組織訪談、深度報道,製作專題,然後再由網絡大量轉載。

從內容和炒作形式上來說,近來網絡推手逐漸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即由娛樂化向商業化轉變、由分散化向集中化轉變、由規模化向產業化轉變、由單一化向多元化發展,有的甚至向政治意識形態領域滲透。

目前,有些網絡推手為達到某種目的,不惜為客戶打壓、誹謗競爭對手,甚至為某些機構或組織利用,以正義之名,實行道德審判,侵害他人的表達權、名譽權或隱私權等基本權利,在網上誤導社會輿論。

受訪專家指出,有些網絡推手已異化為網絡打手,甚至是網絡惡手。“儘管網絡屬於虛擬世界,可也對現實社會產生了極大的衝擊。”

“當網絡推手在詆毀某個人、某件事時,往往採取人身攻擊、製造謠言等方法。”趙春燕認為,“更嚴重的是,一些懷有政治目的網絡推手的誤導,會讓網民形成錯誤的人生觀、世界觀,對社會產生消極認識。”

“網絡推手製造的幹擾,會使政府對社會現象產生誤判,給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錯誤參考,輕則浪費公共管理資源,重則貽誤時機,直接威脅到社會的和諧穩定。”趙春燕說。

在南開大學博士生導師齊善鴻教授看來,目前的網絡輿情中,既有反映普通民眾心聲的一面,也有飽受商業利益侵蝕、偏離真實民意的一面。在網絡推手的誤導下,加上一些網民被種種因素左右,也在非理性地表達看法,從而使網上信息真假難辨。當然,那些善良的網民在真相大白之後,也會有被戲弄的尷尬感。人們對網絡的信任感被戲弄,無形中會增加一種難以名狀的困惑。

加強源頭管理是關鍵

多位受訪專家認為,只有在法律法規的完善和技術手段方面取得突破,依法依規管理網絡,才能從源頭上杜絕網絡推手惡意控制和誤導輿論。

“將論壇、博客、搜索引擎等具有新聞輿論和社會動員功能的網絡、手機等新興媒體業務納入專項許可範圍。”尹韻公建議,“由相關部門前置審批,網絡行業主管部門負責電信業務經營許可和非經營性網站備案,並建立年度審核制度。”

“應該建立違法違規網站域名查處機制,防止非法網站域名跳轉。”尹韻公強調,“嚴格IP地址備案管理相關規定,建立IP地址境外申請批准制度,規範IP地址資源申請、分配和備案管理。”

“非常有必要加大資金的投入,進一步加大科技研發和技術手段建設。尤其要建設覆蓋手機等新興媒體和論壇、博客、新聞欄目的網絡信息內容監測指揮系統,提高監測效能。”尹韻公說。

在齊善鴻看來,還應儘快實現和完善網站實名制,同時加快手機實名制,逐步在網絡互動環節推行實名制。

“域名註冊、IP地址分配,網站登記備案和手機入網等主體信息,要與居民身份信息、企業註冊信息、組織機構代碼信息進行比對,公安、工商、編制等部門要提供相關信息數據庫接口,工信部門要加強信息核查對比,為實現網絡實名制提供技術保障。”齊善鴻說。

同時,齊善鴻還認為,在制定法律規範淨化網絡環境時,應把焦點對準網絡服務提供者,管理好博客、論壇和微博,強化他們的責任,從源頭上杜絕網絡推手惡意炒作,維護廣大網民運用網絡交流的權利。

在多位受訪專家看來,加大網絡主流輿論引導,也可有效抑制網絡推手惡意炒作。“要重視網絡上的社情民意,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