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先宣佈參選的呂秀蓮卻又率先退選

「女王夢碎」!搶先宣佈參加民進黨二零一二年「總統」初選的呂秀蓮,卻於昨日又率先宣佈退出民進黨「總統」初選。自此,這位一直自詡為民進黨內唯一能戰勝馬英九,並一直認為自己將是台灣地區第一位「女總統」的「天王」,已是徹底喪失了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機會。

但是,呂秀蓮卻在宣佈退選的同時,卻又宣佈辭去民進黨中執委。呂秀蓮此舉是甚麼意思?是不願以民進黨中執委的身份,為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或蘇貞昌「背書」,還是她對民進黨已經完全失望,因而要與民進黨「拜拜」,並準備另起爐灶,索性退黨參選?

實際上,早在去年底,台灣政壇上就有第三勢力正在積極促成呂秀蓮與王文洋搭檔角逐二○一二「總統」大選的傳說。另外,在「五都」選後,也有人從楊秋興脫離民進黨參選高雄市長雖然落敗,但卻獲得四十一萬票,得票率不致崩盤,有許多藍營支持者買他的帳的情況中,認為楊秋興的模式可供呂秀蓮借鑒,給那些自認為「中間」、「選人不選黨」,實際投票行為卻偏藍的選民,提供一個具有當選可能的非兩大黨人士的機會。因此,當時他們認為,在綠營普遍支持蔡英文的情況下,呂秀蓮要從民進黨內初選出線的機會看來不大。如果她真的很想選,想到最後脫黨參選,那就應當成為「第二個楊秋興」,而且是一個最後能勝選的楊秋興。同時,更希望她能夠組成一個長期經營的政治勢力,將國民黨內還沒黑掉的地方基層收編,使那些對民進黨有心理障礙的「中間選民」們,得以有一些健康的新選擇。況且,如果最後呂秀蓮脫黨參選並勝選了,對民進黨而言也不算太糟,至少能把國民黨板倒(當然,附帶的風險就是讓國民黨「漁翁得利」)。

還有一點比較「算計」的就是,呂秀蓮即使是這次脫黨參選輸了,將來還是很有可能繼續留在政治舞台上。若按照過去記錄,多次說話「傷害民進黨」的呂秀蓮,隨著年紀的增長和失敗次數的增加,講話或行動「出包」的機率很可能也會愈來愈高。所以,愈早讓她成功當上「總統」,對民進黨來說愈好。所以無論在民進黨或第三勢力,呂秀蓮都有可能出線角逐「總統」大位。

這也正是蔡英文所擔心的。因此,昨晚她在彰化縣為黨籍鄉長候選人站台助選時就「先下手為強」,「代替決定」式地強調不擔心呂秀蓮會脫黨參選,而黨中央也決定慰留她續任中執委。

其實,呂秀蓮早就對是否會脫黨參選的問題表了態。早在上月二十八日她搶先宣佈參加民進黨「總統」初選,有媒體詢問她若民調失利是否會脫黨參選時,原本笑臉盈盈的她卻突然臉色驟變:「你太瞧不起我了,我拒絕你們有偏見」。她還以一九九九年陳水扁宣佈參選時看好度僅有百分之七,但最後卻贏得選戰為例指出,「不要假設我會輸,沒有的事」。

既然不要假設自己會輸,但為何呂秀蓮卻又要急流勇退,宣佈退出民進黨「總統」初選?估計,曾經自詡自己曾連贏六場選戰,而且是黨內唯一能戰勝馬英九的呂秀蓮,在自忖民調和看好度都大幅落後之後,不願意在並非正式公職選舉的黨內初選中首次留下吃敗仗紀錄,玷污自己的「選戰史」。而急流勇退,反而爭取到主動,在黨內贏得尊嚴,一掃自宣布參選後,不斷受到黨內冷嘲熱諷,經不斷收到勸退電話電郵的晦氣及侮辱。尤其是日後倘蔡英文與蘇貞昌也殺得「見骨見血」,就更反襯她的退選是顧全大局,胸襟寬廣了。實際上,就在昨晚她宣布退選後,就有民進黨籍「立委」稱贊這是近年來台灣政壇上最漂亮的退場身影,並期許她能成為「台灣戈爾」。

但要成為「台灣戈爾」,也犯不著要辭去民進黨中執委。如果確實是排除她將會脫黨參選的話,那呂秀蓮的此舉,可能是發洩她在民進黨中執委、中常委選舉中她未能當選中常委的不滿。實際上,在去年七月民進黨全代會選舉中執委、中常委中,呂秀蓮是承載著黨內元老派系的希望和支持,並希望能奪下一席中常委,並進而籍此代理黨主席的。然而,呂秀蓮卻結合「公媽派」蔡同榮,打著以一席換兩席的算盤,讓「新潮流系」徐佳青很不滿,將票投給另一位「新系」代表顏曉菁,破了「公媽派」的局,造成「蔡(同榮)上呂下」。這與呂秀蓮本人及「公媽派」的期望值相差太遠。當時就有人認為,這是對呂秀蓮的「總統夢」極大的打擊,因而氣得呂秀蓮發飆並提前離場。但相關人士並不諱言,呂秀蓮以其自身實力要拿下一席中執委已屬困難,搶攻中常委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若不是蔡英文情義相挺,恐怕連中執委選舉都會中箭落馬,但卻反過來批評黨的遊戲規則。

其實,呂秀蓮就是要脫黨參選,也並不容易。因為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如是循公民廉署推薦方式參選,必須徵集到幾十萬個名有選舉權的公民的連署。而要展開連署作業,是一項很大的工程。儘管呂秀蓮自己豢養了幾個團體,也具有一定的人力物力,但脫黨參選未必能贏,比她資格更老的許信良的慘敗,就是前車之鑑。

看來,呂秀蓮也真的有點「輸不起」,就是連黨內初選也輸不起,更遑論是正式的「總統」選舉。因此,在黨內初選的登記階段,她尚未領表就宣佈退選了,連那五百萬元保證金和一百萬元民調費,都不用繳交。但她此前為參選所做的一切準備功夫,包括創辦《玉山周報》等,就是白幹一場了。在退選後,《玉山周報》是否還有繼續存在的價值?而作為她的幕僚班子和「影子政府」的幾個社團,是否還會繼續留存下去?那要看呂秀蓮自己來回答了。

但即使是呂秀蓮的退選顯得有點「灰溜溜」,卻仍然「跌落地抓把沙」地取回不少副產品利益。尤其是蘇貞昌也於昨日正式宣佈參加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而昨日呂秀蓮的「退選出招」,卻搶佔了蘇貞昌參選演說的鏡頭,就像蔡英文宣佈參選時,被日本地震/海嘯新聞淹沒了其參選新聞一樣。

曾被譽為「黨外才女」的呂秀蓮,也是新女性人物,有些理念確有獨特見解,比起綠營其他「天王」,呂秀蓮好像偶而言之有物。不過,呂秀蓮陷在綠營中也有難言之隱,像她對陳水扁一家的貪腐,總是欲言又止,而且不時去看守所探望陳水扁,難免被看成一丘之貉。還有呂秀蓮對「三一九」槍擊案,同樣含糊其詞,儘管她懷疑自己是兇手的暗殺對象,卻又不說出真相。而且呂秀蓮是個「自我感覺良好」的人,總是喜歡吹捧或膨脹自己,不時冷嘲熱諷甚至無視或忽略別人。而且,呂秀蓮的主觀意識強烈,有話直說,經常過度刺耳,令人不敢恭維,甚至有人招架不住,當然人們也就與她漸行漸遠了。

呂秀蓮之所以遭到冷落批判,固然是黨內人緣不佳,當呂秀蓮搶得頭香之後,同志不是消遣她,就是要她砲火不要胡打亂射,綠營若是真的支持呂秀蓮,恐怕馬英九早就暗爽在心了。現在,呂秀蓮終於宣布退選,最失落的人,可能是馬英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