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悲情牌是否有效端看後續操作如何

向來親綠的醫界團體,其中的分支彰化縣醫界聯盟舉辦反國光石化餐會,分別邀請了馬英九、蔡英文、蘇貞昌出席。而由於這個餐會對當地民眾所隱藏的潛在催票力度不小,因而三位「二零一二」選戰的主將,都齊齊到會,並提前進行「二零一二」的交手戰。從表面上看,馬英九因當場拒簽「反對興建承諾書」,而在致詞時一度被換掉麥克風,讓他「有聲變無聲」,還被嗆「沒LP」、「一派胡言」,最後還被「趕下臺」只得在台下當「聽眾」,是「敗下陣來」,「吃了悶虧」;而支持停建國光石化的蔡英文、蘇貞昌則贏了第一場「交手戰」;但從長遠看,馬英九這一手「苦肉計」式的「悲情牌」,倘若國民黨在後續運作中操弄得好,很有可能是扭轉其一系列不利形象的分水嶺。這就難怪,有媒體和名嘴形容馬英九此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在施行一個成功的「苦肉計」,打了一副漂亮的「悲情牌」。

實際上,國光石化只是一個地方議題,並不象「核電」等議題那樣具有全島性的利害關係。而且,因環評未過而決定將國光石化預定地由雲林遷往彰化的,是民進黨執政時的「行政院」,而當時的正副院長正是蘇貞昌和蔡英文。舉辦該餐會的彰化縣團體,大多是親綠團體,其所進行的停建國光石化行動,並未能為民進黨的選戰加分。但在另一方面,國光石化卻是李登輝在位時親自推行的議題,是為了進一步將台灣經濟做大做強,被李登輝視為卸任前爭取政績,以求流芳百世的主要項目;陳水扁在臺上時,為了挽救日漸衰落的台灣經濟,不但沒有執行民進黨《黨綱》中的環保議題,相反在雲林縣民和環保團體反對在當地興建國光石化項目時,還極力予以支持,並決定將之遷往彰化。因此,蔡英文和蘇貞昌前往該餐會表態支持,反倒是暴露了其以今日的我否定昨日的我的誠信缺失,及因為要爭逐二○一二「總統」,而反轉了自己立場的政治計算。因此,蔡英文和蘇貞昌的出席反國光石化餐會,並未能為其選情加分。

可能正是馬英九看到了這一點,才「深入虎災」,敢於在「人聲喧嘩」的反對組織的集會中,展現出其「拒簽」的勇氣和魄力,即使是遭受到餐會主辦團體代表林世賢的「嗆聲」,並被其「趕下主席臺」,也在所不惜。馬英九的「苦肉計」,將能催發「悲情牌」的效果,不但令李登輝更為反感蔡英文,指責她「不瞭解情況」,而且也讓支持民進黨的中小企業主,對是否繼續支持民進黨陷入長考。更重要的是,可能會激起兩年多來一直對馬英九不滿的深藍人士的義憤,同情馬英九的境遇,因而轉變對他的態度。

所謂「悲情牌」是在台灣選舉中,政黨或選舉人借喻遭受政治迫害、疾病、被暴力威脅等歷史或新聞事件作為訴求,爭取感情遊離票選民投下同情的選票。悲情牌可以加強鐘擺效應的力度,創出由穀底絕處彈上的奇蹟,利用選民情緒化的意願。。

在過去,民進黨最擅長於在選戰中打「悲情牌」。除了是民進黨在選戰過程中搬出受迫害的事例,控訴國民黨政權的迫害,騙取弱勢選民的同情和支持之外,若干綠營知名政治人物更是利用「悲情牌」來作其屢試不爽的勝選武器。其中陳水扁每次選舉都抱著他的癱瘓妻子吳淑珍出來「亮相」,讓人回憶起那場令到吳淑珍癱瘓的「政治車禍」。可以說,吳淑珍是陳水扁必勝的武器。正因為吳淑珍這個「悲情牌」是使他連戰連勝的有力「武器」,再加上他對吳淑珍的癱瘓心有虧欠,所以他才如此偏袒、縱容吳淑珍,終於鬧出了一個貪賄案。

在蘇貞昌首次選臺北縣長時,民調一直上不去,選情危急。在最後一晚的造勢大會上,從醫院偷跑出來的盧修一為蘇貞昌下跪求票,經媒體多次播送畫面,催發出民進黨支持者的悲情和危機感,終將蘇貞昌推上臺北縣長寶座。台聯黨的陳建銘在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零年兩次參選臺北市議員,都是以同妻子抱頭痛哭,而催出同情票,順利當選臺北市議員,二零零六年那一次還是獲得選區最高票。在「五都」選戰中,參加高雄市議員選舉的陳致中,利用其老爸陳水扁既將入獄服刑,而大打「悲情牌」,籍以拉高分貝,形塑「悲憤」氣氛,借機沖高選票。結果,陳致中果然是得其所哉,還獲得選區最多票的佳績。

國民黨的某些戰將同樣也使用過「悲情牌」,如候影鳳二零零八年在高雄市參選「立委」,選情告急,便也使用了「悲情牌」,以當眾落髮明意,使到支持者是哭成一團,並高喊把「畫面播送出去」,造勢晚會主持人則在火上添油,聲稱「頭髮是女人的生命」,大力煽情,使到候影鳳順利當選。這使當時也在場的馬英九,感受甚深。

因此人們說,馬英九在二零零八參選「總統」的過程中,不動聲色地大打的也是「悲情牌」,利用其因「特支費案」而被控告,製造「受迫害」的形象,而爭取了大量的同情選票。如今,馬英九又「故伎重演」,利用國光石化項目來大打「悲情牌」,以求在遭受「恐龍法官」事件導致形象受損下,以「苦肉計」來求逆境勝。

其實,國光石化,不但是對台灣地區的GDP有貢獻,而且因為石化工業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下游工業發達,可以帶動許多中小企業,並因此而製造許多工作崗位,因而深受中小企業雇主和工人的支持。尤其是馬英九在被辱罵後,翌日仍然到彰化國光石化預定地考察,還乘著採蚵車穿過濕地,嚐蚵挖泥,觸摸泥土,諦聽蚵農祈禱,瞭解濕地生態,令到曾經嗆聲的人都說馬英九有誠意,使他的形象更為豐滿起來。

實際上,馬英九這次「深入虎穴」,換來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效果。其中,反襯了蔡英文、蘇貞昌的虛偽和凸顯了他們的投機性格。蘇貞昌、蔡英文分別出任「行政院長」正、副院長時,是將國光石化投資案列為「大溫暖大投資」的旗艦計劃及最重要投資案,要全力推動的。但如今卻假惺惺地支持「反國光石化」運動,並在「反國光石化」同意書上簽字,以「今日之我」反對「昔日之我」,選民豈能相信他們具有真心誠意為民服務,還是只在玩弄民粹,騙選票而已?如果他們之中的一人,在二零一二年當選「總統」,會不會又轉變回去,再度支持該「大溫暖大投資」的投資計畫呢?到底人民該相信「過去的蘇蔡」、「今日的蘇蔡」,還是「未來的蘇蔡」?

還有,也暴露了親綠團體的胡攪亂為。彰化醫界聯盟成員林世賢「請」馬英九下臺時,指稱事前告知「總統府」,「總統」要上臺就要簽「反國光石化承諾書」,不簽就不要上臺,是馬英九不遵守遊戲規則。但在經「總統府」反駁後,當天晚間林世賢不得不承認與「總統府」官員協調時並沒有提到馬英九必須簽署「反國光石化承諾書」才能上臺講話,並指自己白天在臺上情緒失控,已在臉書上自我反省,「鄭重向馬先生道歉,也向所有在現場的朋友道歉,這是最不好的示範」。而他在現場以粗口辱罵馬英九的表現,也遭到民眾的強烈批評,他的診所的電話被打到塞爆。

就在這種情況下,馬英九翌日再到國光石化預定地考察,其充滿誠意的形象,就建立起來了,並與蔡英文、蘇貞昌以及林世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只要國民黨的續後操作得宜,馬英九是能抵消近來一系列不利事件的影響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