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猛虎”會否影響博彩及社會穩定?

劉紹滿

最近社會各界十會關注曾經在本澳街叱吒風雲、聞名喪膽的江湖霸王,他曾並盛傳為澳門最大的黑社會組織“14K”頭目,以及整個東南亞地區聲名顯赫、橫行無阻,以及被喻為權力大過當年澳督的“崩牙駒”。也正所謂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這位曾把澳門弄得刀光劍影、腥風血雨的江湖風雲人物最終還是難逃法網,他因涉及多年宗案件,被判監十三年零十個月,但最近有消息盛傳會提早於下個月會釋放,可是直至上週末澳門監獄才澄清,他於明年十二月才刑滿。

不管這位曾一度聞名於世、“著名”的“名人”何時解放重出“江湖”都好,認識他的市民都對他曾在社會上所作所為仍然是歷歷在目,如正猛虎過境嚇倒周圍,穩定歷時十一年來的社會環境及博彩環境,會否再由這個“猛虎”搞壞,到底這位昔日名聲如雷貫耳的江湖“老大”在未來重見“光芒”之時,他的影響力會否真的之麼大,會否對社會起到巨大不良“風浪”,社會近來都是議論紛紛。本澳現時繁榮穩定社會局面,並是“一國兩制”及“澳人治澳”的法治社會環境,當然是不能再出現歷史反光事情,相信這也是全社會都堅定的信念。。

或許對於年輕一代或新進入澳門的市民對這位曾一度聞名於世的“猛虎”並不瞭解,“崩牙駒”這個名字從字眼的表面上與昔日聲稱的“猛虎”或“土皇帝”或“土地龍”來相比較起來並非相符,但是真正瞭解他的歷史及背景的人士,就大截不一樣。筆者對該名人士的亦不瞭解,但經過一輪翻查資料之後,現時亦瞭解甚多。“崩牙駒”在回歸前及葡國時代可以話算屬於一代風雲人物,他在整個澳門甚至東南亞都屬於知曉的黑道人物,或許就是當時年代將這位本來屬於基層的市民造變成為吃通及成為當時的黑道人物。

其實“崩牙駒” 1955年生於澳門青州貧民區,其父親是原澳門自來水廠工人。他10歲在勞工子弟學校讀到小二後終於輟學,最初在酒樓當點心學徒及在制衣廠剪線頭,幫補家計,工作之餘亦與附近街童斯混,到了16歲,他終於捱不住酒樓工的辛苦,開始聯群結黨幹起炒賣黃牛戲票,涉足江湖就是因為他結識了14K的小頭目開始,他後期一直涉及博彩業。曾一時風光的他,在回歸前他曾獨自駕總統型號的豪華房車,挾震耳欲聾的汽車音響,在澳門的大街小巷中穿來插去。另外,被坊間稱的“崩牙駒”現年56歲,目前仍在澳門路環監獄服刑,系回歸前澳門涉黑組織“14K”的重要人物,涉嫌多宗幫派毆鬥、血案、槍案。他1998年接受《時代週刊》、《新聞週刊》採訪談及澳門黑幫,並于同年斥資拍攝自傳式電影《濠江風雲》。在澳門回歸前的1998年,他涉嫌密謀暗殺當時的澳門司警司一哥被判囚逾十三年零十個月。

隨著時光的流逝,轉眼間又十多年就過去了,“崩牙駒”離出獄時間即將來到,近期對於他的出來,社會各界是十分關注及擔心,不管是香港或本澳傳媒都有報告相關的新聞,甚至內地都有傳媒相續報導了與他有關的新聞,更甚至對於“崩牙駒”重現江湖的事情,據說連內地中央政府都關注。或許正所謂“一粒老鼠屎搞壞一鍋粥”,昔日或現今的黑道都在賭場立足爭食,對於“崩牙駒”的出來或他原來的舊同門至今亦是在賭場內立足,相信“崩牙駒”將會一定涉及賭場的利益,特別是貴賓廳的之間爭食。本澳博彩業收益有超過七成來自貴賓廳的收益,若貴賓廳出現動盪或惡爭的情況,一定會影響到整體博彩收益,間接會影響到本澳社會經濟、民生等領域,社會各界對於“崩牙駒”出來,可能給澳門目前的賭業格局帶來不穩定因素,社會各界呈現關心及擔心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據相關傳媒報導,“崩牙駒”誓要在出獄後東山再起,早前已要求他各高層門生,包括豪仔、洗米華及肥仔等,每人為他籌錢二、三千萬元,並為他準備賭廳及人馬,讓他出獄後即可再戰賭業。據悉,目前澳門 14K賭業重地包括新濠天地及太陽城等,至於崩牙駒將在何處落腳則未有定案。崩牙駒在監獄中度過逾 12年,但據報導形容,崩牙駒不抽煙,在獄中獲得不少優待,包括有門生長期服侍,可謂好食好住,體形及精神狀態均保持得很好,戰意甚濃。但也有報導稱,“崩牙駒”曾誓言再戰江湖,召集其手下歸隊,積極部署進軍賭業,以令回歸後太平盛世的博彩業生態再現暗湧,同時,有報導說崩牙駒本身財產豐厚,出獄後將進軍商界,頭炮是開設特色的茶餐廳,並誓做飲食界一哥,再創霸業傳奇。

據悉,崩牙駒誓言東山再起,正積極部署再戰賭業,當局為防江湖再起廝殺,正穿針引線拉攏各方江湖猛人密斟,期望崩牙駒出獄後即有地盤搵食,乖乖搵銀,然而各方難有共識,澳門回歸 12年的太平盛世,勢現暗湧。也據日前有香港傳媒報導,由中央政府以至澳門特區政府,都擔心崩牙駒出獄後會破壞社會長久穩定。政府的想法是,要確保崩牙駒出獄後不會無所事事。據瞭解,過去數月,有中間人已入監獄與崩牙駒磋商條件,香港金融界上月已「收到風」,指崩牙駒 5月初將會出獄,而澳門有勢力人士將把手上某隻港股的控制權,轉由崩牙駒「打骰」。根據初步構思,崩牙駒出獄後除從炒賣港股獲利,還可經營兩至三個澳門賭廳以及一間位於北京的酒店。據瞭解,崩牙駒在獄中已得悉有關「善意安排」,但因沒機會與相關人士直接面談,故暫未表態,只說:「出到去先慢慢傾。」有澳門賭業人士指,江湖猛人街市偉及崩牙駒雖是同門,但勢成水火,估計兩人合作機會甚微,同時澳門賭廳早已由各大山頭割據,若崩牙駒復出,澳門博彩如何重新安排賭枱及酒店讓他經營勢惹爭議。同時,有消息亦指,在崩牙駒服刑期間,部份嫡系門生已「過底」敵對幫派,部份人或會被「重召歸隊」,亦為幫派衝突的隱憂。

對於“崩牙駒”再現“江湖”的說法,社會現時有不同的講法,但是總的來言,“猛虎”出“籠”總會令人感到驚嚇,也是正常的事情。對於本澳社會經濟體系及環境來講,博彩業賭場一直是黑道人士爭食最佳選擇之處,據知現時原來活躍於社會的黑道社團都在賭場內涉足相關的貴賓廳利益,極少出現如在回歸前燒車、打殺、打鬥等惡化的社會環境。可幸的是澳門在回歸祖國以來,在十一年來的博彩業不管是收益及賭場之間的爭食環境都是有序地好起來,每年的博彩收益過千億元。雖然特區政府不斷發展多元化的經濟產業,但是博彩業仍然是本澳的主要經濟支援,對整體社會經濟的健康發展,社會的安全穩定,博彩業的穩定及健康發展是不可輕視的問題。政府在重視控制賭台數目的同時,亦是應不斷完善相關監管博彩業的法律法規,以讓博彩業在日後繼續健康及穩定地發展。

其實我們都知道現時的澳門並非十多年前的澳門,無論是法治或人治都有天地之別,並屬於法治社會及有強大祖國為後盾的地區,即使“崩牙駒”再現“江湖”的話,時代已經不同了,現時的澳門早已是法治的社會,相信他出獄後將會只能成法治之下的“猛虎”,他昔日“威風光景”相信早已成為歷史,對於他來講,相信遵守法紀才算是名節保身最好的辦法。廣大市民應相信特區政府的執法能力,在法治的社會裏,並應相信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任何有意觸範法律及違紀違法、破壞社會穩健發展的人士,都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