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潮威脅消除應回饋貴州人民無私支援

二零一一年粵澳合作聯席會議,昨日在珠海市舉行,並分別進行珠海竹銀水源工程的竣工儀式和粵澳合作中醫科技產業園的奠基儀式,還簽署了《實施〈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工作安排》、《關於穗澳共同推進南沙實施CEPA先行先試綜合示範區合作協議》、《珠海市政府和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關於合作建設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的協議》等一系列的協議。

自粵澳合作聯席會議舉行以來,今年是成果最大的一次,既可獲得到實效(竹銀水源工程竣工),又有新的合作思維共識產生。當然,並非是過去的幾輪會議沒有成果,只有過去幾次會議的鋪墊,達成了一系列的共識,才能有今日的成果。何況,昨天確實的協議的一些內容,就是在過去的會議中達成共識的基礎上形成文本的。而且,《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簽署,更是明確了粵澳合作的方向,強化了兩地官民「先行先試」的信心和決心,才會有今天較為出彩的效果。

昨天會議商定,粵澳合作在今年內重點推進以下工作:一、完善機制安排,細緻部署,確保《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逐步落實。二、配合國家「十二五」 規劃綱要,深化粵澳產業合作,積極參與橫琴開發,加快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推進經濟適度多元。、以積極的態度和必要的資源投入,參與橫琴島的開發,共建粵港澳合作示範區。全力推動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的建設。四、繼續推進橫琴澳大新校區、港珠澳大橋等重點合作項目的建設,加強兩地發展規劃的協調,深化社會民生等領域的全方位合作,促進粵澳民生不斷改善,確保兩地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明確,方向對頭。既然如此,就應全力以赴,集中精力,努力完成。

珠海竹銀水源工程的竣工,是粵澳合作的一項重大成果。該工程的落成,將大幅提高珠澳供水系統調鹹蓄淡能力和對水危機事件的處置能力,基本解決每年枯水期鹹潮對珠澳兩地的影響。該工程建成後,可為澳門、珠海東區供水系統增加四千零一十一萬立方米調節庫容,比目前的六千一百九十萬立方米增加了百分之六十五,澳門和珠海東區供水系統調節庫容增加一倍多,基本解決每年枯水期鹹潮對珠澳兩地的影響。長遠來看,竹銀水源工程的完工有效地解決了制約兩地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自然條件,為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實現粵澳兩地繁榮發展創造更有利條件。

珠海竹銀水源系統工程還只是保障珠澳供水安全的中期措施,還有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等是長期措施。粵澳雙方將繼續共同推進保障珠澳供水的各項短中長期措施,保護流域水資源,落實區域水資源一體化及推動全民節水工作。國家水利部部長陳雷指出,過去連續七年為解決珠澳供水穩定,壓鹹補淡,要由貴州遠距離調水,珠海竹銀水源系統工程建成後可解決鹹潮期間澳珠供水問題。水利部下一步會進一步加快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前期工作進度,加強珠三角地區及澳門供水安全保障。也就是說,中央指導下的「補鹹壓淡」工作,完成歷史使命。

陳雷部長所說的壓鹹補淡,要由貴州遠距離調水,是在每年秋冬兩季珠江口水面降低,鹹潮北上,導致澳門、珠海、中山等地人民吃水困難,嚴重威脅當地飲水安全時,在中央政府的統一協調下,由貴州的天生橋等水庫放水調節,供珠江口的珠海、中山等地緊急抽水作儲備。這種方法較為落後,因為所排放的水並非都可為珠海、中山等城市吸取,有相當大的部分是白白地流到大海去了。但在天生橋至珠江口沒有輸水管道的情況下,就只能使用這種落後的形式了。而昨日竣工的竹源水庫,就有輸水管道將清水輸送到澳門,避免浪費。

實際上,為幫助澳門人民解決每年冬春季的吃水困難,貴州人民是作出了重大貢獻的,因為天生橋水庫的水是用來發電的,而「西電東送」貴州省的主要經濟支柱之一,為GDP作出了近十個百分點的貢獻。因此,庫水不會輕易地未經產生發電經濟效率之前,就白白地讓其流失,除非是水庫遇到超過庫存標準的洪水,而必須洩洪。但是,貴州省政府和人民為了支援澳門特區解決居民食水問題,將天生橋水庫的存水未經產生發電效益就排泄出去。而實施「壓鹹補淡應急調水」所泄的淡水,全屬免費供應,貴州省和天生橋水庫作出了無私的貢獻。這種以全國人均GDP最低的省份,犧牲自己重要的發電收入,無償支持全國人均GDP最高的澳門特區的大公無私做法,澳門特區政府和民眾應是銘記在心的。

而且,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的規定,水資源是屬於國家所有,無論任何機構任何人使用都必須支付費用。而據貴州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提供的資料,自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零年一月,貴州先後參與珠江流域「壓鹹補淡」應急調水五次,調水總量一百二十點一六億立方米,總價值四億八千零六十四萬元。當具體調水情況是:一、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至二月四日,調水量七點四六億立方米,價值二千九百八十四萬元;二、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一日,調水量三十八點零四億立方米,價值一億五千二百一十六萬元;三、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至三月二日,調水量二十九點三二億立方米,價值一億一千七百二十八萬元;四、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至三月一日,調水量二十五點五億立方米,價值一億零二百萬元;五、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至十二月三十一日,調水量十九點八四億立方米,價直七千九百三十六萬元,以上的水費計算標準採用的是《貴州省水資源費徵收標準》,按每立方米零點零四元人民幣計算。上述數字尚未包括二零一零年冬春季的數字。

貴州省即使在去年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災,全省受旱面積達八百九十六萬畝,其中乾枯七十八點八萬畝,重旱兩百九十六萬畝;因旱有七百六十九萬人、三百四十四萬頭大牲畜飲水受到不同程度影響,其中有三百四十八萬人、一百五十六萬頭大牲畜發生飲水困難,尤其是天生橋水庫所在地的黔西南州是受旱嚴重地區,天生橋水庫的庫容只相當於滿容的百分之七十左右,經實施「壓鹹補淡」方案後,庫容將進一步減少到百分之六十五左右,在貴州省大旱,未有新的水源補進,就將會影響發電的情況下,天生橋水庫電站仍然仍然堅持為我們放水。

「放水」,在粵港澳的俗語中,又是「給錢」。試想,由經濟發展最滯後,人民生活最困難的貴州「放水」給全國生活最好的澳中珠,這就形成了一個「劫富濟貧」的「反常」現象。實際上,貴州省的人均GDP是全國倒數第一,去年貴州省的地區生產總值為四千五百五十億元,人均一萬一千九百三十六萬元(折合一千八百零二美元),卻無償供水給全國人均GDP最高的澳門特區,及人均GDP也名列全國前茅的珠海、中山。這是甚麽精神?這是貴州人民響應中央號召,支持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愛國主義的體現。

所謂「飲水思源」,當我們享受到「壓鹹補淡」的好處,能在春節期間喝上淡水的時候,應當感謝貴州人民的無私支援,並透過「九加二」珠三角區域合作及「CEPA」等途徑,積極回報貴州人民。尤其是貴州省山區和少數民族地區的教育、衛生事業較為落後,正在享受位於世界教育、衛生福利和品質前列的澳門官民,應當對貴州人民的無私支援有所表示。崔世安是公共衛生博士,在當選並就任特首之前,曾任十年的社會文化司長,負責教育、衛生等方面的行政主管業務,更應在消除鹹潮威脅之際,代表澳門特區人民對貴州人民予以積極的回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