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貞昌有輸的心理準備正在謀求出路

民進黨的「總統」黨內初選,已經透過舉辦四場政見會,於二十四日結束了辯論階段,將於二十五日晚上六時三十分開始,進入「全民調」階段,具體做法是將由七家民調機構抽出五家進行民調,每家民調機構做三千分有效樣本的問卷,預定二十六日晚上完成,二十七日上午開封。民調採取對比式民調,分別由蔡英文、蘇貞昌和許信良三人,與所設定的對手現任「總統」馬英九進行民調。而不是以往民進黨所慣用的互比式民調,亦即在蔡英文、蘇貞昌、許信良三人之間進行互比。

盡管在正式民調之前,已有媒體進行民調,認為蔡英文、蘇貞昌二人的民調數據很接近,在誤差範圍之內,但民進黨內多數人都認為,還是將由蔡英文贏得這場初選的機會較高。而蘇貞昌似是也有預感,就在二十日的最後一場電視政見會上,蘇貞昌在結需要大家的幫忙,我落敗會非常遺憾,但是我不會離開這個我參與、創立的黨,我會全力抬轎,因為民進黨一定要贏得二零一二,我認為不能再讓台灣迷航漂流。」這句話被人們認為蘇貞昌已經有輸的心理準備,甚至有人侃調,誰叫他姓「輸(蘇)」,民進黨人是不可能讓一位連姓都會「輸」的人妨礙實現重新執政的願景的。至於他所說的「我會全力抬轎」,究其是以努力為蔡英文輔選,來爭取恢復黨主席職務的蔡英文兌現諾言,把他安排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的第一名,還是希望能成為蔡英文的副手,以優勢互補的方式為蔡英文「抬轎」更「坐轎」?則各有不同解讀。

看來,蘇貞昌倘真的是輸了黨內初選,仍將會有所不忿。因為他曾說過,他為了這場大選,已經準備三十年了。就在他去年參加臺北市長選舉時,曾備受質疑是否有意競逐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當時蘇貞昌面對電視台主持人的逼問,只重申「一旦當選一定會做滿任期,沒有去想沒當選的事」;不料,太座詹秀齡卻脫口而出表示,選輸當然會鼓勵他選二零一二,立刻引發各方爭論。隨後,他在接受電子媒體專訪時,被追問競選團隊是否做好準備,蘇貞昌才坦承為這一場大選,「不是準備四個月,也不是四年,而是三十年」。

而就在蔡英文今年三月十一日正式宣佈參加二零一二年黨內「總統」初選的同一天,蘇貞昌也向媒體直言自己正在認真考慮如何贏得二零一二大局,「不只是資格賽,而是總決賽」。在此前一天,他在接受《財訊雙週刊》的專訪時,還對自己的歷練完整信心滿滿,並自認再擔大任捨我其誰。蘇貞昌自詡,「我有領導力、規劃力、執行力,而且知人善任,有同理心」;強調他不是「科長」型的人,也不「形而上」,三十年來他的每一個歷練都很務實,都是為了「台灣能更好」而努力。他還強調,蘇蔡「配」的思維要改,講蘇蔡「合」比較貼近事實。這樣的說法,似乎也呼應了部分黨內人士的期待:蔡蘇之爭勝出的選「總統」,落敗的選不分區「立委」,帶頭衝「立委」席次,搶「立法院長」龍頭寶座。

而從目前情況看,影響蘇貞昌、蔡英文民調結果的因素有「唯一支持牌」及性傾向等議題的發酵。「唯一支持牌」雖然是蔡英文陣營主打,對蔡英文有利,但若喊得太過頭,對綠營支持者難免產生反效果,使得蘇貞昌拿到較多的同情票。因此,蔡英文陣營已經急剎車,不再打「唯一支持牌」了。而在「性傾向」問題發酵之下,反倒令人感覺是蔡英文受到大男人主義的淩霸,就將不但會抵消「唯一支持牌」的負面影響,而且還會使她得到同情分,從而超越蘇貞昌。

其實,與蘇貞昌相比,蔡英文的先天優勢條件較多,這也就註定他將會重蹈四年前輸掉「總統」黨內初選的覆轍。這是因為,按台灣媒體分析,其一、蔡英文掌握黨權,遊戲規則由黨中央訂定,蘇貞昌只能被動,先天就十分不利;其二、蘇貞昌在二零零八年之後,獨來獨往,未能有效整合派系;其三、蘇貞昌的性格瞻前顧後、患得患失,該審慎的時候往往衝動,該果決的時候反而猶疑,蔡蘇密會與「總統」初選協調會議後,他按兵不動,被蔡英文搶先出招,先機盡失;其四、蘇貞昌征戰多年,雖有不少子弟兵,但排他性強,反而不如沒有班底卻擅於跨派系用人的蔡英文;其五、在黨內世代交替的浪潮中,六十五歲的蘇貞昌已被視為應該交棒的一代;其六、蘇貞昌被認為只能固守基本盤,在開拓中間選民與年輕族群,遠遠不如蔡英文;其七、相對於蔡英文,蘇貞昌的包袱較多,開創性和理想性較差;其八、蘇貞昌在兩岸、「外交」、軍事、安全領域的歷練和研究,都不如蔡英文。

本來,民進黨為了團結,蘇貞昌即使是輸了,作為蔡英文的副手,組成「蔡蘇配」仍有很高的機率。加上「中選會」已決定「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民進黨籍「立委」候選人為了拉抬自己的選情,很可能力拱兩人搭檔參選正副「總統」,以凝聚最大團結力道。但蘇貞昌與蔡英文之間的信任度,在蘇貞昌率先宣佈參選臺北市長時,已經打破,兩人在初選期間雖常喊團結,但外界也都知道初選廝殺後只會加深裂痕。因此初選公佈後,倘是蘇貞昌輸了,要組成「蘇蔡配」的機會還是不高,蘇貞昌寧願當四年有職有權的「立委」,甚至有機會當選「立法院長」,也不會去爭取那個不一定會贏的「副總統」。

實際上,在歷史上,蘇貞昌曾是蔡英文的上級,蘇是「行政院長」,蔡是「副院長」。蘇也是在兩次出任民進黨主席後,蔡才跟隨出任黨主席的。而且,蘇貞昌在黨外活動的資歷,也比蔡英文長得多。蘇貞昌又怎會有屈居蔡英文的副手的道理?!

其實,即使是蘇貞昌願意屈就「副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也未必會有此雅量。一來是她對蘇貞昌搶佔臺北市長的怨懟,仍然未消。二來是擔心他搶鏡頭,鋒頭蓋過自己,甚或是將暗中偷渡陳倉,趁在「中選會」正式接受「總統」參選人登記之前,抓住自己的瑕疵,伺機實行「兵變」,把自己趕下臺,由他來取而代之。三來是蔡英文對二零零八年的「謝蘇配」中,蘇貞昌與謝長廷貌合神離,互不合作的情況記憶猶新,擔心蘇貞昌會故伎重演。

本來,「新潮流」在二零零四年全力為「陳呂配」輔選並成功地將之扶上壘後,曾有過二零零八年合組「蘇蔡配」參選「總統」的。但奈何在二零零七年的「立委」和「總統」初選中,謝長廷聯同遊錫堃祭出「排藍民調」,不但使到「新潮流」在「立委」初選中全軍盡沒,而且也使蘇貞昌敗走「總統」初選。後來在陳水扁強行「拉郎配」之下,硬將蘇貞昌「許配」給謝長廷合組「謝蘇配」,但兩人卻貌合神離,各有各選。而支持蘇貞昌的「新潮流系」也不願為謝長廷輔選,因而只有幾個人進入「謝蘇配」競選總部(也有說是謝長廷拒絕「新潮流系」進入其競選總部的)。謝長廷輸選後,蔡英文當選民進黨主席,「新系」看到希望,全力支持蔡英文,並大舉回防民進黨中央黨部。但在「五都」選舉中,「新系」發生了分裂,大部份人支持蔡英文,並大舉進駐蔡英文競選總部;只有參選臺北市議員的「新系」流員才支持蘇貞昌。如今經過「總統」初選的一役,「新系」大部份成員「挺蔡」,只有少數幾個人如台南市長賴清德才「挺蘇」。失去「新系」支持的蘇貞昌,也就等於是實力大減,蔡英文才不需要他在自己的眼前晃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