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從農藥島到生態島

臺灣從1990年到1995年,平均年農藥使用量為3.7萬噸,耗費41億台幣,高居亞洲之冠,號稱“農藥王國”。

有機食物、有機農莊在臺灣已蔚然成風,臺灣人現在拿出當年發展經濟的勁頭來發展有機農業。當你在臺灣的有機農莊喝著一杯有機香草茶時,是很難想像當年臺灣還有“農藥王國”之稱。

吃有機食品,自己種菜,到有機農莊旅遊,已經成為臺灣時尚的生活方式。當吃下肚的不知是何種抗生素雞、瘋牛症的牛、口蹄疫豬與不知灑了多少農藥的青菜時,臺灣人早就行動開來,有點閒錢與辦法的,就在寸土寸金的城市裏開始開闢自家的農場;沒有空間沒有辦法的,就在陽臺種一盒盒的水耕蔬菜,人們討論的除了虛擬世界上的開心農場,還有自家真正的“有機農場”。

陽光阿媽的實驗農場

一月的臺灣寒風刺骨,但周美惠拉著夫婿戴東雄在田裏忙得不亦樂乎,這對穿著雨鞋在田裏農忙的夫妻檔,一個曾是實踐大學教設計學的教授,另一個是司法院的大法官、臺灣民法的權威教授。而如今年近七旬的夫妻檔卻親自下田種菜,推廣廚余變黃金的有機耕作。旅居德國長達十餘年的周美惠受德國科學家魯道夫•史代納(Rudolf Steiner,1924年提出Biodynamic Farming這個概念,是現代有機農業的先驅)的影響,在台推行有機耕作。“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周美惠說。

“我覺得光去買有機商店的食材還是不能百分百完全放心,所以我決定自己動手做!”十幾年前,她就開始在臺灣推廣自己種菜,她把三芝的別墅改造成再生能源示範屋,更在中壢開闢了一個實驗農場,十幾年前中壢爆發垃圾大戰時,周美惠和友人莊玉隆一同推廣廚余變黃金的方法。

位於中壢南方莊園飯店附近的實驗農場,土地由周美惠的學生提供,在莊玉隆的技術指導下,實驗農場的規模逐漸成形,在農場一旁特製了一台風力發電塔座,整座農場的電力全靠這台風力塔供應,生態池的池水足以供應全區農作物的灌溉,“要吃得健康,絕對不能有農藥,農藥除了會破壞土壤的酸鹼度,更會誘發人體的致癌生長因子!”周美惠強調,因此,實驗農場內的肥料完全由廚餘做成的有機堆肥組成,莊玉隆指著農場旁一堆堆黑色的土堆,遠遠還飄來陣陣熱氣,那是由搜集來的廚餘經過數個月的發酵形成的“黃金堆肥”。

周美惠的“堆肥技術指導”莊玉隆,是臺灣農場經營協會理事長,曾經得過臺灣十大傑出農業青年獎,對臺灣幾十年來的農業發展很有研究,也對如何種出好菜很有一把刷子!“我的秘訣就是堆肥!”莊玉隆說,“我們曾經去臺北的富基漁港要人家爛掉的漁獲回來做堆肥,種出來的菜特別肥美!”堆肥的學問很多:漁獲的蛋白質最高,枯樹葉的低,同時,堆肥溫度要夠才會讓有機質發酵,還得去掉裏面的蟲卵,以免將來施肥影響到蔬果的生長。在發酵過程中,必須控制不會產生惡臭,才是好的堆肥,至於動物的排泄物,也有程度上的差異,以牛糞來說,含水量高,有機質和養分的含量太低,做出來的堆肥就沒有豬糞來得營養……

在臺灣,像莊玉隆和周美惠這樣熱衷推廣有機種植的人還有很多,但在20多年前,臺灣農業受農藥的傷害之深,是我們今天很難想像的。

多氯聯苯引發綠色運動

老一輩的臺灣人都對“多氯聯苯中毒事件”記憶猶新,因為就是這個事件引發了臺灣一系列綠色運動。1979年夏,在台中,無良業者用遭多氯聯苯污染的米糠油製成食用油,許多民眾食用後造成皮膚潰爛,身體發黑,受害者有幾千人,臺灣人自此開始全面重視食物來源。當年除了多氯聯苯中毒事件外,還發生了假酒事件,柴松林教授於是登高一呼,召集了幾位律師與教授學者一同成立了“消費者文教基金會”,為臺灣的消費者權益把關。

消基會開始一周兩次抽檢市面上的各色產品,從南北乾貨、中藥材甚至是包檳榔的荖葉、新娘子的玫瑰捧花、蔬菜水果,全都拿來檢查,他們自費掏腰包購買這些市面上的產品,送到專業的檢測機關檢測,定期召開記者會向公眾公佈檢查結果。由於消基會是財團法人基金會的性質,不帶有任何營利目的,他們所公佈的數據在消費者中有很大的公信力,也正因有消基會的誕生,主管機關衛生署也開始抽檢市面上的各色食品做並向公眾通報。

消基會成立了五六年後,臺灣台中大裏鄉又發生了民眾因為抗議三晃農藥廠污染,居民闖入農藥廠要求停工的社會事件,逼使臺灣政府成立“環境保護署”。

“臺灣的農藥污染如此嚴重,和當年的美援很有關係!”戴炎輝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戴美惠解釋。臺灣在國民黨撤來之前,並沒有以農藥大量生產的習慣,即使被日本統治了五十年,仍然維持過去天然的種植方式。“但臺灣在接受美援之後,為了增加作物產量,引進了美式的耕作方式,大量使用機械與農藥,使臺灣的可耕地受到不少傷害。” 莊玉隆補充道。

我們從電影裏都看過美國人用小飛機噴灑玉米田的景象,而美國人也把這種耕作方式帶入臺灣。加上臺灣位處亞熱帶,病蟲較多,那些自美國引進的農藥能夠殺死大量的作物害蟲,受到臺灣農夫的喜愛,加上美式化學肥料可以讓農作物增產,在那個以農產品出口為主的年代自然大受歡迎。但這種大量使用化學肥料與農藥的生產方式,破壞了土地原有的酸鹼度,也讓人體吸收的毒素不斷累積。

根據臺灣中興大學農藝系統計數據顯示,臺灣從1990年到1995年,平均年農藥使用量為3.7萬噸,耗費41億台幣,高居亞洲之冠,號稱“農藥王國”。據消基會的數字顯示,以全年農藥使用總量除以人口數,臺灣每年每人分攤2公斤的農藥。

“有一段時間,臺灣大醫院裏設有專門的毒物科,專門處理農藥中毒!”周美惠說。周美惠曾隨夫婿留學德國,對德國推廣太陽能與綠色產業非常感佩,回台後大力推動再生能源,加上她的小叔戴東原正是臺灣台大醫院的院長,因此對臺灣人受農藥毒害有深刻的體認。

有數據顯示,1959年至1981年間,臺灣農藥嚴重中毒總計有28358人,其中因噴藥中毒就有26877人,而他們中的不外乎除草類的巴拉松、除蟲類的有機磷,與除菌類的金屬化合物,因此過去臺灣醫院的毒物科對這些農藥中毒的處理方式相當有經驗,“當時臺灣的醫院白天只要送來意識模糊不清或心跳加速的病人,如果病人是農夫裝扮的,99%都是以上三類的中毒!”一位資深的毒物科醫師說。

這層出不窮的中毒事件每天在媒體上演,難免令臺灣人憂心忡忡,有機農業的推廣也在這個時候正式引進臺灣,1985年,臺灣政府開始對有機農業在臺灣實施的可行性作評估,1991年正式引進日本最有名的“MOA”自然農法,接著才有了所謂的有機認證,遍地開花的有機連鎖商店也在此時誕生。

(臧家宜/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