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與眾不同的認知:幸好是蔡英文出線

民進黨「總統」參選進行的民調,無論是蔡英文還是蘇貞昌分別與馬英九對決,馬英九都是手下敗將,只不過是因為蔡英文比蘇貞昌贏得更多一點,而由蔡英文出線。同樣,由立場傾藍的《聯合報》所作的民調,也是在「雙英對決」中,蔡英文以一個百分點的優勢,挫敗馬英九。由這一系列民調看,馬英九確實是遇到了「執政危機」。

以往在各種公職選舉的競選階段進行的民調,包括民進黨自己所做的民調在內,都是藍高於綠,但在正式投票時,卻出現相反的情況,民進黨候選人的得票率,往往要比民調支持度要高上近十個百分點。民調專家認為,這是因為民進黨的支持者大多是「沉默的一群」,在民調過程中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真正的投票方向。另外,民進黨支持者多數是市井流民,如夜市攤販、計程車司機等,在做民調時難以接觸得到。如今,馬英九即使是在選前的民調都已經輸了,在正式投票時,按照此規律,馬英九豈非是會輸得離行離列?

但有人指出,今時不同往日,由於「白色恐怖」早已過去,也由於民進黨也已曾執政八年,故在民調進行過程中,民進黨支持者那種因擔心會遭到報復而不願暴露自己投票傾向的情況已有所改變,現在都善於在進行民調時踴躍表明自己的立場態度,因而上述規律早已失效。至於馬英九現時的民調仍然偏低,是因為距離投票還有九個多月,深藍選民此時此刻仍在生馬英九的氣,不願表態支持他。但到了真正「埋牙」投票時,深藍選民就將會以「不吃二茬苦」的心態,出來「含淚投票」。這種情況,與當年泛綠支持者在民調時不願表態,但到投票時才展現自己投票傾向的情況,有點相似,不同的是心態正好相反。

另外,也有一種說法,是連最受泛藍支持者歡迎,因而他們最願意表達自己投票傾向的《聯合報》所作的民調,也呈現「馬英九敗在蔡英文手中」的結果,是泛藍民眾希望能籍此警告馬英九,不能「自我感覺良好」,必須要有「危機感」,趁現在距離投票還有九個多月的時間,趕快自我糾偏,改善作風,並真正「硬」起來,否則就「神仙都沒得救」。

上述兩種分析,都有一定的道理。所幸的是,現在距離投票尚有九個多的時間,馬英九可以予以彌補。馬英九的兩岸政策,雖然有部分民眾擔心過於「親中」,但畢竟未有所謂「賣台」的事情發生。而且,兩岸關係改善對台灣經濟的助益,也逐漸顯示出來並正在發酵之中,這是曾經經歷過八年台海緊張而導致台灣經濟凋零之苦的人,都能感覺得到的。更關鍵的是,馬英九雖然魄力不足,顯得有點「無能」,但其操守仍然令人稱道,其團隊的道德暇疵也較少,這與民進黨執政時,除了陳水扁涉及重大弊案之外,其團隊的其他一些人也不斷被揭發出身涉弊案相比,人們自然心中有數:不甜的蘋果總是比爛蘋果要好得多。作為陳水扁執政團隊成員之一,雖是「富二代」卻連「十八趴」的小便宜也貪,就連政策宣達也向像陳水扁那樣反口覆舌(如「核電」和「國光石化」),說話也像陳水扁那樣滔滔不絕但卻沒有實質內容,甚至只是在放「空包彈」的蔡英文,其道德形象也好不到哪裡去。何況,曾吃過了陳水扁惡化兩岸關係和美台關係苦頭的美國,對「不確定」的民進黨仍是較有戒心,盡管並不喜歡馬英九在兩岸關係中「走得太快」,但更擔心民進黨的「台獨」原教旨主義,可能會以各種形式影響選舉結果,以避免在以為「朝核」、中東北非等問題焦頭爛額之時,再為台海問題多操一份心。在北京方面,雖然不會直接插手大選,但倘繼續向台灣民眾「讓利送禮」,台灣選民還是會把功勞記在國民黨的身上,這也將會對他們的投票傾向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而「中選會」決定將「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由於「立委」小選區的埋身肉搏戰,必將會大為衝高投票率,並帶動「總統」大選的投票率。而投票率高將會有利於馬英九,把那些「失望票」、「灰心票」都動員出來。因此,馬英九的選情,未必悲觀。當然,馬英九也應緊緊抓住這九個月的時間,自省自改,不要繼續「自我感覺良好」。

對馬英九較為有利的,還有一個因素,就是對馬英九威脅較大的蘇貞昌,終於在種種因素的交叉作用之下被拉了下來。這種觀感,以出身於南台灣的國民黨「立委」侯彩鳳最有代表性。她指出,蘇貞昌沒有出線,「我們鬆了一口氣!」因為蘇貞昌當過屏東縣長,也當過臺北縣長,等於台灣尾、台灣頭的地方行政首長都做過了,這也是國民黨最懼怕的,尤其是蘇貞昌比較近民意,符合南部人的胃口。至於蔡英文的民調高於馬英九,侯彩鳳認為這當然是國民黨最大的警訊,馬政府要調整施政方向,讓百姓感動很重要。但這也有可能是蔡英文剛被宣佈,大家有新鮮感,但這民調的成績確實可做為重要指標的參考。

其實,不止侯彩鳳、趙少康、陳文茜等人都有此看法。比如陳文茜就指出,如果「總統」大選是在明天就投票,可能蔡英文對馬英九的威脅比蘇貞昌大。但是在正式選戰起跑,蔡英文是要被檢驗的。去年四月二十六日的「雙英辯」,在辯論之前人們都把她當成一個大人物、厲害對手來想像,但沒有人想到蔡英文在辯論起來一上場就基本像個草包一樣。其實她的實力是經不起檢驗的,遇強則弱遇弱則強。她的優點在民進黨裏頭,現在她為什麼聲勢這麼高,就是因為大家都覺得她是一個很嫩的政治生手,然後她讓人人派系都有機會,容易調整把各個派系的人統統都整合起來。她一臉純真團結 的樣子,收妖了民進黨各大好門勇漢。但在「對外戰爭」中,就火力大減了。

這就是一些人的另一種認知,其實並非是蔡英文對馬英九的威脅最大,馬英九的真正威脅對手是蘇貞昌。當初人們的憂慮,除了是受到蔡英文在民進黨內的高支持度的迷惑之外,不排除也是在潛意識中的一種「欺敵」策略方法的反映。

就是故意把蔡英文的「實力」誇大,甚至還要搞出個國民黨向漁農會下達指示,必須在民進黨進行民調作業時,表態支持蘇貞昌的「謠言」,令到泛綠支持者也接受了只有蔡英文才能打敗馬英九的「主流觀點」。

但認真觀察,其實,蔡英文與馬英九的同質性甚高,從學歷到由學入政的經歷,以至個人形象,都比較相近,因而有「女版馬英九」之說,這也正是蔡英文最忌諱的,因而堅決不承認。既然是兩人的同質性甚高,馬英九只要有突出自己的某些特長,如兩岸關係等,就可將蔡英文比下去。

蘇貞昌則並不一樣,他的行政經驗比馬英九豐富得多,從縣長到「行政院長」,這比馬英九在當選臺北市長前,僅是在「中央部會」工作過,並多是幕僚性質的工作,具有更多的優勢,予人有魄力、有能力的感覺,而這偏正是馬英九的弱項。而且,蘇貞昌的選戰點子較多。因此,蘇貞昌倒是馬英九難以應付的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