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險定疆——進駐南沙群島紀事

奉命收復南沙群島

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我國對日抗戰勝利後的第二年,九月下旬,我帶領十一位海軍各級初級軍官,和一夥抗戰期間服膺蔣委員長「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投筆從戎的大專學生,在青島中央海軍訓練團接艦班受訓完畢,接任了美贈我國坦克車登陸艦中業號艦長。我的軍銜是海軍少校。這是我投入海軍後首任艦長職務,好興奮,我決心要努力爲國家服務。有一天,接到總部命令,要我率艦執行收復南沙群島的任務。南沙群島這一名詞我曾聽過,那地方的情形卻不清楚,經翻閱海圖後,我在南中國海最南邊靠近菲律賓的地方,找到了南沙群島的位置,島很多,都散佈在註有危險區的範圍內(DANGERAUS AREA),顯得很小很小。當時我對本案的反應是: 1.目標小,在危險區;2.航程相當遠;3.時候在冬季的南中國海,是一件艱苦兼具危險性的任務。我向艦上宣佈了這個命令,並囑各部門即著手遠航的準備,要蒐集一些南中國海的氣象資料。

我爲了要多瞭解些有關此次任務的情形,次日我即趕往南京總部,由各部門打聽並請教一些前輩們的意見,才知道此案之來由,是因政府情報得知南沙群島自日軍撤走以後,現爲法國所佔據,特令海軍從速派艦前往收復進駐。總部對此案非常重視,據說原擬選派一位資深艦長擔任的,因幾位上校艦長均以艦機故障爲由,不能出航。才臨到了我的,因之不少人爲我十分擔心。最後我去見桂永清總司令時,他不待我開口便說:這是一項重要的任務,努力去執行,祝你成功。

獨航完成艱钜任務

由於狂風暴浪,艦隊滯留海上日久,艦上裝備之畜類和各種物資料理更是十分困難,我自己也焦急得不得了,且時感以身爲海軍軍人竟因天候不良,久久不能達成任務也感到抱愧。就在此時:心裡忽然起了一個非凡的想法,就是要擺脫那個膽小無能的林指揮官的約束,單獨航行,決心航抵南沙群島,完成任務,以顯現我新海軍不畏苦,不怕難之精神。一時內心裡充滿了熱力,就在當日(十二月七日)晚餐席上,向代表們宣佈了我此一決定,並說我可以單獨航行到達南沙群島,給各位可以親眼看到我們要收復南沙群島中之主島—長島,但島上有無法國人佔領,我們的兵力能否登陸作收復行動,要到達之後看情況再作決定。十二月九日出發,海上除了狂風吹著艦上的繩索發出尖銳的聲響和浪濤洶湧的打擊船邊震耳欲聾的聲音外,祇有滿天浪花的飛揚。我回頭遙望艦尾後方,只見太平艦跟在本艦後方六浬水面上搖搖擺擺,我全心的注視著駕駛臺上羅經的方位指針,希望穩住船位,不要發生太大偏差,能安全的到達目的地。只是海面浪大,艦身不得穩定,日夜皆無法作測天工作,不能較正船位,令我最不放心,因此只有不斷的提醒操舵士兵注意。三天來我一直逗留在駕駛臺上,連飲食都是送上去吃的。雖然如此,在這樣惡劣的海上,三晝夜長遠的航程,要確保船位之不偏差,簡直是不可能的。所幸中業艦此次自出航以來,每天在強風大浪中航行,艦上的情況,一切均尚保持良好,頗感心安,到了第三天,按計劃艦已航進到危險區的海域,離成功之時也不遠了。我既興奮又緊張,一夜之中我是在一分一秒的計時中度過。照我的計算,次日(十二月十二日)早上六時天將吐白之際,可以到達長島之西北面十至二十浬處,能夠看得到長島的,因此我十二日淩晨四時,便吩咐艙面人員各持望遠鏡向四週瞭望,特別注意正前方,盡力搜索,以求儘早能有所發現。內心裡確實焦急得不得了,因爲早上六點鐘是一個關鍵時刻,若到時無所發現,我將不能相信此刻的船位,而將陷我於危險之境。我除了自己睜大眼睛極力瞭望,一面囑咐大家注意,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盡力忍耐,力持鎮定,等待奇蹟出現,天色漸漸有些昏昏暗暗的樣子,我不停的問大家有艇發現,都回答沒有。我好緊張。

不負眾望到達目的

說也奇怪!就在此時我突然發覺正前方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個波浪沒有變動,我極力的盯住他,生怕會失掉、並叫大家向前方看。因爲目標太小,不易被人發現,都說沒有看到,我自己卻越看越出神:起初像是天邊的一線,漸漸的線變粗了,又由於艦不停前進,距離縮短,加上天色漸明,視界轉好,於是這天邊的一線便成了我一心追求的地方,漸漸的現出了不平和突出的現象。我便大聲叫喊。要大家趕快看,這才被大家發現了,六點鐘過後,天邊日出,照耀得前方景色燦爛.已可以看到樹梢了,而且已清楚的看見一個海島出現在我們的前面,正和我計算的時間和地點幾無甚偏差,真是奇蹟。我心裡充滿了喜悅,大家也都高興得跳起來,大聲的叫著南沙島到了,越接近便越看得清楚,天亮以後,海面也平靜了,此時艦航行在一片一望無際珊瑚礁層的海面上,深藍色的海水裡反映著白色珊瑚礁艷麗壯觀的色彩,令人覺得偉大無比。當即發電到南京總部,報告到達南沙群島情形,並喚請代表們到艙面上來,代表們看到了此一美麗小島就在眼前時,個個歡欣之情溢於言表,都齊向我祝賀,一時全艦充滿了歡樂。我於電報總部之後,即通知尾隨我後之太平艦,太平艦得報後,立即加速超前,但一見海底碩大之珊瑚礁層,便停駛不敢前進,就在離島約七浬處錨泊,我艦爲要實施卸載作業,儘可能向島邊接近。遙望島上沒有任何動靜,便在離島約二百碼處下錠錨泊,並即派武裝士兵兩組,分乘兩艘登陸小艇,實施搶灘登陸,突擊搜索,同時艦上備戰支援。經約二十分鐘之偵察後,見島上發射出白色信號.知是沒有敵情,情況良好,此即下令開始運送人員和物資作業,一面將登陸搜索情形與正積極展開運輸卸作業,電報總部,當即收到總司令覆電嘉獎,官兵皆大歡喜。根據登陸搜索人員回艦報告,全島只發現一隻德國狼犬和一些建築物,樹林很茂密,其中不少是椰子樹,都結滿了椰子。艦上在開始人員和物資卸作業後,我即發布大家應遵守事項:山登陸運輸作業未完成之前,艦上官兵不得上陸遊覽;㈡島上花草和水果不可採摘,留與駐島人員食用。此時代表們皆已恢復精神,正準備上陸執行各別的任務作業,中業艦楊副長也已痊癒,正忙於指揮各部門積極作業中,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計劃三日之內一切下卸完畢,並須對駐島官兵生活有關事項作妥善之安排,以防天候發生變化時,隨時可以啟航離開,不致遭遇困難。

精神百倍登島巡視

我雖然不眠不休達三晝夜,此時我卻精神百倍,看著下卸工作極爲順利,內心至感愉快,即欲陪同代表們登島巡視,欣見島上綠樹成蔭,花草遍地,均稱是一所美麗的海上花園。隨即發現石碑一座,上刻法文,日期是一九四六年十月.顯見是日軍撤走後.法國人才佔駐過的。巡至島內見有房舍及我國式古代建築寺廟一座,島之中央地點有清泉土井一口,水質清涼味美,正是我駐島官兵飲用水之泉源。狼犬一頭也被看到,仍然是體格健壯,精神旺盛之狀,據猜測當是取食海灘退潮後留於礁洞中之魚蝦果腹爲生者。當我們回艦時,見太平艦士兵有手攜椰子回去的,據中業艦島上工作人員報告稱,島上椰子已被摘一光矣,我只得苦笑置之。晚餐時,我特別加菜備酒.並留林指揮官在艦與代表們來餐,以示慶祝,正當大家高興歡談之時,忽聞海上炮聲大作,頓使大家驚愕不已,我當時意味到是否有某國軍艦向我艦隊攻擊,隨即命艦上開啟雷達搜索偵察,並且一直在駕駛台瞭望,結果海上並無任何其他目標。發現炮火是從太平艦向本艦上空所發射,當即以電話呼叫太平艦,詢以所爲何故.初無回答,仍繼續發炮,約五分鐘後,炮火停止,太平艦來電話說是爲收復南沙島勝利,發炮慶祝,代表們得悉太平艦之答話後,極爲氣憤,指向林指揮官質詢說:「太平艦此項行動,是否爲其所主張,何以中業艦無所悉,且軍艦上之炮火,爲抵抗敵人之裝備,豈可任意玩弄而致威脅友艦。」雖然林指揮官力予否認,無如代表們極度驚駭之餘,氣憤無法平息,達群起舉拳向林指揮官打擊。我爲恐發生嚴重事端,便力加攔阻,並請各代表們暫且息怒,待我送林指揮官回太平艦調查事件真相後,再作處置,才得解了圍,把林遵送走了。按照此次任務規定,在中業艦卸期間,太平艦應負責基地之安全警戒,和各島嶼間巡察任務,但次日清晨,太平艦竟開航離去,並致電中業艦告已回廣州去矣。由於天氣良好,加以中業艦和駐島官兵合作良好,卸工作進行非常迅速,於十四日全部按計劃圓滿完成,隨即宣佈放假,大家登島遊覽,個個稱快。

艱險定疆最高榮譽

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我集合了駐島弟兄和中業艦官兵,同政府代表們。在島上舉行了進駐南沙群島成功典禮儀式,並建立我國石碑一座,以定國疆。午間我會同代表們與駐島官兵聚餐,互道惜別,並參觀駐島官兵生活設施,大家都認爲滿意。中業艦於十二月十六日晨離開南沙群島回航,先到廣州,羅主席得悉勝利收復南沙群島情形後,至表愉快,對我艦官兵盛大款宴,獎勉有加,廣州地區報紙,一連數日報導政府派艦收復南沙群島情形,代表們更將此次奉命執行收復南沙群島艦隊航程路線,設計爲一圖案,並爲文加以說明,附以全體代表及本艦艦長、副長、輪機長、輪機官等之姓名,刻於象牙牌之兩面,每人各持一塊,以爲紀念,鹹表意義深遠.茲將其所附說明文字抄記如下:「大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爲我代表等及太平、中業軍艦,奉命率軍進駐我南沙群島土島太平島之期,計同年十月二十三日乘艦離京,歷程二千海裏,冒盡驚濤駭浪,費時五十一日,方克探索到達,本主席將以實際考察方式,作永久建設之指示,舉凡登陸勘查測圖建碑諸任務一一完成,從此山河永固並壽南天,同人等榮膺行役,爰爲之記」,並以「艱險定疆」四字,爲此次任務之命名,寓意至&#292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