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一輪“廢核”爭議的背後

日本宮城縣外海爆發大地震並引發海嘯,造成福島核電廠放射性洩漏。海嘯襲擊城市和核電廠震撼人心的畫面,迅速在台灣島內各大電視網絡滾動播放。台灣的四座核電廠是否安全、福島電廠核洩漏物質如果飄到台灣怎麼辦,成為島內民眾和各政黨最關注的問題。

是否停止發展核電、建設“非核家園”,也再次成為台灣朝野與各界爭論的熱點。

探訪核二廠

台灣地區目前共有4座核電廠,位於台灣本島的北端和南端,3座已投入商業運行,一座還在建設中,均隸屬於公營企業台灣電力公司。

第一核能發電廠位於新北市石門區的天然峽穀,距臺北市約28公里,1979年投入商業運行。第二核能發電廠位於離臺北更近的新北市萬里區,1983年投入商業運行,是目前台灣裝機容量最大的發電機組。石油危機之後,為了平衡南北電力供應並減少電力輸送,台灣當局建設第三核電廠。該廠坐落于風景如畫的屏東縣恒春鎮,緊鄰海濱風景區。在建的第四核電廠位於新北市貢寮區,建成後將成為台灣裝置容量最大的發電機組,目前已經完成發電機組建設,等待反應堆物質裝填。

經過二十多年的運轉,三座核電廠都安然度過歷史上的重大災害,特別是台灣“9.21”世紀強震。但因為畢竟反應堆和機組都年頭不少,且核四廠建設問題就曾在台灣社會引發過對立,因此當局絲毫怠慢不得。

在台灣當局檢查各核電廠安全情況的過程中,《環球》雜志記者也探訪了核二廠。它坐落在台灣島東北角,沒施雖然略顯陳舊,但仍十分整潔,核電機組操作人員大部分部在40歲以上。

台電公司董事長陳貴明告訴記者,台灣的三座核電廠在設計之初就釆用較超前的埋念,留有較大的抗災空間,較日本福島核電廠更能抵禦地震和海嘯災害:廠房的地基建築在地面下16米深的整體岩盤上,可以抵禦烈度超過9度的地震,還能防止10,28米高的海嘯侵襲;不僅為每二台機組裝備3台應急柴油發電機,額外還備有一台氣冷式發電機,以防常規水冷武發電機因地震或海嘯缺水無法工作,在核電機組冷卻水方面,核二的生水池建在比反應堆地勢更高的地方,利用重力的作用來灌注機組,完全不依賴電力輸送。

為了讓島內媒體和民眾安心,核二廠還進行了一次地震海嘯應急處置演習。演習模擬核電廠遭遇設計能力之外的災害,電廠機組自動停機,先後失去主電源、因海嘯喪失海水冷卻功能,甚至喪失所有備用發電設備。這時,模擬總控制室指示燈和警報閃成一片,操作人員依照規程有條不紊地一一化解。當所有措施均告失效,核二員工最後將硼酸和生水完全注入,放棄了反應堆,而核二的反應堆圍阻體是整體密閉的。

“進行這樣的演習就是要讓操作人員體會壓力,在壓力下正確地操作。我們始終要保持對大自然的敬畏,但我們會做好一切准備。”陳貴明說。

新一輪“廢核”爭議 福島核事故發生後,雖然媒體24小時關注災害進展,邀請各類人士討論核電問題,但不少普通民眾對可能飄到台灣的核輻射物質比核電廠顯然更為關心。

台灣當局採取了一系列應對措施,包括在3個“國際機場。對從日本人境旅客實施放射性物質檢測;從3月25日起暫停進口受輻射污染的福島、茨城、櫪木、群馬、千葉等5縣生產的牛奶、乳製品與新鮮蔬果,對日本其他區域生鮮冷藏蔬果、冷凍蔬果、活生鮮冷藏水產品、冷凍水產品、乳製品、嬰幼兒食品、礦泉水或飲水、海草等八大類產品,將逐批查驗輻射量;對3月12日以後的日本輸入加工包裝產品,釆加強抽驗,只要輻射值超過台灣地區標准,一律禁止輸入;台灣30個輻射監測站進入24小時運轉,每5分鐘向管理機構報告一次監測結果;首次納人海嘯、核災事故的複合式災害救援演習25日在新北市舉行。

國民黨當局的這些措施卻難以安撫環保團體。向來持反核立場的民進黨借機發難,島內環保團體、社運團體紛紛要求停止發展核電。正在參加下屆台灣地區領導入黨內初選的民進党的蔡英文、蘇貞昌都公開表示反核。蔡英文稱,立即停止核電廠運行確實不現實,但當局應借此機會檢討台灣電力供應的結構,提高火電和水電的工作效率,尋找更多的替代能源,逐步減少核電所占比重,爭取到2025年完全消除核電。

台灣當局則堅持核電發展政策不動搖。馬英九表示,台灣99%以上的能源需要進口,負擔很大,當局必須考慮到在當前中東地區局勢不定的情況下煤炭和石油進口的風險,以及發電帶來的排放問題。

台“經濟部”稱,台灣核電廠去年售電400億度,如果改為風力發電取代,則要建設1萬多部風力發電機組,投資高達上萬億元新台幣,且供電極易受天氣影響。如果全部以火電代替,起碼需要6年時間興建新的電廠。如果立即停止核電運轉,台灣電力備用容量率將從現在的22%降到7.4%,電力缺口太大必將導致限電。

3月20日,多個島內環保團體、“台獨”組織和民進黨多位頭面人物在臺北組織了有數千人參加的反核遊行,要求當局立即停止核電運轉或停止現有核電廠延期服役。

在遊行現場可以看到,主導遊行的不是反核環保人士,而是綠營政治人物。民進黨的謝長廷和多位參加“立委”初選的綠營候選人走在遊行隊伍第一排,反核總指揮車使用的正是競選“立委”的民進党人姚文智的宣傳車。一些參與的政治團體除了高呼“廢核”,還借此機會對國民黨當局社會管理的其他方面提出抗議和批評,甚至還有“台獨”組織向群眾散發“二二八”事件傳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