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函風波:民進黨偷換概念馬英九自亂陣腳

自中國國民黨和民主進步黨都已進入了「總統」黨內初選程序之後,馬英九對民進黨進行挑釁的反應「硬」了起來,危機處理十分明快、乾脆,如「國光石化」案例等都處理得很好,使人刮目相看。但也有過猶不及者,如近日面對民進黨關於世界衛生組織密函「矮化」台灣的問題,就顯得進退失據、手足無措,上了民進黨「請君入甕」的當,顯得頗為被動。

馬英九政府對此事的反應不知所措、手忙腳亂,從表面角度看,情有可諒。一來,它擊中了馬英九無法在兩岸關係上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與在國際關係上死守「中華民國主權」之間取得最大公約數的軟肋;二來猛打「密函」的民進黨籍「立委」管碧玲,當年就是對馬英九的「特支費案」追擊最勇猛者,馬英九可說是「一旦被蛇咬,十年怕草蛇」,不敢大意輕忽;三來擔心將會影響其本人的「總統」選情和國民黨的「立委」選情,而不敢宅再次「不粘鍋」。

但是,身為「謝系」重要成員的管碧玲,其在此次「追擊密函」過程中的表現,也像自己在追打「特支費案」時沒有抓好時間點,從而使自己本應具有對馬英九「一劍封喉」殺傷力的「王牌」,卻大失力度那樣,也是因為提前發炮而浪費了「砲彈」。那就只能是從她的戰術其實是要「圍魏救趙」方面去解讀。實際上,當年她是在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爆發之後追打馬英九的「特支費」的,顯然是有力圖轉移視線「救扁」之目的。但由於提前打出「特支費」,使馬英九能有充裕的時間應對司法程序,並能趕在正式選舉前結案,不但未能傷到馬英九,還把一大票泛綠政務官都給拖進了「特支費案」的泥潭,連自己的老公許明陽也遭了殃。今次也一樣,如果「世衛密函」是在投票前幾天拋出,可能也因馬英九和國民黨一時難以說得清楚,而將會對馬英九的「總統」選情和國民黨的「立委」選情造成重大衝擊;但管碧玲卻提前幾個月追打「密函」,造成「打草驚蛇」效果,不但讓馬英九和國民黨能有充裕時間進行危機管控,而且也提醒了對手:民進黨還將會有類似的招數,必須及早因應。既然如此,管碧玲今次的所為,「打馬」是次要目的,「保蔡」才是主要意圖。因為民進黨和蔡英文已經暴露出了她在兩岸關係領域上的「罩門」,尤其是吳釗燮放出的「澳門模式」試探氣球破功,使到台灣民眾對民進黨再次執政能否搞好兩岸關係沒有信心,管碧玲就再次扮演「圍馬救蔡」的角色。然而,由於這顆「砲彈」提早打出,也失去了「打馬」的力度。

其實,據說早已拿到「密函」的管碧玲,之所以要在這幾天拋出的時機選擇,除了是要發揮「圍馬救蔡」的作用之外,還要「一魚多吃」。其一、是本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即將舉行,「衛生署長」邱文達已接到邀請,以「中華臺北衛生署長」的身份及「觀察員」的資格列席。管碧玲在此時拋出「密函」,可能會對馬政府造成壓力,脅迫馬政府提出「更改身份」的要求,或是拒絕出席。這就擺明是「既然我吃不到,也不讓你吃得滿口香」的嫉妒心理在作怪。但範麗青一句「中華臺北衛生署長」的稱謂,比以往的「台灣衛生部門負責人」要明確得多,讓馬政府無意間取得比前兩年更進一步的成果。就此而言,民進黨可說是「偷雞不著蝕把米」。

其二、第七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剛結束,在論壇所通過的十九條「共同建議」,寫上了兩岸核安全合作議題。這對精心準備「核議題」來作為炮打對手的「重磅砲彈」的民進黨來說,應是一個打擊。管碧玲拋出「密函矮化台灣」議題,多少有要抵銷其影響的意圖。

其三、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已定於十日會見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在此之前拋出「密函」,也有要讓吳伯雄難堪,及胡錦濤倘被突然問到而難以回答的尷尬之處。倘吳伯雄不問,又可籍機指責吳伯雄在胡錦濤面前「示弱」。而馬英九在當日上午的「抗議」記者會,雖然並不明智,在客觀上有幹擾「胡吳會」之意,但也錯有錯著,使吳伯雄可因此而無需當面向胡錦濤提出此問題,而胡錦濤也無須作答,只需由範麗青在場外以輕輕的一句「我們希望台灣方面能夠客觀冷靜地看待這件事。國際社會和國際組織在這方面的立場和看法是眾所周知的。近年來,隨著兩岸關係的改善,世衛組織秘書處邀請中華臺北衛生署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了世界衛生大會,得到了台灣同胞的歡迎,這也是大陸方面釋放的善意」,就化解了所有的尷尬。

回到「密函」本身,其實民進黨是故意偷換「世界衛生大會」和「世界衛生組織」這兩個概念。因為這封「密函」,是以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的名義,發給世界衛生組織的會員體的;而世界衛生組織作為聯合國的專門機構,當然要執行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原則,稱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今年是第二七五八號決議通過的四十周年,四十年來聯合國及其所有附屬組織和專門機構都是這樣行事的。按照民進黨的邏輯,難道還要「抗議」聯合國及其所有的附屬組織和專門機構?看來,民進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趁第二七五八號決議通過四十週年之際,挑釁這個決議。

而台灣「衛生署長」被邀請以觀察員資格列席的會議,是世界衛生大會。雖然按《世界衛生組織章程》規定,只有聯合國的會員亦即主權國家才能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的成員,但《世界衛生組織章程》又規定,衛生實體可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在北京的善意協調之下,台灣「衛生署」是採用了類似「奧運模式」,以「中華臺北」的名義,作為「觀察員」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而「密函」所指的活動,並不函涵蓋這部分。實際上,連續兩年,世界衛生大會都未以「中國一省」來對待來自「中華臺北」的代表。

管碧玲與民進黨人指稱世界衛生組織曾於二零零五年與中國達成了「排台」的「秘密協議」,這就更需要民進黨人自己反省了。這是因為,二零零三年發生「SARS」疫情後,民進黨扁當局要發動「入世衛公投」(注意,是要以「台灣」名義加入世界衛生組織,而不是要求出席世界衛生大會),衝擊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及一個中國原則。為了達陣,扁政府每年都資助「獨派」人物到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衛生大會搗亂。與此同時,陳水扁在島內又大搞「廢統」。正是在此背景之下,才促使世界衛生組織必須嚴肅對待台灣當局的「入衛」問題的,這是屬於執行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做法。民進黨要責問,首先應責問自己。這與馬英九後來就職後所提出的「活路外交」,完全無關。至於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馮陳富珍在二零零八年向各會員體發出「密函」,這當然有馮陳富珍是按章辦事的技術官僚,政治敏感度不足的原因,但其按「章」辦事並沒有甚麼不對,只是未有說明在來自臺北的代表在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等活動上,可以靈活處理,因而被民進黨以偷換概念的手法抓住不放而已。

因此,如果馬英九本人及馬政府中人能夠弄清楚「密函」的性質,就不會跟隨民進黨起舞了。這次,馬英九確實是過猶不及。但也正如民進黨前「立委」郭正亮所言,人民也會反問,如果民進黨重新執政,有沒有能力拿出更好的辦法,你不要「中華臺北」,能不能拿出另一個具體對策?馬政府也應從中悟出道理,以此來反問民進黨,就像反駁「澳門模式」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