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派雖祝福黃越綏卻擔心分薄蔡英文選票

被形容為「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的黃越綏,雖然其宣佈參選「總統」的日期從原先預告的「三、四月」延到「五月九日」,但直到昨日才在一群「獨派」元老的祝福下,舉行記者會宣佈參選「總統」。而且,仍掩飾不住其有點虛怯的心情,一上場就並不諱言很多人都看衰她選「總統」,預估出席記者會的人不會超過十個,但又充滿了「阿Q精神勝利法」,聲稱現場超過一百人,位子不夠坐,人氣不錯;民進黨不要緊張,稍安勿噪。還口氣蠻大地向蔡英文叫板,要與民進黨民調決定「總統」參選人:,如果她輸了,就會退出;若贏了,民進黨就看著辦好了。大有要蔡英文退選,讓她來代表泛綠陣營參選的氣慨。

這裡尚不說黃越綏能否獲得二十五萬多名選舉人的連署,也不說她能否在民調中贏過蔡英文,就因黃越綏只是一個無黨籍人士,民進黨又豈會破壞自己的黨內規章,讓已經按照民進黨最高領導機構制定的初選制度獲得參選權的蔡英文,再與一個「黨外」人士進行「資格賽」?相信連蔡英文的黨內對手、曾認真地參與黨內初選的蘇貞昌、許信良,也不會願意。

當然,蔡英文也不能忽略黃越綏參選對自己選情將會造成的衝擊。從昨天早上的記者會看,許多「獨派」人士出席了這個宣佈參選記者會,包括曾於一九九六年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彭明敏,及「台獨」大老史明等。這除了是「獨派」人士「不管是何人,只要能把馬英九拉下馬就行」的心理在作怪之外,看來也包含了某些對蔡英文並不完全滿意的情緒。實際上,黃越綏今年初在到臺北監獄探望陳水扁,向其報告自己大約在三、四月將宣佈參選「總統」時就表示,國民黨百分之百傾中,走「終極統一」路線;民進黨走中間路線,「一邊一國」立場不清不楚;而她是「一邊一國連線」的總召集人,故將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選,履行自己身為台灣人不能推卸的責任。她所說的「民進黨走中間路線,『一邊一國』立場不清不楚」,應是說出了許多「獨派」人士的心裡話。如果蔡英文在「總統」大選正式開打後,為了加大當選機率,果真走中間路線,但卻因得不到信任而難以吸收中間選票,卻又將會流失部分「獨派」選票,蔡英文目前與馬英九不相伯仲的選情,就將會崩潰。

但是,黃越綏的所謂優勢,只不過是「空中樓閣」,並非所有「獨派」人士都支持黃越綏。如曾經強烈表達不滿蔡英文「台獨」立場不鮮明的辜寬敏,及其他「獨派」大佬李鴻禧、李鎮楠,「台獨聯盟」主席蔡同榮等,就未見現身。當然其中一些人是礙於自己是民進黨籍的原因而不敢與自己的黨主席蔡英文「對著幹」,但黃越綏作為由陳水扁一手操控成立的「一邊一國連線」總召集人,卻得不到陳水扁的支持,不但是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明確表態不支持她,而且連她自己也在昨日透露,她曾去探視陳水扁,但陳水扁向她說很抱歉,他支持的是蔡英文,這在在顯示,其實黃越綏的政治基礎並不堅厚,甚至還很脆弱。「獨派」人士擔心她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個別「獨派」人士現身她的宣佈參選記者會,只不過是出於同是「獨派」,因而捧場的禮貌而已。當然,也不無籍此向蔡英文施加壓力:倘如不堅持「台獨」立場,就不支持的動機。

其實,就算是已向黃越綏表態支持蔡英文的陳水扁,可能在心中也並不反對她昨日的這個表演,因為可籍此逼迫蔡英文承諾當選後特赦他。實際上,已有人指出,黃越綏是陳水扁的死忠支持者,並擔任「一邊一國連線」的總召集人。如果陳水扁真心不要黃越綏參選,她連這樣的想法都不會有。因此,黃越綏之所以要跳出來參選,就是與陳水扁在演雙簧,預留討價還價的餘地。而陳水扁卻擺出一副無法操控黃越綏的樣子,並且勸黃越綏不要參選,以免影響民進黨,也是在賣乖示好,進退都有恩與民進黨。

不錯,黃越綏作為名咀,其在所主持的電視節目中有不少「粉絲」,她的書也有不少讀者熱捧,倘若她是打著「專欄作家」、「電視主持人」等較為超然的旗號去參選,或會予人清新的感覺。但她已超越了這個超脫身份,跳進了政治大醬缸,在昨天的記者會上就大叫大喊要「住民自決、公投建國」,似乎又將是另一回事。

還有,一九四七年二月出生的黃越綏,在藍綠均鼓吹「世代交替」的政壇裡,顯得年齡較為偏大,這也將是她的一個罩門。不過,倒是能夠得到年長者的支持,實際上昨日出席其記者會的「獨派」人士,也大多是七老八十者,年輕人沒有幾個。

但即使如此,出席的「獨派」大佬,仍難以在蔡英文與黃越綏之間作出抉擇。如史明在致詞時,就強調蔡英文是體制內競選,黃越綏在體制外競選,兩人一起去拼,分進合擊,團結一致打倒馬英九時,坐在台下的黃越綏忍不住上臺搶他的麥克風說,「再給你講下去,就變成了黃越綏勸退大會」。然而,史明還是堅持把話講完。而彭明敏雖然也在致詞中讚揚黃越綏的口才很好,很喜歡聽她說話,但又話中有話地說,他不煩惱黃老師會分掉對抗議國民黨的力量,綠營不會分裂,以黃越綏的智慧和對台灣的熱愛,在野陣營最後一定會大團結的。從中可以看到,「獨派」現身黃越綏記者會雖然是表達了對蔡英文「不夠獨」的不滿,但又擔心黃越綏若真的參選,將會分薄蔡英文的選票,令到他們要把馬英九拉下馬的希望落空。而從成承若出任黃越綏的「副總統」搭檔的「公投護台灣」總召集人蔡丁貴,最後還是卸膊,只是出任其競選總幹事。

其實,黃越綏的參選,可能只是一場鬧劇。因為台灣地區的選舉政治發展至今,尤其是二零零八年開始實行的「立委」選舉「單一選區兩票制」,已促成藍綠兩大陣營,沒有第三勢力的地盤。何況,過去的獨立候選人,除宋楚瑜、陳履安這些知名度高的政治人物外,都不會拿到多少票,連曾任民進黨主席的許信良參選,也只是得到七萬多票而已,比參與他的連署人數還少。這證明某些參加連署的選民,是在並非正式選舉的連署時,因沒有心理壓力負擔,做一個人情而已,並不是表示在正式投票時將會投他的票。

何況,黃越綏能否收集到二十五萬七千六百九十五名以上的選民的連署,也是未知之數。這是需要動用到龐大的人力物力的。還需繳交連署保證金一百萬和 參選保證金一千五百萬,這對黃越綏來說,是一項沉重的負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