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將澳門從「洗錢黑名單」除名還是虛晃一招?

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楊蘇棣昨日在出席香港美國商會活動時發表演講,指出美方很高興看到澳門在遏制金融犯罪方面已經取得重大進展,例如通過了新的、更嚴格的反洗黑錢法案,並成立金融情報組,加強了對金融機構的指引。美方感謝澳門金融管理局給予的合作,尤其是暢通和開放的溝通渠道,這對於美方反洗黑錢和警惕恐怖分子集資活動至關重要。不過,楊蘇棣又說,澳門不僅是美國重要的投資目的地,也是和美國有許多共同利益及共同關注的合作夥伴。但是澳門以博彩為主的單一產業經濟面臨風險,涉及大量海外現金流動。美國企業在澳門博彩業大量投資,例如澳門銀河近期就在拓展業務。澳門反洗黑錢不單是澳門本土的問題,美國亦十分關注。另外,他亦提到,美方很高興看到澳門在打擊販賣人口方面已經做好準備,例如通過了反販賣人口的法例,並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

這顯示,美國以針對匯業銀行為特徵的防範澳門「洗黑錢」活動,已經告一段落,並已將澳門特區中從「洗錢黑名單」中排除出去。

美國之所以曾把澳門當作是「洗黑錢」的防範重點地區,當然是有其自以為是的原因。眾所周知,自「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美國就十分緊張清洗黑錢的問題,國會通過了打擊恐怖活動的有關法律,財政部也頒布了一系列新的規定,要求美國各金融機構制定綜合性方案,打擊恐怖組織與其他犯罪分子的洗錢活動。為此,一方面,澳門的一些金融機構與朝鮮有業務來往,而朝鮮正是老美心目中的「流氓國家」,涉及恐怖活動,因而對澳門的某些金融機構產生「合理」的懷疑。另一方面,在美國的心目中,賭場是洗黑錢的重要而且是主要的場點,而澳門博彩業發達,且大大小小的直接間接博彩業經營者品流不一,甚至澳門還存在所謂的「有組織犯罪」集團勢力,因而將澳門視為「洗黑錢」重地,有其主觀想像的因素。因而以打擊匯業銀行來作「殺雞儆猴」的手段,還透過其中一個投得澳門賭牌的美國博彩財團,向澳門特區施加壓力,要求澳門制定幾項法律,其中的「賭場借貸」法律,就含有防制洗黑錢的成份。另外,某些國際性防制洗錢組織在澳門舉辦其年會,也不無負有「就地提醒」澳門特區政府必須高度重視和抓緊防制洗錢工作的「任務」。

但是,美國這樣做,猶如迴力標,砍人一千,自損七百。關鍵是在澳門經營的賭商中,有三家是來自美國,而且在美國的社會政治舞臺上都很有「背景」。其中一家的老闆,在老布殊任中央情報局局長時,就已與其建立了親密工作關係。當老布殊競選美國總統時,還曾出任其競選委員會成員,積極老布殊籌款。另外兩家的老闆也有程度不同的「背景」,有的間接與聯邦調查局有關係。因此,對澳門盯得太緊,可能也將會傷及這些人的利益。

當然,楊蘇棣這樣做,也有可能是要配合美國賭商在澳門擴大地盤的計劃。實際上,現在美國經濟仍未從國際金融危機中完全恢復過來,相反還因國際發動反恐戰爭,而將美國這頭大白象拖累成瘦皮猴,實力大受削弱。因此,拉斯維加斯等地賭場的經營狀況並不樂觀,倒是澳門博彩業市場一片繁榮。這幾家美資賭商如果不是在澳門設立賭場,可能早就已經破產。這也正是其中一家美資賭商在遇到「背景審查」時,寧願關掉其在大西洋城的賭場,也要保住其在澳門的賭場的主要原因。

現在,美資賭商都有要在澳門大展拳腳的打算。但由於美國在澳門反洗錢方面抱不友善態度,也因某些美資賭商以蒐集澳門特區政府官員的「黑材料」來要脅澳門特區政府的惡行,而使其擴張野心受到遏制。如果美方(包括美國政府和美資賭商)仍然採取如此不友善的態度,必將阻礙這些美資賭商的擴張大計。在形勢不饒人之下,老美也只得乖乖地向澳門「輸誠」。

但根本上,是澳門特區政府及其屬下的相關行政主管部門做足了功課。除了是已經為反洗錢及反恐融資法律立法之外,也加強了對銀行大額資金往來的監查,並多次邀請國際組織對澳門進行專門及綜合評估,還成立了跨部門反洗錢協調工作小組,設立了金融情報辦公室,擴大了反洗錢及反恐融資的範圍。澳門反洗錢及反恐融資的範圍不僅包括金融、博彩,而且還將律師、公証員、會計師、稅務顧問、房地產經紀、離岸公司等納入其中,從而使澳門的反洗錢及反恐融資要求已經與國際標准基本一致。既然如此,老美也不得不承認澳門特區確實是構築了反洗錢的堅固防線。而澳門法院在審判歐文龍貪賄案中,依法及根據事實否定了被告幾項「洗黑錢」的指控,也在客觀上撇清了澳門「洗黑錢」現象「嚴重」的嫌疑。

當然,老美的放風,也不排除是「麻痺」之計。一方面在鐵的事實面前不敢胡作亂為;另一方面卻不排除將會派人暗中偵查,因為按老美的思維,既然流入澳門各賭場的賭資,主要是來自中國內地,而內地是有外匯管制的,這些賭資如何從人民幣轉換為港幣或澳門元,又如何逃過內地金管部門和海關的監管而流入澳門,或是內地賭客贏了的錢如何帶回內地,必會秘密勘查。近月來內地珠海、深圳、廣州等地嚴厲查緝地下錢莊,可能就正是要應對老美的這種想法。

在這方面,澳門是有過類似的教訓的。在十多二十年前,國際紡織品貿易仍受配額和關稅限制,對產品的來源地查得很嚴。澳門享受配額和關稅優惠,但澳門的紡織品製造商和出口商,大多已因澳門生產成本高昂而將產品製造工序移往內地,這就與來源地規則有嚴重抵觸。為此,美國海關派員到澳門秘密偵查,結果揭發了有若干商號違例,幾乎導致澳門的配額和關稅優惠被撤銷。有的商號為了繼續將在內地生產的成品後半成品運會澳門,又要逃避澳門水警稽查隊(即現特區海關的前身),只得採用類似不久前仍可見的「水客螞蟻搬家」的方式,動員其員工以每人攜帶一、兩捆製品徒步過關帶回澳門,化整為零的方式,繼續「作案」,但仍被美國海關識破。

因此,不要以為楊蘇棣說了「美方很高興看到澳門在遏制金融犯罪方面已經取得重大進展」的好話,就放鬆對洗錢活動的監管。說不好老美就是正在耍花招,一方面是說好話,引誘人們放鬆警覺,另一方面則派出秘密探員進行查訪,以求「逮個正著」。

在這裡順提一筆,就是所謂美國海軍核動力攻擊潛艇「漢普頓號」離開香港後,將轉往澳門的問題,確如澳門特區政府發言人辦公室所言,澳門特區政府沒有接獲任何外國軍艦訪澳的消息,亦無相關安排。實際上,一方面澳門沒有可停泊核動力攻擊潛艇的深水海域和深水港,另一方面澳門更沒有自己的水域,再加上澳門也沒有相應的補給設施,因而「核動力攻擊潛艇訪問澳門」之說,只能是是天荒夜談。

但這並不等於是核動力攻擊潛艇上的官兵,不會以遊客的身份進入澳門旅遊。實際上,相關報導就指出,這艘核動力攻擊潛艇部的分官員將會到澳門、廣州及深圳一遊。這可能是已得到中國外交部門批准的,至少是拿到了中國的入境簽證。

因此,「美國核動力攻擊潛艇訪澳」與「核動力攻擊潛艇官兵來澳門旅遊」,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