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蘇會未能修補裂痕更大分裂還在後頭

就在馬英九前日針對自己爭取連任的薄弱環節,走出「總統府」,跨過濁水溪,直搗民進黨的大票倉之一--台南市,向中南部民眾端出「牛肉」,並要巧奪「首投族」之際,已確定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代表民進黨挑戰馬英九的蔡英文,前往蘇貞昌的超越辦公室進行矚目的「蔡蘇會」。然而,由於蔡英文的誠意不足,不但是未能在黨內初選結束後儘早與蘇貞昌會面,而且即使是前天的會面也未能事先做好功課,這兩種態度都讓蘇貞昌很不以為然,因而導致前天「蔡蘇會」的現場氣氛,就象國民黨「立委」吳育昇引述民進黨基層黨員所分析的那樣,這不但並非是民進黨團結的開始,相反還是另一波衝突的開始,更是民進黨創黨以來最公開分裂的一次。 由此看來,蔡蘇之間的裂縫還將會在黨內其他「天王」權鬥因素的摻雜之下進一步擴大。

這次「蔡蘇會」,折射了如下的幾個信息:

一、蔡英文尚未具有政治家的運籌帷幄、沉著應變、遇事不慌的大格局。本來,「蔡蘇會」的最佳時機是在黨內初選結束後,蔡英文的民調最高,甚至有些民調還高於馬英九的十來天之內,這就表現得蔡英文胸懷大度,讓僅是輸了一點三五個百分點蘇貞昌尚能服氣。但蔡英文卻是在拖了一個月,蘇貞昌在被媒體問到是已以「尚未接到蔡主席通知」表達不耐煩之後才安排會面,而此時馬英九卻已是「甘蔗倒吃節節甜」,民調已經將蔡英文拋在後頭,可能會令蘇貞昌慨嘆倘是由他贏得黨內初選,絕不會出現這種後繼乏力的情況。何況,蔡英文在會面前也沒有做好準備,把本應有具體實質進展的「談判」當作是客套性的探訪,連一個對蘇貞昌作出如何安排的答案,在一連追問六次都是支吾以對,就更凸顯了蔡英文是敷衍應酬,面對蘇貞昌情緒化的咄咄追問有些束手無措,反應遲鈍。如果撇除了蔡英文不方便在公開場合與蘇貞昌「討價還價」的因素,就顯得蔡英文確實是過於自信自滿,並沒有把自己僅是贏了蘇貞昌一點三五個百分點放在眼內。

這就難怪,透過這次「蔡蘇會」,讓人更進一步看清楚其實蘇貞昌才是馬英九的真正對手。在這裡,不單止是因為蔡英文與馬英九的重疊性較高,從學歷到由學入政的經歷,以至個人形象,都比較相近,因而有「女版馬英九」之說,這也正是蔡英文最忌諱的,因而堅決不予承認。既然是兩人的同質性甚高,馬英九只要有突出自己的某些特長,如兩岸關係等,就可將蔡英文比下去;但蔡英文卻又拿不出比馬英九更能解決台灣各種問題的高招。而蘇貞昌則因為是政壇老手,懂得選舉操作,而且單是一個行政魄力很強的優勢,就令馬英九難以應對。因此,在民進黨黨內初選時一些人就直指其實並非是蔡英文對馬英九的威脅最大,馬英九的真正威脅對手是蘇貞昌。因為蘇貞昌當過屏東縣長,也當過臺北縣長,等於台灣尾、台灣頭的地方行政首長都做過了,這也是國民黨最懼怕的,尤其是蘇貞昌比較近民意,符合南部人的胃口。因此,當蔡英文以些微多數贏了蘇貞昌之後,侯彩鳳、趙少康、陳文茜等人大喊「我們鬆了一口氣」。

何況,蘇貞昌對僅是以一點三五個百分點的些微差距落敗,肯定是不服氣。

因為倘是沒有謝長廷在進行幹擾,贏得初選的就不應是蔡英文,而是他蘇貞昌。

為了以事實證明蔡英文的「沒料到」,蘇貞昌在「蔡蘇會」中主動出招,一連六次追問安排甚工作,而蔡英文則是支吾以對,就不但是達到了揭穿蔡英文是「草包」之目的,而且順帶也暴露了蔡英文其實一點也沒有誠意進行蔡蘇合作,對蘇貞昌懷有戒心,至少是缺乏政治家應有的磊磊胸襟。

二、任何安排蘇貞昌將是蔡英文和民進黨手中的燙手山芋。在「蔡蘇會」中,蘇貞昌一面說不要位子,一面又要向蔡英文要「工作」,並解釋工作不等於位子。但蔡英文卻一直不願作答,只是頻頻以「院長」稱呼之。這表面上是因為蘇貞昌曾任過「行政院長」的習慣稱呼,但實質上卻是蔡英文還在販賣初選時提出的「贏的選總統,輸的選立法院長」的舊貨,要蘇貞昌去選「立委」。

但是,由於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盡管南台灣仍將是民進黨的天下,但由於國民黨在中北部乃具有優勢,而且中北部的議席安排數額比南台灣要多,再加上原住民席位和基隆、花蓮、台東、澎湖、金門、連江等選區的議席,都基本上掌握在藍軍的手中,尚未進行正式選舉民進黨就流失了十來個議席,因而民進黨盡管有可能會大幅增加議席,但仍是將無法改變「立法院」藍大於綠的態勢。因此,即使蘇貞昌能當選「立委」,也由於泛綠的議席沒有過半,也將難以當選「立法院長」。

何況,當初遊錫沒有跳出來參加「總統」黨內初選,並全力支持蔡英文,目的就是為了換取在「不分區立委」名單中排第一名。倘蘇貞昌也要求排首位,遊錫將往哪裡擺?必有一場大戰。

如果蘇貞昌是為了顧全大局,按照蔡英文的構思排在「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之外的第一位,以此來製造危急氣氛,刺激支持者即使是天下刀雨也要出來投票,並爭取中間選民把手中的第二張選票——政黨票投給民進黨,從而衝高民進黨的政黨票得票率。但既然是在安全名單之外,就沒有必勝的保證,心中有氣的蘇貞昌,看來不會再為民進黨犧牲一次。

或許,蘇貞昌心目中的「院長」,並非是「立法院長」,而是「行政院長」。以他的行政執行力和魄力,是當之無愧的。但首先就是蔡英文必須當選,其次是將會遇到謝長廷的「狙擊」。因為謝長廷可能會仗著在黨內初選中為蔡英文助選有功,必然會向蔡英文要位子。既然「副總統」拿不到,黨主席也很渺茫(估計蔡英文倘當選,仍將會追隨陳水扁的「總統」兼主席模式,何況民進黨章程也有此規定),那麼,他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要求「行政院長」的位子了。這就輪不到蘇貞昌了。

讓蘇貞昌當自己的競選總部總召集人,這也有可能是蔡英文的虛晃一招,但也將滿足不了蘇貞昌,不願為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蔡英文「抬轎」。其實更是蘇貞昌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難以承擔此重任。實際上,蘇貞昌在民進黨內,除了「蘇系」之外,幾乎已得罪了其他所有派系。「新潮流系」原本支持他,但在「總統」黨內初選中早已分裂,只有「南流」如賴清德等人支持他,「北流」如鄭文燦、吳乃仁等都已歸順於蔡英文旗下。在此情況下,可能連蔡英文也會擔心蘇貞昌難以整合其他各派系,因而只是明知蘇貞昌不願為,而故意虛晃一招,以免讓人指責而已。

其實,蘇貞昌連蔡英文是否能贏得「總統」大選,也持質疑態度。他在「蔡蘇會」中所說的「不是馬政府做不好,就當然輪到民進黨上臺」,就表達了他的真實想法。既然如此,他為何要投入一場不會贏的選戰,徒留把柄讓黨內政敵討伐,要他為輔選失利負責?

三、民進黨內「擋蘇」情況嚴重。不但是蔡英文在「防蘇」,謝長廷也一直在「卡蘇」。這必然會令到「蘇系」強烈反彈,並因此而導致民進黨進入新一輪的黨內紛爭。前天蔡英文沒有處理好「蘇系」的利益訴求,就已為日後的權鬥埋下了炸藥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