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蔡扁美勾結拋出「新台灣地位未定論」

就在蔡英文為陳水扁系統人馬大舉進駐其競選團隊而進行維護,聲稱應當給他們適當發揮機會的同一時間,陳水扁的獄中劄記《你不知道的真相》(五)--《誰是「中國台灣省」的罪魁禍首?》公開發表。盡管這兩件事在同一時間發生只是「巧合」,並不能靠掛在一起,但在某種程度上也說明瞭蔡英文與陳水扁之間不但是在組織上有密切關係,而且在思維定勢上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尤其是在「台灣地位」問題上,蔡英文的「特殊兩國論」與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是一對孿生兄弟,目前又有向一種新的表現形式的「台灣地位未定論」發展的趨勢,並有可能成為蔡英文倘真的當選之後的重大決策方向。為此,有必要及早予以識破,並做好應對準備。

陳水扁在《誰是「中國台灣省」的罪魁禍首?》一文中,藉著「世界衛生組織密函」事件,批判馬政府「外交部」次長沈呂巡有關「台灣退出聯合國起,就被列為中國一省」的備詢解釋,透露了一個他在當權時的「國家秘密」,謂在二零零七年六月,扁政府主導通過加入聯合國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被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所拒絕。當時美國在台協會(AIT)臺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為此當面向陳水扁做了報告:最近聯合國做了一個詮釋,是針對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詮釋,好像是把台灣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個詮釋是基於一九七一年通過的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文,也就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被轉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承繼的時候,美國政府並不接受這樣的詮釋,而且也向聯合國的高層表達了美國政府的看法。為此,陳水扁在文中特地指出,「記得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楊甦棣處長在和我的會晤裡,他同時傳達了美國政府對台灣的兩大基本立場——『美國全面拒絕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台灣為其一部分』,及『對美國而言,台灣國際地位的問題是懸而未決的』。姑不論一九七一年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文根本未提到『台灣』,何來『台灣退出聯合國起,就被列為中國一省』?潘基文秘書長在中國壓力下所做的不實詮釋,連美國、日本、歐盟國家大家都不接受,並向聯合國祕書長表達無法苟同的立場。」

而就在幾天之前,美國在台灣協會前主席卜睿智也籍著「世界衛生組織密函」風波,公開為「兩個中國」大造輿論,聲稱必須「創意看待『中華民國』所代表的意義,有助未來解決兩岸爭議,也能讓台灣重返國際社會。」這些跡象顯示,在目前台灣地區和美國都即將要進行領導人換屆選舉之際,台美兩地的前朝人物都為台灣地區有可能會發生「再次政黨輪替」而「深受鼓舞」,因而要為台灣地區未來的「國家定位」預作鋪排,並籍著「世界衛生組織密函」事件予以放風透露。而有別於「兩國論」和「一邊一國論」已遭到挫敗,連台灣包括民進黨支持者在內的島內民眾都認為不可行的「舊論述」,或許陳水扁會借助楊甦棣的話頭,「指導」蔡英文祭出可能對台灣民眾具有較大迷惑性的新的「台灣地位未定論」,以借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殼」,販賣「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之實,也有別於已被批判得體無完膚的、以《舊金山和約》及《日美和約》為載體的舊的「台灣地位未定論」。

其實,陳水扁以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中未有提到「台灣」,而製造新的「台灣地位未定論」,也並非是「新創舉」,而是在炒自己的「冷飯」。只不過當時已是他的任期尾段,在還沒有將之「炒熱」就已卸任,而且更因自己深陷貪腐案而被人們所忽視,因而對這個「更有創意」的構思未能實現而心猶不甘,盼望蔡英文能將之接過來,並「發揚光大」。

實際上,陳水扁於二零零七年七、八月間連番致函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以至聯合國安理會七月輪值主席、中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王光亞,提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申請,均遭退回後仍不死心,又在當年九月十八日第六十二屆聯合國大會開幕之前,繼續以「輪番轟炸」戰術,接連去函潘基文及安理會八、九月輪值主席。這些信函都以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並未寫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為由,聲稱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只是解決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未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代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權利;而已經「事實主權獨立」的「台灣」,不必受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管轄,而是有權按《聯合國憲章》所規定的「會籍普遍性」原則,申請加入聯合國並成為其會員。

無可否認,受限於三十多年前的時空背景,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確也是存在著不夠周延之處。尤其是其中的「蔣介石的代表」的提法,就有不夠嚴謹之嫌,顯然並非是法律用語,而是政治用語。這就給扁政府提供了大搞「文字捉蚤」遊戲,鑽其「灰色地帶」空子並使用偷換概念、曲解原意手法的藉口。這是陳水扁、邱義仁當時推動「烽火外交」戰略意圖及「一箭多雕」戰術運用。其目的很明顯,既是要在國際社會中炒熱台灣的所謂「國際主體地位」並使其發酵,以極小的「成本」對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造成較大的困擾;也是要為其在島內推動的「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作外部氛圍配合。與此同時,透過此反覆進行的「致函」活動,製造「國際悲情」,及質疑、衝擊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合理性、正當性和特效性,以爭取某些認識模糊的國家的同情和認同,使「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假議題得以弄假成真。

如今陳水扁舊話重提,並非是甚「沙田夜話」之類的雅興,而是向蔡英文發出「戰鬥號令」,針對她至今還沒有為兩岸定位和政策方向正式表態,而是大搞模糊戰術,要將蔡英文接過他個那來不及實施的戰略意圖。陳水扁還很明確地告訴蔡英文,無論是她參與炮製的「特殊兩國論」,還是自己首創的「一邊一國論」,美國人都不可能會接受,相反還會強烈反對;但那個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文並未提到台灣的定位,確是屬於美國人的「原創」,較能容易操作和實現。

由此可以揣測,如果蔡英文上臺,就必然會在陳水扁的撐腰下,接續陳水扁曾於二零零七年實施的策略,繼續進行「台獨」活動,並以連美國也質疑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為由,再次提出「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的論調,並持續去函聯合國,要求聯合國作出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不適用於台灣」的闡釋。而楊甦棣也許亦會以台灣與港澳定位不同為論點,為蔡英文作外圍呼應。

值得注意的是,現在大舉進駐蔡英文競選團隊的「扁家軍」成員,過去均有過在扁政府「國安」系統任職的經歷和經驗。倘若蔡英文真的當選,這些人就將會「論功行賞」,佔據蔡英文的「國安」系統職位,包括「國安會」、「外交部」、「陸委會」等,並貫徹陳水扁的「新台灣地位未定論」路線,進行新一輪的「烽火外交」。

也值得注意的是,楊甦棣如今出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上週五他在香港美國商會發表演講,罕有地主動對中國人權狀況指手劃腳,宣稱美國政府非常關注中國數十位維權律師、作家和藝術家艾未未等人,並就中國指美國關注中國人權是幹預中國內政、破壞中國社會穩定進行「反擊」。看起來,已經轉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的王光亞,又遇到了老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