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需以博彩業來帶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昨日表示,已收到新濠博亞收購香港上市公司豐德麗的金光大道「星麗門」項目的復工申請,政府將會嚴格要求「星麗門」項目必需要有電影製作元素,以及符合本澳博彩發展總量的規定。此顯示,澳門特區政府已經充分領會國家「十二五」規劃賦予澳門特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定位的內容及意義,並嚴格要求新發展的博彩項目,必須在其新項目中認真落實體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精神,以博彩業來促進經濟多元化尤其是文化創意產業及會展業的發展,並須借助博彩業的新項目將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

其實,早在國家「十一五」規劃要求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珠三角改革發展規劃」將澳門定位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之前,澳門特區政府在二零零二年決定開放賭牌時,就已有以博彩業為龍頭,帶動會展業發展,及將新賭場酒店建成適合一家大小渡假的旅遊設施的構思,而這一構思據說是來自中央政府的指示。因此,在有關賭牌開投的政策文件的內容表述中,就強調了參考拉斯維加斯的會展業及適合全家大小休閒度假,及對多家參加競投財團的評估中,也十分注意其標書是否含有這方面的內容。並對在標書中聲稱要建設「適合一家大小度假」設施的「永利」,給以較高評分,這也是「永利」獲得其中一個賭牌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在後來實際做法中,似乎對這個原則貫徹得並不徹底。其中,除了「中國金沙」在「威尼斯人」附有會展業設施及「大運河購物區」,算是較有誠意,及一些博企在其賭場酒店中附設了大型演出設施之外,多數博企仍是以集中在博彩業為主,而忽略了由賭場來帶動其他產業,這對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建成「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十分不利。

在實施內地旅客赴港澳「個人遊」之後,大量內地居民到澳門賭場參賭,從而不但是與中央政府批准澳門開放賭牌為的是吸引海外高端賭客的構思相悖,而且更是導致內地資金大量流失到澳門賭場,並因此引發內地一些官員腐化墜落,一些私人企業主破產敗落,一些工薪階層債台高築甚至家破人亡等,其危害性更大,在一定程度上危及到內地的幹部隊伍建設和社會和諧穩定。因此,中央曾試圖以收緊個人遊簽注來作調控,這才使特區政府和博企對此狀態有所正視。因此可以看到,最近一些博企或其關係財團在金光大道提出的新發展計劃,都帶有休閒旅遊設施。

實際上,梁安琪就曾代表澳門主題公園渡假村公司宣佈,計劃投資一百零四億元在路城新濠天地後面興建非博彩大型綜合性主題渡假村,其總面積達到二十萬平方米。渡假村將以家庭式休閒娛樂為主,整個項目共分三期工程,興建包括六間酒店、兩個主題公園、兒童遊樂中心、會展及宴會設施、四D影院和機動遊戲等。興建計劃一旦獲批便可隨即動工,預計三期工程可創造超過七千五百個建造業職位,項目落成後可創造九千個就業職位。

但是,仍是出現了「計劃不如變化快」的情況,使到「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仍然受阻,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主觀努力趕不上客觀形勢的變化。一方面,由於國際熱錢亂竄,及內地遊資在壓抑地產政策下擁來澳門賭場尋找出路,根本無法阻止博彩業「瘋長」的勢頭,尤其是在去年以來,幾乎每月都是以兩位數增長,博彩業與其他行業的距離更進一步拉大,導致實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更形困難。

另一方面,如果中央要像前幾年那樣,以採取收緊簽注手段來限制內地遊客來澳參賭,就必將導致正要尋找出路的遊資,極有可能會改道流去新加坡、南韓、朝鮮、越南等地點正式賭場,或緬甸、俄羅斯等地點非正式賭場。與其讓這些遊資流落到外國人的手中,不如讓其繼續「益」澳門特區,「肥水不流別人田」,「話曬」澳門特區都是屬於中國的。雖然根據《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區無須向中央上繳稅項,中央政府庫房沒有因此而從澳門特區收到實質收入,但卻可讓特區政府能有充裕資金來改善民生,大收「一國兩制」好處之效。因此,即使是來自內地的賭資比前幾年更多更「瘋狂」,但也還未見有中央要出手「收緊水喉」的消息。

正因為中央對澳門博彩業的政策有了適當的微調,使到澳門博彩業以至政府庫房都大為得益,澳門特區政府和和博彩業就應更自覺地貫徹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和「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定位,在博彩業「一支獨秀」已無可避免之下,就只能實行「水漲船高」,因勢利導地利用博彩業發展的勢頭來促進其他各行各業,尤其澳門實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中最有條件的會展業和文化創意產業,並也進而促成「世界旅遊休閑中心」。而特區政府要求「星麗門」必須有電影製作元素,相信就是出於這種考慮。何況,當初豐德麗在提出「星麗門」的用地申請時,就聲稱要搞電影工業。

基於這個思路,金光大道餘下的幾個地塊,已經將之「號定」的博企,也應實行以博彩業來發動屬於「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項目,而不能再是單純的賭場配搭酒店。梁安琪較早前宣佈的博彩大型綜合性主題渡假村的項目,或許就是一個最好的嘗試。而其他有有在金光大道「加碼」發展的博企,也應遵循這方面的思路。尤其是曾在標書中聲稱要「適合一家大小度假」,但卻未能實現諾言的「永利」,更應該以此來彌補自己的失信。

至於劉仕堯所說的「本澳博彩發展總量規定」,應是譚伯源司長曾說過的三年內限制賭台在五千五百張以內。而上述新項目從申請到興建再到落成,再快恐怕都需要兩年多時間,(「三年」期限已過去了一些時日),到其落成時,已是不再受這個「總量規定」所限了。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