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東興拒絕為張聞天平反秘聞

毛澤東去世後,眾多冤案的平反成了最迫切的事情。然而,阻力依然存在。胡耀邦在為張聞天平反的時候,就碰了釘子,一直拖了兩年才最終解決””

王震從中穿針引線

1969年10月26日,張聞天、劉英夫婦離開習晾,被遣送到廣東肇慶。“九‧-三事件”發生後,張聞天的境遇有所改善,他的寫作變得更加積極。

1974年,鄧小平在“文革”中複出。這年夏天,劉英的弟弟、原冶金部副部長劉彬的冤案平反。7月,為參加弟弟的追悼會,劉英從肇慶來到了北京,住在老戰友、任弼時夫人陳琮英的家裏。.有一天,王震前來看望陳琮英,意外地看到了老熟人劉英。劉英向王震介紹了張聞天的近況,王震對劉英多有鼓勵,並請劉英轉告張聞天,可以給毛澤東寫封信,由他來轉交。

劉英回到肇慶,轉述了王震的意見。張聞天於1974年10月18日致信毛澤東,請王震轉交。這時毛澤東正在長沙,眼疾甚劇,已不能視物,信是由秘書讀給他聽的。毛澤東不願意讓張聞天回到北京,授意張玉鳳簽批了意見:“到北京住,恐不合適,另換-地方居住。”

張聞天想回故鄉上海,又不獲准。最後他決定到無錫。這已經是1975年8月的事了。1976年7月1日晚張聞天在無錫病逝。

1976年9月,毛澤東去世了,劉英立即提出要到北京向毛澤東遺體告別。沒有等什麼人批准,劉英就自己回到北京,又到陳琮英家裏住下來。這次到北京,劉英把張聞天的全部手稿都帶在身邊,唯恐有什麼閃失。到北京以後,劉英找到中組部,要求瞻仰遺容,卻沒有得到批准。她要見當時的中組部部長郭玉蜂,郭推辭不見。劉英立即致信葉劍英元帥,提出要求。葉劍英馬上同意了劉英的請求。

很快,“四人幫”垮臺了,無錫方面的“看護”馬上鬆弛了,劉英幹脆就在北京住了下來。

汪東興不批平反意見

1977年12月10日,胡耀邦被任命為中組部部長。20世紀30年代在江西蘇區的時候,她和胡耀邦就在一起工作。12月9日,劉英給胡耀邦寫信,向胡耀邦表示祝賀,並提到了張聞天的問題,說,張聞天生前有一個最大的願望就是要組織上給他作出政治結論,這是他多次提到和死不瞑目的。希望你能對這個問題予以關注。

胡耀邦是12月15日到中組部上任的。他很快就看到了劉英的信。1978年1月,他就拜見了劉英。劉英表示,張聞天在肇慶寫了不少很有價值的文章,應該出版,這-要求得到了胡耀邦的肯定答復。胡耀邦來後的第二天,劉英就向中組部寫了專門的報告。胡耀邦接信後立即派老幹部局副局長專程到無錫調查。根據調查的結果,胡耀邦在劉英的報告上批復,同意劉英的要求,並將這個意見報送汪東興。當時擔任中央副主席的汪東興沒有批准胡耀邦的意見,而是在報告上批復:“不必遷動了。”

張聞天問題平反的步驟在這裏卡住了。胡耀邦派人請來了劉英,請她看了汪東興的批示。胡耀邦說,你看,他已經這樣批了,那就暫時不動,以後再辦吧。但這個問題是-定要解決的,而且不會等得很長了。就在這一年,胡耀邦組織專人,對“文革”中的“薄一波等六十一人案”進行調查,11月3日,中組部完成了調查報告,指出所謂的“六十一人叛徒案”是一樁牽涉極廣的冤案。張聞天正是這一冤案的一大受害者。

華國鋒宣佈為張聞天平反

還不到一年,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中央工作會議舉行期間,11月12日,陳雲在中央工作會議東北組發言,提出要解決6個重要的歷史問題,其中第-條就是關於“六十一人案”。

張聞天冤案與“六十一人叛徒案”和彭德懷冤案是直接聯系在一起的,這兩個冤案如果昭雪,張聞天的冤案也可大白於天下了。軍事科學院院長蕭克上將在東北組發言,明確地支持陳雲的意見。

胡耀邦在西北組發言:“我贊成把‘文化大革命’中遺留的一些大是大非問題搞清楚。這些大是大非的解決,關系到安定團結,關系到實事求是的作風。”與會者的強烈要求推動了事態的發展。11月25日,中央主席華國鋒在大會上宣佈:確認“六十一人案件”是-起“童大錯案”,“中央討論了這一問題,決定為這一重大錯案平反。”關於彭德懷的問題,他“曾經擔任過黨政軍的重要領導職務,對黨和人民做過重大貢獻。”“他的骨灰應該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第-室。”

這兩個冤案的初步平反,就為張聞天冤案的平反鋪平了道路。劉英於12月9日再次致信胡耀邦,請他將劉英要求為張聞天作出“結論”的報告呈遞中央各位主席,胡耀邦馬上這樣做了。陳雲批示:“我認為完全應該。”並批轉其他4位主席和副主席。隨後,胡耀邦組織起草了為張聞天平反昭雪的報告,並獲得了中央的批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