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水扁態度丕變看蔡英文真實選情

由蔡英文強力主導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不但遭到對手國民黨的冷嘲熱諷,而且更是引發民進黨內強烈爭議,現在連陳水扁也在獄中軋上了一腳,批評這份名單絕非是「最好的名單」,歷年來從來沒有像這次「不分區立委」名單一出爐,肯定的少,批評的多。陳水扁指出,如果在送交「中選會」之前進行微調改正,就將很難訴求政黨票的支持,並將會被國民黨提出的「不分區立委」名單比下去。由此看來,蔡英文被人為地披上的「清流」、「有能力」等的外衣,正由自己逐漸剝下,並也正暴露出其並非是一位政治家的真實情況,並間接折射了其實就連蔡英文自己也不是十分看好自己的「總統」選情和民進黨的「立委」選情。

實際上,正如本欄以往所述,台灣地區的「立委」選舉制度(過去還有「國民代表」選舉制度,之所以會有「不分區」的安排,是鑑於在一人一票的「區域」直接選舉中,一些有獨特見解、學術素養較高的專家學者,及弱勢團體的代表人物,卻難以在全民選舉中當選,但立法機關又需要這些人的來彌補區域「立委」的不足,以提高立法質素及代表性。尤其是在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選制之後,「區域立委」的當選壓力增大,為了討好選民而必須努力做好選區服務,就沒有精力鑽研及處理法律草案,及日常所關心的議題都是其所在選區的地方事務,從而使到政治視角窄化及在地民粹化,無助於提高「立法院」的立法效率和品質。這就必須在「不分區立委」中予以彌補,讓那些雖然沒有選舉能力,但卻具有較高的功能性及問政能力者,以及弱勢團體代表,也能進入「立法院」,參與立法工作。因此,各政黨在提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時,就應安排專家學者及弱勢團體代表人物等參選,或是在黨內初選中落選,但具有較高問政能力者參選。本身具有選戰能力的,則盡量不安排在「不分區立委」名單內,而是應該直接在「區域立委」選舉中開闢疆土。

過去長期以來,民進黨都基本能遵循這個原則來進行不分區「立委」的名單甄選安排。其中最公平的,是二零零一年的「立委」選舉,由於民進黨剛實現第一次「政黨輪替」,黨內許多精英都當上了政務官,因而需要在不分區「立委」名單內安排的「遺才」並不多,因而較能體現公平,爭執較小,依序按照「政治人物組」、「專家學者組」、「弱勢團體組」、「原住民族組」、「僑居國外國民」組別,進行黨內初選,黨員投票與民調相結合,並根據各參選人在各組內的得票次序,統一依序決定排名次序。這樣的安排,黨內爭議較少,即使是難於做到面面俱到,但也能基本體現公平性與功能性相結合。這就如陳水扁昨天所言,要提名「不分區立委」確實難為,但只要大公無私,大家都會體諒

而由蔡英文首次操盤提名的這分「不分區立委」名單,除了確有體現了「世代交替」的黨內普遍要求之外,基本上就是派系分贓,各個派系都有一至兩位代表人物獲得安排。這有可能是蔡英文有感於自己不屬於任何派系,希望能得到黨內各派系的支持,但卻反過來很容易受到各派系的綁架。

但奇怪的是,蔡英文對黨內各派系都有周到的安排,唯獨忽略了「扁系」的人。陳水扁在獄中扎記中透露,他提名的專業「立委」黃淑英,曾六度蟬聯公督盟優秀「立委」榜,現在竟然被擠出安全名單外。本來他也是推薦了「一邊一國連線」的大旗手陳唐山的,但蔡英文卻要年已七十六歲的陳唐山去打「區域立委」選戰。在這裡,陳水扁還有一句潛台詞,就是不滿蔡英文在「區域立委」黨內初選中「做掉」了「一邊一國連線」召集人王定宇,而讓陳唐山去替補,真的是「一點面子也不講」。

這種打「穩陣仗」的做法,過去只是被人們視為蔡英文討好黨內各派系,走不出民進黨「派系分贓」的老路,暴露了自己「假清流」的真象,但卻被因身困獄中而得以靜心觀察問題的陳水扁一針見血地揭穿,其實是蔡英文是沒有必勝對信心,因而只好為自己人安排好後路。如「國王的人馬」蕭美琴、鄭麗君,年紀輕輕就被安排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並被安排在極為安全的第七名及第九名。這就讓人覺得蔡英文對參選「總統」缺乏必勝的信心,必須為身邊的人預留後路。

而且也因為讓身邊的人去跟人家爭搶有限的政治資源,而顯得很沒有氣度。同樣,

很多派系推薦的「不分區立委」本來都是參與「區域立委」選戰的最佳人選,應當到艱困選區參選,以衝高「總統」及政黨的得票率。但現在卻因其畏戰、避戰,而將他們安排在無須出力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內坐享其成,顯然也是對民進黨的「立委」選情信心不足。

實際上,按照經驗,蔡英文如果有必勝信心,就應讓自己的戰將參加「區域立委」選戰,首先立下戰功,在自己當選「總統」後,再為他們安排較佳的政務官位子,別人也不會太有意見。而不是將之安排到「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內,盡管在勝選「總統」之後,抽調其出任政務官,仍可由民進黨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中的「落選頭」依次遞補,並沒有損失,但已失去形象和信心。

更一針見血的是,陳水扁針對蔡英文的思路是「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是前十六名,而指出她沒有信心。這個批評倒是有點道理的。這是因為,在二零零八年的「立委」選舉中,盡管大環境對民進黨極為不利,「區域立委」候選人紛紛敗陣,但「不分區立委」仍可分配十四人。而現在的條件好多了,因而陳水扁曾樂觀地預測民進黨將能獲得「區域立委」議席過半的佳績。按此比例,「不分區立委」就應是過半的十八席,而不是僅增二席只得十六席。既然連「不分區立委」都沒有信心,而今次選舉是「立委」與「總統」選舉合併進行,那就是對自己的「總統」得票率也不敢抱「過半」希望。既然如此,那就是打定輸數了。實際上,按照「選舉專家」陳水扁的概率計算,以蔡英文的預期「不分區立委」可得十六席計算,換成政黨得票率就是百分之四十六,相當於「總統」得票率也差不多是百分之四十六,根本未過半,如何能當選「總統」?

陳水扁曾經極為看好蔡英文,寫了「蔡英文贏的十個理由」及「馬吳配使蔡英文必贏」等拍馬扎記。但為何現在又轉抱悲觀態度了呢?看來,除了是埋怨英文排斥「一邊一國連線」之外,還因為蔡英文始終沒有答應她當選後就對他實行特赦,及不敢公開使用他所推薦的「新潮流戰略之神」邱義仁。而邱義仁是陳水扁二零零零、二零零四年兩次「總統」,選舉致勝的操盤手,但蔡英文卻不敢使用,證明她的戰鬥企圖心不強,選戰技巧還不夠狠,不是他心目中的民進黨掌舵人和台灣政壇上的政治人物。

(發自延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