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率中央代表團抵達拉薩 外交部連續抗議歐巴馬會達賴

【本報綜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習近平17日率中央代表團抵達拉薩,出席西藏和平解放60週年慶祝活動。並為西藏第一條高速公路——拉薩至貢嘎機場高速公路通車典禮剪彩。針對美國總統歐巴馬會見達賴,外交部連續抗議。

西藏各界群眾歡迎習近平

中新社拉薩7月17日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習近平17日率中央代表團抵達拉薩,出席西藏和平解放60週年慶祝活動。西藏自治區各界群眾手捧哈達、載歌載舞,對中央代表團的到來夾道歡迎。

下午1點多,中央代表團乘坐的專機平穩降落在貢嘎機場。約600名身著民族節日盛裝的當地民眾已經守候在此,悠揚的歌聲回蕩在雅魯藏布江河谷,歡快的藏族舞蹈帶來一片喜慶。習近平一邊走下舷梯,一邊向歡迎的人群微笑招手,而歡迎隊伍中的鼓聲頓時更加熱烈起來。

按照藏族習俗,歡迎的人們在機場向代表團全體成員敬獻了哈達、切瑪和青稞酒。隨後,中央代表團成員驅車前往機場高速公路通車典禮現場,為西藏曆史上首條高速公路正式投入使用剪綵。

從貢嘎機場到拉薩市區一路上,不時可見用漢、藏兩種語言書寫的慶祝西藏和平解放60週年、抒發藏族人民對祖國熱愛之情的標語牌。在拉薩街頭,儘管剛剛下過一陣細雨,歡迎的人群依舊等候在道路兩旁,“歡迎!歡迎!”的呼聲不絕於耳。

人群中,既有滿面笑容、手捧哈達的藏族老人,也有身著校服、揮舞花束的小學生,更有翩翩起舞的美麗藏族姑娘。在中央代表團下榻的飯店門口,惟妙惟肖的牛舞則以藏族人民獨特的方式送來“吉祥如意”的祝福。

據了解,今後幾天,中央代表團將出席西藏和平解放60週年慶祝大會等一系列活動,並慰問西藏自治區各界人士。

習近平為西藏第一條高速公路剪綵

中新社拉薩7月17日電 ,西藏第一條高速公路——拉薩至貢嘎機場高速公路通車典禮17日下午舉行。前來出席西藏和平解放60週年慶祝活動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代表團團長習近平,率中央代表團全體成員出席典禮,併為公路通車剪綵。

中央代表團副團長回良玉、李建國、杜青林、帕巴拉‧格列朗傑、熱地、陳炳德一同為公路通車剪綵。

在公路通車典禮現場,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道路兩旁高懸著8個巨大的彩色氣球,上面挂著用漢、藏兩種文字書寫的條幅:“衷心感謝黨中央的親切關懷和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援”、“努力建設團結、民主、富裕、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新西藏”。

拉薩至貢嘎機場高速公路2009年4月28日開工,路線全長37.8公里,工程概算總投資15.9億元,將拉薩市區到貢嘎機場的行車時間縮短了半個小時。

歐巴馬會達賴陸急召美代辦

中央社台北17日電,針對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白宮會見達賴喇嘛,中國大陸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17日凌晨在北京緊急召見美國駐中國大使館臨時代辦王曉岷「提出嚴正交涉」。

據外交部網站今天公布的資訊,除了崔天凱緊急召見王曉岷外,中國大陸駐美國大使張業遂,也在華盛頓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

中方指出,美方此舉「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傷害中國人民感情,損害中方核心利益,損害中美關係。中方表示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

中方強調,「西藏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中國政府和人民維護國家核心利益和民族尊嚴的決心堅定不移。」

中方指出,「維護中美關係持續穩定發展,需要中美雙方共同努力。我們要求美方認真對待中方嚴正立場,恪守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反對『西藏獨立』的承諾,採取措施消除惡劣影響,以實際行動取信於中國政府和人民。」

此外,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也在今天凌晨發表談話指出,美方此舉損害中美關係,要求美方認真對待中方立場,立即採取措施消除影響,「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縱容和支持『藏獨』反華分裂勢力。」

歐巴馬16日於白宮低調會晤達賴喇嘛,會晤的地點不在傳統上接見世界各國領袖的橢圓形辦公室,而是在地圖室,時間選在週末。

歷史上是否存在過“大藏區”?

中新社拉薩7月17日電,自20世紀80年代達賴集團炮製出“大藏區”概念以來,“大藏區”就像一個幽靈,在世界上飄蕩。但事實證明,“大藏區”是個偽命題。

西藏自治區是中國的一個省級自治區,其管轄範圍為拉薩市和林芝、昌都、山南、日喀則、那曲、阿裏6個地區,總面積120多萬平方公里。歷史上松讚幹布在這裡建立了吐蕃王朝。元代漢文稱為“圖伯特”或“烏斯藏”。1663年,清康熙皇帝在一份手諭中寫有“西藏班禪胡土克圖”,自此,這一地區即被統稱西藏,沿用至今。

“藏區”是泛指根據中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建立的藏族或藏族與其他民族聯合的自治地方,包括現今的西藏自治區,青海的6個藏族自治州,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天祝藏族自治縣,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和木裏藏族自治縣,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共1個自治區、10個自治州和兩個自治縣。

因此,“西藏”和“藏區”存在著本質的區別。

1987年9月21日,達賴拋出所謂解決“西藏問題”的“五點和平建議”,其中提到了“大藏區”,達賴要“把整個西藏,包括東部的康區和安多,變成一個和平區”。1988年6月15日,達賴把“五點計劃”補充為“七點新建議”,再次鼓吹所謂“大西藏”問題。達賴曾聲言,他自己從上世紀50年代就開始“思謀著如何使大西藏獲得獨立”。

“可見,‘大藏區’是達賴謀求‘西藏獨立’的重要手段之一。”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張雲指出,達賴提出“大藏區”的依據,是西藏和其他藏族同胞居住區的民族、宗教和語言文化相同。這樣的“依據”是荒唐的。“從民族的角度來看,世界上,同一民族居住不同地區,一個地區居住不同民族的情形十分普遍。這恰是人類文化多樣性、豐富性的重要成因之一。從另一方面看,青藏高原地區自古以來便是一個多民族雜居的地區,除了藏族之外,還有漢、回、蒙古等多個民族,他們同樣是這塊土地的主人。”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安才旦指出,所謂“大藏區”地圖北到河西走廊,西北跨越崑崙山到了南疆,東面分別到大理、成都平原西部,東北接近蘭州。上述區域總面積近250萬平方公里,是中國陸地國土總面積的四分之一。這一區域還涉及其他多個少數民族自治區域。按照達賴集團的說法,要把所有非藏族群眾遷出該區域,“這難道不是在煽動民族對立、挑起民族衝突、製造民族仇恨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